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

现在,日本最有名的盲人青年要数25岁的钢琴家辻井伸行了。辻井先天失明,幼年时代开始展现出钢琴演奏的才能,他在之筑波大学附属盲人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专业的钢琴演奏家,并于2009年在美国举办的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中,与中国的年轻钢琴家张昊辰同时摘得了冠军。张昊辰堪称中国钢琴家的翘楚,2009年秋他在北京的保利剧院开了一场音乐会,这是我在北京生活的三年期间听到的众多演奏会中最精彩的一场。辻井凯旋而归时,超过百人的媒体团蜂拥赶往成田机场,辻井一跃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关于钢琴,我颇有些个人见地,在此略陈一二。辻井比起顶尖的钢琴家,在演奏技巧上恐怕稍有不及,但是他指尖下流淌的乐章有一种透明感。也许是因为他演奏的速度比普通钢琴家要缓慢,每一个音符都弹得非常饱满。由于视力缺陷而造成速度感下降的劣势,反倒成为他的演奏最能打动人心的长处。

辻井有一句名言是这么说的:“我不喜欢‘盲人钢琴家’这个称号。

只不过有一个钢琴家,他碰巧双目失明罢了。”

既然说到了残疾人的事例,我不妨再给大家介绍另一位在日本非常有名的残疾人--现年37岁的乙武洋匡。

乙武出生时就没有双手和双脚,从记事时候起,他就一直在轮椅上生活。尽管如此,他克服了重重障碍,一路完成学业,并顺利地考入了私立大学中最难考的早稻田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作为乙武的毕业纪念,我所在的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本自传--《五体不满足》,一时间洛阳纸贵,畅销了500万本!

随着乙武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人们对于残疾人的印象也大为改观。特别是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鼓舞了很多人。他平常会做运动,也会出去旅行。乙武有一句广为人知的名言:“残疾只是不便,而非不幸。”

乙武大学毕业之后做过体育新闻记者,也当过小学老师,目前担任东京都教育委员。他24岁结婚,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可以说,乙武完全过着和健康的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2013年5月,东京银座一家有名的意大利餐馆,以“禁止坐轮椅的人入内”为由拒绝乙武在此用餐。乙武在自己的微博上批判了店方的傲慢不逊,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围绕“拒绝残疾人入内用餐是对残疾人的歧视”还是“乙武预约的时候没有告知店方自己坐轮椅用餐,因此责任自负”引发了一场大论战。

我是百分之百支持乙武的。日本应当致力于建设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也不会感到任何不便的发达国家。比如,近年来日本的建筑物都会为残疾人设计无障碍通道,比如可以乘坐轮椅上下的电梯或是斜坡;公共汽车和地铁等所有交通工具和公共服务设施都可以供乘坐轮椅的人乘坐。我工作的出版社虽然是一家民营企业,但也在入口处放置了备用的轮椅,乘坐轮椅的客人来访时,若轮椅发生了故障,可以随时使用。餐馆本来也应该增加方便残疾人用餐的设计,如果在空间结构上改造起来确实困难,餐馆的服务人员则应当贴心为残疾人考虑周全,而不是拒绝了之。

我在北京生活期间,觉得这座城市最大的不足就在于对残疾人的考虑不够周全。三年来,我在北京坐地铁上下班,竟然一次都没有遇到过残疾人。在东京司空见惯的有利于残疾人的设计,在北京却看不到。

这背后的思维恐怕是,既然残疾人坐地铁不方便那就别坐了。北京地铁的楼梯都配备有可供轮椅上下的装置,但使用的频率极低。

在北京,正常人过人行横道都挺危险的,更别说坐轮椅的人自己过马路了,反正我是一次都没见过。中国的经济正在飞速发展,还没有精力充分考虑残疾人的权益。

然而,几十年前就跻身世界发达国家的日本,却不容许找这样的借口。所谓的发达国家,所有的残疾人都应当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应该是一个公民不因个体状况的差异而遭到歧视的社会。

残疾人跟正常人一样,是平等的。因此中国年青一代中的残疾人,也不必气馁。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会成为真正的发达国家,残疾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也会消除。

哪怕你年富力强、身强体壮,这种状态最多只能保持10年或者20年。就像我跟大家聊过的同学会的例子,年轻的肉体会像枯萎的花朵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日渐消残。

有“日本的杨贵妃”之称的小野小町(825~900),才色兼备,是“平安时代的绝代佳人”。小野小町流传至今的短歌当中最有名的一首是:“花色终移易,衰颜代盛颜。此身徒涉世,光景指弹间。”意思是,如花美貌,终抵不过似水流年,我身飘零,难奈何岁月无情催人老。

正因为如此,现代人既然不能像秦始皇一样寻求长生不老之仙药,那该怎么做才好呢?秘诀就在于,趁年轻努力保持健康的体魄,让健康久一点,疾病远一点。

有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曾发生在我身上。那是我40岁生日的早上,那段时期我正被呼吸困难的顽疾所扰。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出门去公司上班,离家最近的地铁站步行10分钟左右即可到达。

