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腿去世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script>

时而许些夜风吹过,本是炎热的季节,竟莫名生出几分寒意。{看最新章节请到:}看小说到网苏栎唇角一抿,在镜若水看来似是神情淡漠,实则却十分谨慎的看着面前的人。不.亦或者说是妖。虽然不知对方到底打算做什么,但苏栎也不曾掉以轻心。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应对这种“非人类”的生物。袖里修长的指尖逐渐收拢,一道略微暗淡的冰蓝色光晕慢慢显现出来,那道光晕颜色也慢慢浓郁,一道带有着雏形的剑芒逐渐形成。

“我是妖又如何?既然知道我是妖...”镜若水笑道,说话的声音也慢慢低沉了下来。脚下迈步,缓缓走近面前的苏栎,那一举一动都带着妖娆魅惑的气息。虽然是个男人,但那双勾人动魄的眸中满是秋色,再加上这张无可挑剔的脸,当真是有着让人沉溺于其中的资本。话音未落,只见那只比女人还要雪白的雪率先朝着苏栎袭了过来,带着一阵紫色的光束,刺的人睁不开眼。苏栎立刻抓住了那只来意不善的手,一把扣住了镜若水手腕上的动脉。那被扣住脉门的人也不急不躁,同时,还做出了一个令苏栎怎么想也没想到的举动。

镜若水眨了眨他那一双细长的凤眸。一道极淡的紫芒在他那犹如紫晶一般的瞳孔间划过,苏栎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感觉盯着那双眼睛似乎自己连精神都有些恍惚。尤其是...

“相公~~~”

镜若水见此反应心中暗喜不已,立刻趁热打铁的扑在人身上妖妖孽孽余音绕梁的喊了一声。

“啊?......”苏栎停下了揉太阳穴的动作,有些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全在那双紫晶般的眼眸上。

“喵呜~”镜若水双手搂上身前人的脖颈,粉色/的舌/尖顺势舔了上去......

苏栎的身体在接收到镜若水传来的身体动作之后,身体瞬间僵持。随后猛然回过神来,联想到自己刚刚听到的那句相公,霎时脸色怪异的很。内心不知做何感想,不过,许久不曾爆过粗话的苏栎,再次生出了想骂人,不对,是想骂妖的冲动!最终,忍了忍!将那股冲动消磨了下去。面上更是比之前愈加的冷如冰霜。与腿腿去世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此同时一把推开了某个如同八爪鱼一般黏在自己身上的“物体!”。手中的剑如同寒光出鞘,毫无任何怜惜之意的架在了镜若水雪白细腻的脖颈之处。却迟疑了一下。此刻若是杀掉主角的后宫之一,会不会对他之后完成任务造成影响?毕竟这个世界乱的厉害。腿腿去世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保不准又会生出些什么不必要的祸端......

然而,苏栎的迟疑在镜若水看来却自我脑补成了心软。看来,这人也不是没有感觉嘛,他还以为这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呢,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有,尤其是再看见他竟能对施了蛊惑之术的自己都能抵抗的住,不但没有被打击到,反而是心中更加钦佩欣赏了起来。对苏栎的好感度此刻更是蹭蹭蹭的往上蹭。这么清俊清冷虽待人冷漠了些却又不是那种真正冷漠无情的人,简直是浑身上下由里到外全部统统符合他镜若水的口味啊!同时内心雀跃无比:看吧不忍心杀我吧,不忍心吧,也是,我这么美,这么可爱!。于是,正当某只妖自以为卖萌有效打算继续萌萌萌,一直萌到能把人扛回去“吃”掉的时候。抬头却撞见那张比之先前更为冰冷的脸,尤其是那双眼睛,此刻看自己的时候没有丝毫人气,仿佛似是在看一件没有生命的死物一般。不知为何,在接触到他这样的眼神的时候,镜若水头一次感觉到了心凉是怎样一种体会。

不再迟疑,在那通体泛着冰蓝色光晕的剑斩向自己的时候,镜若水运起内力,浑身强大的妖气涌动,蓬勃而出。莹白的紫色指尖接住了那道攻势。身体被一层紫色薄衫罩住,离地三尺漂浮在夜空之中,一些紫色的诡魅花藤萦绕在他的周身。额间显现出一抹紫色的花纹,隐隐发亮,紫晶色的瞳孔颜色比先前更加浓郁。直直的望向苏栎,一改之前的妖娆魅惑。眼神在苏栎手中的剑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嗤笑道。出口的话语带着质问以及讥讽:“看来你是修道之人,怎么,就因为我是妖,所以想要杀我?”

