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湿的文字

亦天豪走到了衣柜前,拿出了行李,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心里竟然有些慌乱了,一向狂傲自大的他,此次似乎没有台阶下了,难道他真的能舍得离开桑雨萱吗?似乎一天不见都会让他有些失魂落魄,何况是三个月,三年呢?

雨萱不会是真的想让自己离开吧,她真的想过她自己的清净日子呢?也许这感情带给她太多的不愉快了。 ()

亦天豪心中慌乱,收拾行李的手也迟疑了,他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桑雨萱,猜测不出她在想什么?此时的桑雨萱正低垂着头,揉着鼻子,似乎很委屈的样子。

还不妥协……哪怕给一个临别的吻也好啊,即使真的走,也不会这么失落啊,亦天豪放慢了收拾行李的速度,有些走神了,衣服放的乱七八糟,关上行李箱的时候,还有半截衣服关在箱子的外面。

当亦天豪提起行李的时候,桑雨萱回过了头,紧张的跑了过来,手牢牢的拽住了亦天豪的行李。

“我也去……”

“我可不是狼狗俘敌,不要总跟着我……”亦天豪开心的笑了起来,就知道,她不会那么狠心的。

“带上我!难道因为我傻呆呆的就想扔下我吗?想也别想,你这是遗弃!”桑雨萱说什么也不肯放开行李,大声的喊了起来,有些着急了。

亦天豪慢慢的放下了行李,脸上的紧张表情释然了,他端起了桑雨萱的下巴“你好了吗?”

“没有……”桑雨萱撅起了嘴巴,心里觉得有些委屈,眼泪就快掉下来了。

“雨萱!”亦天豪放下了行李,一把将桑雨萱抱了起来,高高的举了起来,大声的笑了起来“我就盼着你说这句话呢,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就算走了,也会回来,因为有个男人中了一个女人的毒!那个男人是我,那个女人就是你!”

“你骗我!”桑雨萱羞恼的将手伸到了亦天豪的衣兜里,掏出了那张飞机票,双手小心翼翼的展开了,那哪里是一张飞机票,而是一张蓝色的宽纸条,上面写着“我亲爱的雨萱,大叔永远都爱你,每时每刻!”

不是飞机票,桑雨萱的嘴巴抿在了一起,羞涩的将纸握在了手里,亦天豪戏笑着伸手去抢那纸条,桑雨萱飞快的将纸条藏在了身后。

“不是写给我的吗?干嘛还要抢回去?”

“我是写给健康的桑雨萱的,可不是给一个傻丫头的……”亦天豪放下了桑雨萱,满意的打量着她“你看起来好像是好了吗?”

“我好了,刚刚……”桑雨萱心虚的点着头,双手背在后面,不好意思的头垂了下来。

“你敢骗我,还叫我俘敌,把自己的老公说成了狼狗,故意想让我难堪,不好好的收拾一下你,你这个丫头要翻天了。”亦天豪的手一把搂在了桑雨萱的腰上,将她拉到了身前“说实话吧,医生今天跟我说,你大脑里的淤血已经没有了,不会是那么巧,刚刚好的吧!”

桑雨萱尴尬的看着亦天豪,原来是那个私家医生透露了秘密,怎么忘记了他了,本来还打算继续装傻一段时间的,现在不得不招供了。

“好了一个月了,只是……我没说!”桑雨萱犯了错误,乖乖的低下了头。

“那么就是说,你骗了我一个月了。”亦天豪抚摸着桑雨萱的脸颊,这个心眼多的小丫头,他一直小心谨慎的对待她,呵护她,怕她被自己的行为吓坏了,原来她竟然是装出来的。

一个月那么久,她怎么忍心看着自己伤心痛苦呢,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桑雨萱不示弱的扬起了下巴“怎么了,大叔好像也欺骗我说眼睛失明了,而且比现在的时间还要长呢!我只不过照着学习了一下而已,这叫以牙还牙,明白吗?”

亦天豪终于明白了,原来桑雨萱是打算惩罚他曾经犯过的那些错误,让自己体会一下她当时的感觉,可是她没有算明白,那个时间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月,对于亦天豪来说,却是整整三年啊。

“已经三年了,雨萱,你知道我的心吗?很痛,很孤单……你不再欢笑,不再热情,甚至像个陌生人一样……就好像那个真正的雨萱消失了一样,我需要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知道……天豪,其实我昨天就想和你说了,真是不好玩,雨萱也觉得累!”桑雨萱搂住了亦天豪的脖子,欣慰的依偎着他“但是雨萱生气,大叔的固执和小心眼儿,让我混沌了三年,如果你以后还这样不信任雨萱,雨萱不是要伤心死了!”

