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厨房双飞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然后,我就看到那个身影从屋顶上的破空飘落了下来,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激动的不能自己,我看向了那个老人,他是我的亲爷爷,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一刻恍如梦境,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的泪水哗啦啦的滚落了下来,提着火精赤龙剑就朝着那个身影走了过去,而爷爷此时也看到了我,冲着我微笑点头,多么熟悉的身影,让我日思夜想的人啊,他竟然还活着……而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爷爷……爷爷……您……您……”话一到嘴边,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泪滚滚而落,早已经泣不成声,爷爷伸手过来,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脑袋,叹息了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这一年多来,真是苦了你了,爷爷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爷爷,但是这会儿还不是时候,等爷爷杀了这个血灵教的掌教之后,咱们再慢慢的说个明白!”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爷爷已经将火精赤龙剑从我的手中接了过来,神色一凛,万千风华,虎啸山林一般。

而那个佝偻的老头看到了我爷爷,简直比看到了阎王爷还要可怕,他再也不能淡定了,再也不能装成一个牛逼到极点的高手了,只是慌乱异常的说道:“你……你……你不是已经死了一年多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爷爷不说话,只是冷笑,手中的火精赤龙剑一抖,什么符箓都没有用,上面便“呼”的一声蹿起了一团紫红色的火焰,这就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的那种神火。

看到我爷爷的这般表情和动作,那佝偻老头似乎明白了一切,再次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的极为放肆,他一边笑一边说道:“哈哈……我全都明白了……你的死根本就是装的,你的目的就是想将老夫引出来,然后群起而攻之,我终于明白了……哈哈……”

“是啊,你明白了,但是明白的有些晚了!”爷爷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中的火精赤龙剑便发出了一阵儿呼啸之声,朝着那佝偻老头杀了过去,片刻之后,所有的高手全都动手了,将那佝偻老头淹没在了一片刀光剑影之中。

尽管,那佝偻老头是跟我师爷一个辈分的绝世高手,但是我爷爷他们师兄弟四人,再加上其余的那些高手,即便是用脚踩,也能将那佝偻老头给踩死。

这样级别的战斗,不是我们这样的小辈能够参与的,我们都已经预料到了那佝偻老头和那老妖婆的下场,无非就是一个死字,我不知道血灵教到底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非让爷爷用这么极端的手段来对待他,但是仅仅从夏殇离和那老妖婆的种种劣迹来看,血灵教绝对是个十分可怕的存在,是必须要除掉的,所以那佝偻老头必须死。

我们这一群年轻人,包括我师兄道玄全被一群穿着中山装的人接走了,直接开车送到了省立医院,都安排在了特护病房。

我走的时候,那只九尾妖狐的残魂再次钻进了纸人之中,跟我呆在了一起,至于老鬼,在我被人送上救护车的时候,它就已经走了,但是它说让我帮他修葺坟冢的事情我不会忘记,一定会给他办到。

然后在几天之后,我看到了爷爷,他在特护病房找到了我,终于给了我一个圆满的答案,原来,当时爷爷真的是假死,而且做的十分真实,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确实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做的十分隐蔽,知道他没有死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特别案件调查科的尉迟明轩。他隐藏的很好,也骗的我很惨,爷爷之所以假死,全都是因为血灵教这几年来一直背地里做一些十分残忍血腥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都死在了血灵教的手中,但是迫于爷爷的压力,血灵教做事情都十分隐蔽,从来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做,血灵教的教主,也就是那个佝偻的老头,更是将自己隐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地方,之所以假死,之所以让我继承他的衣钵,其目的就是将血灵教从阴暗处带出来,曝光于大众视野之下,而我就是那个引蛇出洞的人,由于爷爷之前对于血灵教压制的太过厉害,这些血灵教的人必然对爷爷恨之入骨,所以他们的仇恨就会转移到我的身上,肯定会对我下手。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只不过是一个诱饵罢了,而我所有的行动都在爷爷的监视之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甚至于连二虎被抓走,他都心知肚明。

爷爷还跟我说,这些血灵教的人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想抓二虎,而是想抓我的爸妈当做要挟,只是在爸妈住的那个楼里面,还隐藏着一个跟我爷爷一般的高手,一直在偷偷保护着我们家的安全。

甚至于花和尚跟我的相识,也是提前安排好的,我爷爷本来就跟五台山的慧觉大师关系很好,他就是想让我多一个帮手,不要那么孤单,所以,才让花和尚过来帮我。

不管怎么说,我和花和尚之间的友谊是真的,这个做不了假。

所有的一切都是布下的一个大局,环环相扣,错综复杂,而我就在这巨大的谜团之中横冲直撞,而当我从爷爷那里得到了所有的答案之后,心中还是没有释然,我感觉自己被骗了,而且真的好惨,爷爷让我受尽了多少委屈,但是我却在委屈和磨难之中茁壮成长了起来,我不知道该埋怨他还是该感谢他,我的爷爷白英杰,果真是个老狐狸。

过了没几天我就出院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老闸门的乱葬岗帮老鬼重新修葺了一下它的坟冢,正如承诺的那样,五星级的,以后刮风下雨都不怕,再也不会漏雨了。

在城中村的那个小巷子里,有一家花圈扎纸铺,叫做白记花圈铺,如果你要是误闯入那里的话,你会发现,那个铺子里有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头,还有一个长的挺帅气的小伙儿,那个小伙儿叫白展。

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们,我现在有一个帮手,白衣胜雪,美若天仙,她的名字叫九尾妖狐,跟我一起打理那家花圈铺……哪里有邪恶,哪里有恶鬼,我们便会出现在那里——请记住——白记花圈铺。

紫梦幽龙微信:331442656欢迎敲门。

(全书完)

紫梦幽龙于2015.10.1完稿于济南深夜。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