苏栎并不言语。经过这么多次任务下来的累积,他已经做到了面上波澜不惊,内心翻江倒海般的神技能。虽然面上没有太大的反应,但真当看见镜若水妖身的时候。震惊还是有的,尤其是那股带着巨压的妖气。竟有些压的他难以喘气。

没想到他的真实实力如此强大,呵...还真不愧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角之一。看来,自己想要制服他,得加大筹码了。这是苏栎被镜若水释放出来的妖力所击溃之时所想到的念头。一手有些费力的撑着身后的竹林,以确保自己不会倒下,下一秒便是镜若水在自己眼前放大了的脸。苏栎胸口一痛,嘴里此刻已是腥甜的味道。虽已经尽力克制,但淤血还是顺着唇角流了下来。耳边传来那只妖的轻声细语,苏栎侧过头,试图避开那道声音,却还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乖呢,非得要吃些苦头,如若早就从了我的话不是就不必吃这些苦了吗。”感受到了苏栎的反抗,镜若水一阵不悦。心头一阵无名火骤然而起,随之一把摁住苏栎试图拿剑的手,厉声道:“你再动我就杀了你!然后分解你的四肢,剁碎你的骨头,将你的...呃啊......”。下/身一痛,镜若水有些愕然的看向苏栎。下意识便松开了钳制住苏栎行动的手,继而捂向下/身。“你......!”

苏栎擦了下手腕仿佛像是刚才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随之收回自己刚才踹出的脚。召回那把剑之后快速的滴了滴血上去。口中默念了一道法诀。随即身形便顿时化作一道极光与剑身融合在了一起,四周忽然风声四起,形成几道风流,夜空上银白的月光倾泻而下,注入进那把冰蓝色的长剑之内。长剑四周的风流之声逐渐消退,凭空幻化成宛如水墨画般的黑白两色太极八卦图。剑融入太极之内,随之一只丹顶白鹤破卦而出。全身雪白,鹤顶一抹朱红极为惹眼,映照的连同四周都似乎是入画了一般。

镜若水看着眼前的这副画面,愣了一会,感受到铺面而来的杀气,苦笑着轻勾了勾唇角。果然,还是想杀了他么?

那只丹顶鹤伴随着强烈的白光迎面而来,即使身为妖比凡人瞳孔要强悍许多的镜若水,亦是有些不适的眨了下眼睫,随后便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砰”,伴随着一声巨响,仿佛周围的地面震荡了一下。想象中疼痛缺并没有传来。镜若水有些疑惑,睁开了他那双细长的凤眸。下一刻,疑惑便成为了震惊,看着周围的冰蓝色的屏障。镜若水心中五味陈杂。看他那般费尽全力拼死一搏的模样,竟然仅仅是为了困住自己?

原来...他并不是不是想杀自己......

不知为何,意识到这一点的镜若水,竟会莫名其妙的感觉一开始的气愤消了一大半。而且,还生出了点欣喜的感觉。心想着等自己出去后可要对那个冷冰冰的人好点了。“哼,凭这点阵法就想困住我?未免也太小瞧人了吧。”镜若水有些不悦的撇了撇嘴。朝着那道光罩随手打出一个法诀。却被那道屏障将他自己的妖力弹了回来。镜若水面上的神色总算有了变化,闪身躲开了被屏障弹回的妖力。最后试了好几次都跟第一次一样。镜若水有些气馁的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那屏障外的世界恶狠狠道:“你这个负心汉给本妖王等着!待我那日出来了,定要你好看!。”

苏栎有些头恍惚的在竹林里乱窜,耗费了过多精神意念的后果是已经快神志不清。看着四周好像都是一般的黑......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使用这招的后劲太大,直至现在,还没能从鹤形恢复人身。

“原来天色已经这般晚了。”燕轻离抬眸看了眼天空,随后又联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竹林深处的那片白光,好笑的摇了摇头,嗤笑自己可能是最近饮酒过量所产生的幻觉。将身后的长发随意一手挽起。一边穿上放在石堆上的衣物。自己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怕是小风那孩子又要着急的到处乱找了。

谁知刚出潭边,便见一道白光向着自己冲撞而来,速度之快,根本让他来不及闪躲!

“啊额.”燕轻离闷哼了一声,整个身体皆因白光的冲撞从而落入水面。“究竟是什么东西.”燕轻离有些气虚不稳的喘了几口气,怀中感觉重重的一团,待低头看清怀里的东西之后,警惕才消散。一只通体雪白的丹顶鹤,静静的躺在怀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