“今后不会了,这次的教训让我差点失去了最爱的你,也让我感悟了很多,只要你是健康的,幸福的,快乐的,在哪里又能怎样,虽然你不在我的身边会让我痛,但是如果让你觉得痛,还不如让那一切由我来承受!”亦天豪感叹的说,他觉得上天对他很公平,又将他的挚爱还给了他,他要用整个身心来呵护、经营它。

“天豪……我觉得很幸福的,现在,这个世界任何的地方,任何的人,也不如留在你的身边,依偎着你来的开心。”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故意的,让大叔觉得像做了错事一样,一天都觉得愧疚,担心今天晚上没有你的陪伴,会不会彻夜难眠啊。”

“是,就是要惩罚你……不过雨萱……也不想一个人那么寂寞……”桑雨萱咯咯的笑了起来。

“所以又玩扑倒大叔的游戏?”

亦天豪使劲的拍了桑雨萱的屁股几下,太不乖了,在桑雨萱的面前,大叔总是容易失态,昨天夜里一定被小丫头狠狠的笑话了一次。

桑雨萱的脸颊红红,看了看地上的行李,故意的打着岔“大叔收拾了行李,不是要打算走吗?”

“如果不骗你,你怎么会着急呢?原来是个小心眼的女人,怕我扔下你不管了吗?还是怕大叔耐不住寂寞去找了别的女人了……”

“就知道,刚才不理你就好了……”桑雨萱生气的打了亦天豪一下“你才是个小心眼儿,就知道欺负我!”

“雨萱,别生气,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好了,你不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你总是一副傻呆呆的样子,总是问我,你是谁,别碰我……那种感觉有多难受,我很后悔当初没有相信你,轻信家西的话,我觉得自己太愚蠢了!”亦天豪紧紧的抱着桑雨萱,热泪盈眶的亲着她的发丝。

“天豪,我如果一直那样痴痴呆呆的,还不如当初一下子被车撞死了……活得没有感觉,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害怕……”桑雨萱依偎着亦天豪,幽幽的说。

“不准胡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我不会让你死的,如果你死了,我和允晨该怎么办?”亦天豪生气的捏了桑雨萱的脸颊一下“不过去意大利玩是真的,我要去意大利考察,但是不放心你,所以想带你一起去!”

“真的!”桑雨萱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从亦天豪的怀中跳了出来,紧张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我是不是要换件衣服,这个样子有点太邋遢了!”

“急什么?要后天才出发呢,现在过来让大叔好好的惩罚一下……”

亦天豪抓住了桑雨萱的手腕,轻轻的将桑雨萱拉入了怀中“你不管什么样子,都让大叔很着迷,雨萱……我这辈子也不会放过你了!”

“大叔……”

想躲是不可能的了……三年了,她亏欠他的,他亏欠她的,要统统的还清了。

------十三年后----

加拿大菲德尔斯城堡内,异常的热闹,一个身材高细、帅气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蛋白的休闲服,潇洒的站在了城堡的甬道上,面带笑容的迎接着前来庆贺的客人,他看起来斯文有礼,但是那双眼睛却深邃锐利,充满了智慧。

“溪叔叔,婶婶,你们可算来了,爸爸让我出来看看,你们怎么还没有到呢?”年轻人冲着一对夫妇迎了上去。

走来的正是溪君络和他的夫人,他们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允晨,长这么高了,有十九岁了吧,刚才差点没有认出来,若不是像极了你爸爸,我还不敢认呢!”

溪君络抬了一下眼镜,仔细的打量着亦允晨,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将来又是第二个亦天豪了,不知要迷死多少女人了,溪君络身边的女人甜甜的笑了一下,看起来安静平和,那神情真的很像桑雨萱,如果说她和桑雨萱是亲生姐妹肯定有人会相信的。

“爸爸在里面等着呢,叔叔和婶婶赶紧进去吧!”亦允晨礼貌的说。

“是啊,好多年不见了,亦天豪现在除了工作,就是带着雨萱到处游玩,想抓都抓不住,若不是他们二十年的结婚庆典,才没有机会聚一聚呢!”溪君络带着夫人匆匆的向里面走去。

小女孩却停住了脚步,看着亦允晨“叔叔,听说这里有马可以骑!在哪里啊?”

