阿宾与房东太太

“公主殿下,喜服已经送来了。”

云栀带着几个奴才搬了好些箱子进殿中,曦宁淡淡看了一眼便不再多话,云栀摆了摆手,几个奴才便下去了。“公主殿下,要事先准备着吗?‘“你且备着,以防万一,池暝那边说了吗?’‘将军那边已经知道了。‘曦宁点了点头道‘请明太医。’是!‘云栀退下了。

‘我国曦宁公主已送到,还望北陌善待。‘

’朕一心求娶公主,自会好好待她,世子宽心。‘

“那便最好。”雨泽淡淡看着墨阳风。

大婚当日。

“吉时到,公主上轿!”

云栀与一位喜娘扶着曦宁出来上了轿,从始至终曦宁脸上无半分表情。

“你这法子能行么?”雨泽带着一身便装的曦宁骑着马飞驰在通往城郊的路上。“放心,做的那个人偶跟我一模一样,就是不会说话,云栀会用手杖操纵,让她会走,这不就得了。跟墨阳枫拜堂,他想都别想。”

语罢,两人已到一古树下,一袭白衣的池瞑晃入两人眼中,“曦宁!”“池哥哥。”

“对了,雨泽多谢你把她送来。”“不用,公主发话我哪敢不从,先走一步,曦宁待会来接你。”“嗯。”

雨泽一骑绝尘而去,“你也太冒险了,大婚用人偶代替自己。”“你可知,一旦拜堂,我便是他名正言顺的皇后。”池瞑看着她意味深长,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里面乃是一枚嵌着梨花的白玉佩,“池家之宝,就当聘礼吧,假以时日,我一定带你离开。”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