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关于景山引发的这次大事件,很多人都来天山阁想拜访遥宇, 但是须臾山的结界始终没有开过, 也不知道掌门是怎么打发他们的。陆源只知道,他们找到景山后, 在各个人类国家的人傀开始大屠杀, 伤亡至今没能完全统计。

但那一定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有的国家人口直接减半。

人人都当是遥宇终结了景山, 终结了事件。却不知道遥宇出手废掉景山后,人傀就全部失去生命气息,让遥宇多给了景山一口气的时间。

景山不是遥宇杀的, 他死于想说出不能说的事,而他的死也像是悬在陆源脖子上的一把剑,会让陆源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陆源撸着皇天紫虎, 最近皇天紫虎都快被他撸秃了, 它不是没有抗议过, 但是遇到现在的陆源, 抗议完全无效。

皇天紫虎只能想着遥宇赶紧下山,整天在那山尖尖上, 也不知道和陆源培养感情, 简直浪费时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祈祷有了作用,遥宇半个月后下山了,皇天紫虎欢喜的朝他扑去,犹如见到了亲妈中的亲妈,差点流出老虎泪。

陆源看到遥宇的时候, 就知道有什么变了,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遥宇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有点点陌生。

遥宇让皇天紫虎自己去玩,陆源看到皇天紫虎欢喜的跑走的身影,终究没有出声把它再叫回来。

陆源下意识的想和遥宇保持距离,但是遥宇却走进他,并且不容拒绝的扣住陆源的手臂,他的目光犹如第一次见到陆源般,紧紧的注视陆源,给陆源很大的压迫感。

陆源挣了好几次,没有挣开有些窝火:“放手!”

“陆源是你的真名吗?”遥宇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把他拉的更近,像是陆源贴在了他的身上。

陆源心里抗拒,想要离开,就被遥宇一把揽住腰,两具身体也终于贴在一起。

遥宇用这么霸道的姿势控住陆源,陆源很抵触,他的心情冷下来:“你发什么神经,有事不能好好说?”陆源想,就算他把所有事想起来,也不该是这个反应啊,前面两个世界,他没有半点对不起对方!这样想,陆源的怒气蹭蹭开始上涨!

他自认很凶残的瞪着遥宇。

看他怒气冲冲的样子,遥宇像是想起了那些点点滴滴,眼神中生出些许柔和,但他依旧没有放开陆源,而是继续问:“回答我,你的真名是不是叫陆源?”

陆源真的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他是不是应该说“劳资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从不忘本,就是你陆大爷?”

同时他又想知道遥宇到底怎么了?

“我是,你要怎样?”陆源很憋屈很抑郁。

“你违规了。”遥宇严肃且肯定的说。

陆源一脸黑人问号:违规你个毛啊!你当你纠察队吗!就算你是纠察队,劳资也没有伤天害理好吗!!!mDZZ!

“有病就医,神经错乱就去一边待着,智障就从头再学五十年!至少学会说人话,得让人听得懂!”陆源气的不行,脸很黑。

听他这么说,遥宇脸上很快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很快又消失,就好像他疑惑的东西并不重要。他的手抱在陆源腰上,另一只手抚摸他的脖子,摩挲他的肌肤,用拇指把他的下巴顶起来,以一种亲密又强势的口吻说:“你违规在前,所以你要对我付全部责任,出去别想跑,跑不掉的……”说着吻就落下来。

陆源被他顶着下巴,堵着嘴,还没来得及哼唧,就被遥宇侵入口腔搅弄,陆源被搞的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很想咬断对方的舌头。

可是遥宇钳制着他的下巴,所以他只有被亲的份,而且遥宇居然已经硬了……在这种赤果果的威胁面前,陆源也再不能想其他的事情了。他的喉咙里又哼哼了几声,哼的遥宇几乎想直接把他压倒。

他不轻不重的咬了陆源一口:“别叫!”

陆源:叫你妹啊!哪里是叫啊!啊啊!!