叔叔?亦允晨心里真是觉得很不舒服,他才十九岁,就被别人称呼为叔叔?他本来打算跟着溪君络进去了,听见了小女孩那么说了一句,马上转过了身,上下打量着她,小女孩长的很可爱,一条活泼的小马尾高高的扬着,不过那个子……真是个小不点,小家伙的表情看起来还蛮有个性的,她的红色小皮鞋上不知道踩了什么,黑乎乎的一片。

“下次出门记得把鞋子擦干净了,真是个邋遢孩子!还有……你太小了,马都上不去,怎么骑马?小孩子就该乖乖的听话,一会儿我给你拿棒棒糖去!”

亦允晨的语气傲慢,不屑的转过了身,正要向城堡里走,手臂却被一只小手抓住了。

“叔叔,我不邋遢,我要骑马!”小女孩扬起了脖子,不示弱的说。

“真是个小土包子……”亦允晨笑了一下,瞪视着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就要骑马!”

“我叫溪晓璇,十二岁,已经长大了!”溪晓璇嘟起了嘴巴,棒棒糖?那东西她根本就不喜欢,她就想骑马!

“那好吧,我们去马厩,你要是能自己爬上马背,我就让你骑马!”允晨嘲弄的看着溪晓璇,小丫头,那个头,估计也就刚刚超过马腿的高度而已,怎么可能上得去呢?

“好,一言为定!”晓璇不示弱的说。

“走吧!”亦允晨伸出了手,拉着溪晓璇,向城堡后面的马厩走去。

他们走到了马厩前,允晨故意将一头白色的高头大马牵了出来,整理了一下马鞍,拍了拍马背,轻蔑的看着溪晓璇。

“上去吧,事先声明,摔下来不准哭鼻子!”亦允晨不确信的看着溪晓璇。

溪晓璇几乎被那大马迷住了,她扬了一下脖子,她的个子实在是太小了,甚至连马鞍也摸不到,不觉有些着急了,不过她看了看亦允晨,这个叔叔的个子可是很高了。

“叔叔,你过来一下!”

“别指望我抱你上去的,那是我们谈好的条件!”允晨傲慢的说。

“谁叫你抱,只是叫你过来,叔叔怕晓璇吗?”晓璇故意挑衅的问。

“谁会怕一个小女孩!”

允晨漫步的走到了溪晓璇的面前,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晓璇满意的笑了起来,不等允晨反应过来,晓璇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子,双腿夹在了他的身上,身体向上一挺,反身抓住了马鞍,轻松的爬了上去,看不出来,晓璇还真是机灵,速度也蛮快的。

“再见!叔叔!”溪晓璇一抖大马的缰绳,马急速的向草地冲了出去。

亦允晨惊呆了,也回过了神,那太危险了,她还是个小孩子,若是从马上掉了来,怎么和溪叔叔交代啊,亦允晨马上拉出了一匹马,飞身上马,焦急的追了出去……

城堡的大厅里,已经三十多岁的桑雨萱仍旧美丽照人,显得风韵十足,浑身都散发着古典的美,亦天豪站在不远处,和溪君络聊着天,眼睛却不时的向桑雨萱望去,那神情满足、幸福。

“雨萱现在可是出名的大画家了,名气不亚于你这个旅游帝国的国王了,每次参加画展都能看到她的作品,总是整个画展的焦点!”溪君络羡慕的说,也不自觉的向雨萱看去,她还是那么的迷人,就和当初见到时一样让人沉迷其中。

“你怎么还是老毛病,不要总是盯着我的老婆看,小心你的妻子吃醋!”亦天豪推了溪君络一下,调侃了起来。

“没想到,你这么老了,还吃干醋!”溪君络拍了亦天豪的脊背一下“你能十几年面对一个女人,真是让我吃惊!”

“你是来参加我们结婚庆典的,还是来找我麻烦的?”

亦天豪狠狠的捶了溪君络的肩膀一下,溪君络手里的酒差点洒了出来,他佩服的看着亦天豪,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大的力气,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和从小打架都没有赢过,天生的拳击手。

“是来我们雨萱的……哈哈!”