当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往地铁站的方向走,而是去了离地铁站稍远的一个地方。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人拽着我的腿往那儿走一样,我第一次经历这种感觉,我也没有多想,盲目地走着。

最后我到了街边的一家小小的书店。书店的自动门打开,我就进去了。书店的入口处摆放着许多新书,我的脚步在这里停下了。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一本书是《不生病的活法》。作者是日本广为人知的医生新谷弘实,当时年届七十,他在医学界首创了内视镜手术。新谷年轻的时候定居美国纽约,是里根总统的家庭医生。

这本书在日本热销150万本,成为当年的一大畅销书。而我看到这本书时,它刚刚在中国出版,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我坚信这本书就是上天赐予我的40岁的生日礼物“,买下之后立马开始。

“当医生45年了,我从来没有生过什么病。唯一一次落入医生的手里,还是我19岁的时候患了流感。这是因为我一直都在实践某种健康疗法。”

开篇的这段话让我大受震动,书的内容更让我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迄今为止,新谷医生看过30多万名患者的肠胃状况,得出了一条真理:“肠胃健康的人绝不会生病。”接下来,他论证了怎样才能使肠胃保持健康,结果惊喜地发现了一种可以清理肠胃的物质,叫做“生物酶”。“生物酶”消耗殆尽的时候,就是人的死期了。

新谷医生指出:“老化是指身体开始被氧化,并且渐渐生锈了,生锈的身体就容易生成癌细胞等物质。”所以,“为了防止身体老化,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加‘生物酶’,让肠胃更健康。”只要肠胃健康,无论是谁都能健康地活到一百岁。

增加生物酶的办法就在于饮食和生活习惯的调整。首先,早上起来,喝一杯500毫升的净化过的矿泉水,以清洁肠胃。接下来,吃些新鲜的水果,促进肠胃蠕动。当肠胃具有足够的活性时,就可以吃早餐了。

人们吃早餐时通常离不开白米饭或者面包、牛奶、人造黄油、优酪乳等。实际上,白米饭去掉了大米营养价值最高的胚芽部分,“只是一堆没有任何营养价值的碳水化合物”。所以,正确的吃法是食用糙米。

牛奶是“母牛为小牛准备的饮料”,对于人类来说,完全是“有毒的被氧化油”,人造黄油也是如此。优酪乳会在肠胃里形成一道膜,阻碍营养元素的消化,所以绝对不能吃。同样,天妇罗等油炸食品也是“有毒的被氧化油”,千万不能碰。

新谷医生建议,在吃午饭之前一个小时再喝一杯500毫升的水清洗肠胃,在饭前半个小时食用水果促进肠胃蠕动。晚饭前也是一样,要摄取必要的水和水果。晚餐要尽量少吃,睡前3个小时不要进食和饮水,以保证肠胃得到休息。另外,严禁吸烟,香烟是“癌细胞的培养剂”。酒也应该适度控制,因为饮酒会让本来应该去肠胃工作的生物酶优先用于分解酒精,这会大大消耗生物酶。

那么,我们究竟吃什么好呢?新谷告诉我们,糙米加上蔬菜、豆制品与鱼、肉类食品以85∶15的比例食用是最好的。这是因为亚洲人的牙齿构造最适合咀嚼这种比例的食物。另外,蔬菜最好吃它“本来的样子”,趁新鲜的时候洗掉农药就吃是最好的。

我在40岁生日以后接连几个月按照新谷的健康疗法生活,结果,我呼吸困难的顽疾居然开始好转了。并且,在季节交替时也不感冒了。

然而,自从2009年夏天我来北京工作以后,就中断了这一健康疗法。因为中国菜太美味了,我实在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我来北京之后,很快就胖了五公斤,很害怕照镜子。

我总是自我安慰:据说外派到中国的日本人,来到中国工作之后,有人体重剧增,有人则体重锐减,可谓两个极端。体重增加的人,都像我一样,喜欢吃中国菜,并且跟中国人性情相投;体重下降的人,认为中国菜太油腻,不合口味,进而跟中国人的性格也不太合得来。总之,我亲身实践过新谷式健康疗法,效果很好,如果中国的年轻人也关注自己未来的健康状况,不妨尝试一下。此外,中国的食品现状堪忧,我不得不啰唆几句,希望中国能够建立起更加完善的食品安全监督体系。20世纪90年代我在北京大学念书时天天吃的中国蔬菜还是非常新鲜的,口感也好,然而如今,连日里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有毒食品的报道。中国的药品问题也是如此,空气污染问题也亟须改善。

保障国民的健康和安全,是一个国家的基本职能。做到这一点,中国才能成为领先于国际社会的发达国家。(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