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操带调教

文学楼手机阅读,

那是一道核能风暴,直接把不可一世的马王卷得七荤八素,不省人事。

等到马王醒来,一个人坐在它的额头上,身形“渺小”,却像是泰山压顶。

“龙?!”

马王顿时惊悚。

没想到,它还真的惹出了正主,而且零距离接触,就坐在头顶。

“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需要一个坐骑代步,你若愿意,暂时饶你不死,若不愿意,死。”

那道盘坐在马王头顶的人,正是陈盛!

他坦言,自己身体出现问题,不易剧烈移动。

“身体有碍,还敢在本王面前猖狂!”

马王长嘶,迈开步伐,瞬间突破音速,撞向了一座大山。

当然,它不是寻死,而是希望可以摆脱头顶的陈盛。

“6倍音速,很好,已经不错了,在找不到像大鹏王这样的坐骑之前,你不错了。”

陈盛像一块磐石,不可动摇,下半身盘坐着,抬手拍了拍马王的脑袋,像是在夸赞宠物。

他的身体确实出现了大问题,在深海中疗伤,一直不见效果,神觉感知到王级波动后,立即冲了出来。

谁知,刚一动弹,浑身像是裂纹瓷似的,肌体碎裂,下半身僵硬,不能动弹。

本来准备就此一巴掌拍死马王,但是考虑到行动问题,陈盛还是一记掌风,把马王卷了过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陈盛虽然没有成功突破,接续断路,但是修为却是又精进了不少,而且可能熟练运用体内的核能。

现在对于他来说,领主级煞兽也只是如此而已,可怕唯有真正的王者级煞兽,才能与他争锋。

“嘶!”

马王长嘶,无比刚烈,一头撞在山崖上。

轰隆一声巨响。

坚硬的山崖崩碎,乱石飞溅,尘烟滚滚,体型巨大的马王冲破山体而出,陈盛没有半点损伤。

“你若再不从,我只好斩杀了你。”陈盛冷语,心如冰铁。

“士可杀,不可辱!”

马王运起浑身力量,皮毛发光,全部汇聚到额头处。

那里神能璀璨,变成了一块晶璧似的,最后喷射出炽盛的光柱,把陈盛笼罩其中。

“死吧!”马王大叫。

陈盛的身形,淹没在光柱中,他沐浴着王级力量,希望借助外力洗涤核能,可惜依旧无效。

“要你何用?”

陈盛毫发无损,抬起手掌,准备拍死马王。

“噗!”

蓦地,陈盛不受控制的吐了一口血,落在马王前方的山岭中。

轰!

一朵蘑菇云升起!

恐怖的能量肆虐开来,横扫四周,山石土地都被推平。

马王吓呆了,它不知道陈盛受伤,以为那是陈盛的神通手段所致。

“还好,只是吐了一小口。”陈盛自语,抹去嘴角的鲜血。

马王闻言,浑身毛骨悚然。

这个还只是一小口,那一大口血,不就直接把它炸得粉身碎骨!

马王立即认识到自己和陈盛的实力差距,直接没骨气的降服了。

陈盛:“……”

一口血吓到一匹领主级煞兽的马王,陈盛还真是无语不已。

“走吧,回海里。”

陈盛拍了拍马王的额头说道。

“回海里?”

马王蓦地愣住了。

感情它这要从一匹威风凛凛的天马,委屈变成一匹海马啊!?

马王欲哭无泪,肠子都悔青了,好不容易冲到了领主级煞兽的层次,结果太狂傲,当了一回出头鸟。

“等一下,你还有同伴?”陈盛问道。

“一只臭狐狸!”马王愤恨地说道,“它说你死了,叫我出来踏着你的盛名,扬名立万。”

扬名立万……

“那只狐狸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走吧,去收拾他去。”陈盛黑着脸说道。

马王长嘶,迈开蹄子,冲向了狐狸王的老巢。

一路上,马王没少说狐狸王的坏话。

“臭狐狸,你坑我,别怪我坑你了。”马王心底无尽怨念。

从自由自在的天马,沦为别人坐骑的“海马”,马王现在对狐狸王恨得要死。

“前面是狐狸窝了,那里萦绕着迷魂雾,要小心,否则迷失在里面的话……”

马王话没说完,陈盛张口咳血,结果前方的山脉,被一朵蘑菇云摧毁。

“你说什么?”陈盛脸色苍白,擦去嘴角的鲜血问道。

马王:“……”

“回去吧。”

陈盛发现他的状态越来越糟,还是早点回深海比较好。

接下来的岁月,陈盛一直盘坐在海沟中,不断尝试着接续断路。

然而,第九重基因石门后,就是漆黑一片,仿佛回到了原点,压根没有路可走。

“原点?原点……原点!”

漆黑的环境,陈盛目中越来越亮,最后似乎抓住了最重要的灵光。

“进化之路,进化之路,应该是从原点出发,走向远方,为何我们人类却从尽头出发,走向了原点?这不是进化,这是退化,把路走死了!”

陈盛恍然大悟,仿佛遮在眼前的黑暗,一下子破开。

“我若是关上这些基因石门,重新打开,会是什么样子呢?”陈盛暗想。

为了验证他的猜想,陈盛把马王抓了过来,神觉查看马王的基因序列,发现他们是向前进化的,而陈盛自己却是逆向的。

之所以领主级煞兽会幻化成人形,就是因为他们打开了第一重基因石门,相当于他们的第九重基因石门——维特鲁威人!

原来,并非煞兽想要变成人类的样子,而是人类提前进化成了“维特鲁威人”。

这是殊途同归,好比说进化的终点就是“人”,只不过多少万年前的那些古猿,因为作弊,提前进化成了“人”的模样,并且把这种模样,称之为人而已。

“也许可行!”

陈盛从进化之路的终点,走到起点,把好不容易轰开的一重重基因石门,重新关上,然后从终点开始,作为新的起点,轰开基因石门。

从细胞,到鱼类、再到爬行动物、鸟类、哺乳动物等等,陈盛重新经历了一次进化之路。

这个过程,陈盛竟然耗费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也沉寂了整整五年。

这五年内,他的伤势,一再恶化,甚至修为低到谷底的时候,重伤垂死。

马王曾经叛乱,想要趁着陈盛衰弱之际,杀死陈盛,结果陈盛咳几口血,差点把他轰到残废。

【文学楼】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