溪君络故意刺激亦天豪,亦天豪马上抓住了他的手腕“走,出去,让我好好的休息一下你!”

这时,桑雨萱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看着两个互相对视的男人,知道他们一定又开玩笑了,每次都这样,嬉笑打闹,她刚要和溪君络说话,就被亦天豪搂住了腰身。

“老婆,不要理他,我们跳舞!”亦天豪嘲弄的看着溪君络,得意的笑了起来。

“天豪……”桑雨萱嗔怪的看着亦天豪,脸有些红了,亦天豪每次都不给溪君络面子,不是狠狠的数落一番,就是冷落起来。

溪君络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小心眼的男人,都二十年了,每次见面,亦天豪都故意防备着他,估计就是到老了的那一天,溪君络在菲德尔斯都是个值得警戒的人物。

桑雨萱使劲的掐了亦天豪的手臂一下“干吗那么对待溪君络,小心人家下次不来参加我们的结婚庆典了!”

“不会的,只要我身边有你,那个家伙才不会不来呢!”亦天豪环住了桑雨萱的腰,轻声的说“那家伙找老婆都那么像我的小丫头,所以说……一直就是个危险人物!”

桑雨萱真是无语了,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战争是不是要持续到打不动的那一天了。

溪君络放下了酒杯,走到了自己老婆的面前,两个人也牵着手,慢慢的舞动了起来。

音乐声仲,当亦天豪和溪君络背对着背的时候,溪君络突然凑近了亦天豪的耳朵,轻声的说。

“喂,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你太老了……雨萱早晚有一天会嫌弃你的……所以别太得意了!”

亦天豪一听这话马上火了,手立刻握成了拳头,桑雨萱感觉出了他的情绪变化,忙握紧了他的手“怎么了?”

“还不是溪君络那个坏蛋……我不该请他来这里,应该马上将他赶出去!”亦天豪低吼着说。

溪君络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不觉想起了过去这二十年来,溪君络早已把雨萱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但是每次见面,他都故意刺激亦天豪,看他发脾气的样子,就会让他觉得他们现在仍然年轻,仍然为情执着。

桑雨萱赶紧搂住了亦天豪的腰,将他带离了溪君络的身边“总是这样闹,下次我先不理你了!”

“别,老婆,我错了……”亦天豪乖乖的挽住了桑雨萱的腰,一副很听话的样子,眼睛专注的看着桑雨萱“你真美,越来越美……”

桑雨萱的脸颊有些红了,慌乱的看着周围的人,好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亦天豪这个家伙嘴越来越甜,说亲昵的话语开始不分场合,也不避讳那些人了。

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大家正在开心的跳着舞,大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骚乱,大家都怔住了,他们的目光停滞在了大门外。

大门外,高大的允晨沮丧的站在了那里,怀里抱着已经失去了知觉的溪晓璇。

“她从马上掉下来啊,晕过去了,好像伤了额头!”

“晓璇!”溪君络飞快的跑了上去,抱住了自己的女儿“快去医院……”

————医院里————

大家都在手术室的门外等待着,溪君络的夫人因为伤心,低声的哭泣着,桑雨萱在一边轻声的安慰着。

亦天豪嗔怪的看着儿子“你怎么可以叫她去骑马呢,她才几岁!”

“算了,一定是晓璇要去的,我说菲德尔斯城堡有很多马,她就嚷着要骑马,不能怪允晨的!”溪君络在一边解释着“晓璇这孩子在姥姥家疯惯了,有点不听管教。”

亦允晨一言不发的看着手术室的门,没有想到溪晓璇那么要强,自己骑马在后面追她,她就是不肯停下来,还敢嘲笑回头自己,但是那马速度太快了,她那么瘦小,一个不小心,突然从马背上摔下来了,看见她满头的鲜血,昏迷不醒,允晨吓坏了,只好抱着她跑回了城堡。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摘掉了口罩“谁是孩子的家属!”

“我女儿怎么样了?”溪君络慌忙的迎了上去,紧张的问着。

“没有什么大碍,就是额头上的伤口很大,可能会留下疤痕……她是个女孩子……我们已经尽力缝合了。”医生很抱歉的说。

“疤痕……”溪君络沮丧的看着医生,是啊,如果晓璇额头上留下了疤痕,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一定会难过的。

溪君络夫人更加的伤心了“晓璇不会毁了容貌吧!”

“容貌没有毁,就是那疤痕有些明显,可能会有点影响!”医生实话实说着。

“那我女儿长大了……怎么嫁人啊?”溪夫人伤心的啜泣着。

亦允晨握紧了拳头,大声的说“我娶她!”

一句“我娶她!”让手术室门口的四个大人都惊呆了,桑雨萱张大了嘴巴,不知道儿子那是什么意思,她匆忙的走到了允晨的面前。

“儿子,这不是开玩笑的,结婚是要有感情基础的,你不要因为这个自责,晓璇的事不用你管了!”

“等她长大了,我娶她!”允晨坚定的说,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小丫头……很合他的胃口,如果她真的留下了疤痕,那算是亦允晨给她的印记了。

溪晓璇出了院,因为不合适长途奔波,只好在菲德尔斯暂时修养了,大家也绝口不提允晨的那个话题了。

桑雨萱却十分的不放心,她一直皱着眉头,想着允晨的话,真怕儿子一冲动要承担什么责任,亦天豪从洗澡间走了出来,头发上湿漉漉的滴着水滴,长期的晨跑让他看起来还那么的健壮,亦天豪发现桑雨萱似乎有什么心事,马上走上来将她搂入了怀中。

“怎么了?从医院回来就一筹莫展的!”

“是允晨啊,他说话不经大脑,婚姻怎么可以是儿戏呢?这孩子,没有分寸!”雨萱担忧的说。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经过大脑?”亦天豪亲吻着雨萱的面颊“我的儿子,不会是个懦夫的,有些责任,他必须承担!”

“不要和你说话了,你是个坏蛋!”雨萱本来就不开心,被亦天豪这样一说,更火大了,使劲的捶了他的胸膛一下!

亦天豪嬉笑着捧住了雨萱的面颊,飞快的吻了上去,这几天小丫头有点太关心那些琐事了,几乎忽略了他。

桑雨萱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大白天的,亦天豪又发疯了,每次都是这样的出其不意,不过那确实奏效,她的愤怒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人也依偎在了亦天豪的怀中,享受那激情的热吻。

突然一阵尖利的叫声传入了他们的房间,桑雨萱惊讶的推来了亦天豪,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出了房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走廊里允晨面带笑意的从晓璇的房间里傲慢的走了出来,双手揣在衣兜里,若无其事的向楼下走去。

这孩子,又怎么了?桑雨萱赶紧跑进了溪晓璇的房间里,随后溪君络也惊讶的跑了进来。

晓璇额头上包着白色纱布,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愤怒的看着门外,大声的说“我不要嫁给他,不要嫁他!”

“谁说你要嫁给谁了?”溪君络安抚着女儿,不明白晓璇说的是什么意思。

晓璇生气的跳下了床“小叔叔说,我的额头是因为他受伤的,所以他要娶我,我不要嫁给她,爸爸,我要回家,我不要嫁给小叔叔!”

“你这孩子,怎么不叫哥哥!”溪君络差点笑出来,原来是因为这个,这个允晨也太能闹了。

“他那么老了,才不是哥哥!”晓璇躲着脚,小脸都气红了。

这个允晨,桑雨萱烦恼的低下了头,慢慢的走出了房间,谁知身后的亦天豪竟然大笑了起来,桑雨萱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这个坏大叔,还有心思笑,自己已经愁死了。

桑雨萱生气的将亦天豪拉回了房间里,狠命的捶打着他“你还笑,快去和儿子说说,不要胡闹了!”

“谁说我的儿子胡闹了,雨萱……你没发现溪晓璇确实很可爱吗?”亦天豪紧紧的搂住了桑雨萱的腰身“你嫁给我的时候才刚刚满二十岁,就和允晨一样大,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你勾引我……生下了允晨,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不要管孩子的事,他已经长大了!”

“天豪……你怎么提那些事……那怎么一样呢?”桑雨萱羞涩的将头埋在亦天豪的怀中。

“不要觉得允晨是孩子,他比你的思想还要成熟……”亦天豪温情的搂抱着桑雨萱,他的小丫头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现在腻腻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揪着他的衣襟,就像个可爱的小孩子一样,让他怎么可能不去爱她呢?

谁也不该左右别人的生活和选择,十九岁有十九岁的决定,也许那个决定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就像爱情和幸福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莫名其妙的孕育出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