可惜他连骂人的余力都没有,遥宇又扣着他的后脑勺,继续亲了亲,很是意犹未尽。

“陆源,你别跑,否则我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你应该不喜欢以后的生活都被关着?”遥宇嗓音低哑,很是不舍的看着陆源被他亲的红润的唇瓣,陆源的眼神都有些迷离了。

但是很快四周传来的波动让陆源的神经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这是要穿越了吗?可是他还什么都没搞清楚啊,遥宇还说了一大堆他都不明白的话,还有皇天紫虎和菜青虫!!陆源心理发紧,就想在波动的空间找菜青虫和皇天紫虎,但是遥宇死死拽住了他!

“祁封禅!你个混蛋!!”陆源大吼一声,眼前的一切仿佛冰雪消融般变得清晰起来,一长串仪器发出的滴滴声不断的响起。

陆源平躺着,眼睛里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他刚坐起来,这个房间的门就被推开,随即一大群人鱼贯而入,少说有七八个,他们一进来就让这个不大的房间变得很拥挤。陆源不认识他们,又仿佛理所应当的不认识。

“恭喜您苏醒了,现在只需要再做一些检查,您应该就可以出院了。”为首的男人用一口与电台主播无二的磁性嗓音说话,语调很轻柔,似乎能舒缓别人的情绪。

陆源紧紧盯着他,当另外两个人走向他的时候,他又转视线紧紧盯着那两个人。

“别过来!”陆源微微紧张。这里没有皇天紫虎,没有菜青虫,没有那个混蛋,就连本该出现在他心里的书本都没有出现!

“别紧张,我们只是确认你身体的各项机能都正常……”说过话的男人举起双手,证明他手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威胁,他企图朝陆源走过去。

“别过来!”陆源依旧说。他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只能从这个男人嘴里知道他之前应该“睡着”,这里是医院,现在这些人要给他“做检查”。

男人的步子顿了顿,然后便含笑着继续朝陆源走过去。

陆源脑中瞬间警铃大作,这个男人用行动证明他并不需要完全听取陆源的意见,还可以强制进行。也就是说,陆源没有自主的能力!

这绝不是个好消息!

他迅速翻身下床,一把操起旁边的圆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挺重,打人应该很疼,勉强算个武器吧……

那人看他这样动作,脚步再次停下,有些无奈的说:“陆先生,我们只想给你检查身体。”

哪个医院是用武力强制检查的?陆源黝黑而清澈的目光盯着他,嘴角扯了扯,还给他三个字:“我不信!”

他们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直到有人提醒那男人说:“周医生,没时间了。”

陆源一听就知道要不好,果然姓周的男人就盯着陆源说:“动手!”

瞬间五六个人就朝陆源冲过来,陆源手里只有一个凳子,就算他甩的虎虎生风,被控制也是早晚的事。

就在这时候,门口的门发出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外面又涌进很多人,多的陆源都看不到后面的人。

他只知道姓周的男人看到这群人后就叹一口气,并且立马就走了,明显放弃了,至少现在放弃了。

而第二批人看到陆源还举着凳子的傻样子,竟个个面无表情,目不斜视,显得很有军人的气场。

“没事了,陆先生。”其中一个男人对陆源说,但是并没有等陆源说什么,他们已经全部火速退出房间。

房间的门再次关上,陆源原地站了两秒,脑袋里消化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先放下凳子,走到窗边,然后就被窗外的景象震惊了。外面各色各式高楼林立,四周充满3D投影广告,好几个大建筑外还盘旋着螺旋式车道……车道就像霓虹光道一样,要不是有车在上面,陆源一定以为那些是3D投影。又或许真的是投影,但是那些车辆可以沿着光道行驶,总之看在陆源的眼里太奇妙了,他的心里强烈的涌出未来两个字……

能亲眼看到这样的世界,他心里既兴奋又不安。

但是现在他只能强行按下这种心情,他走到门边,屏住呼吸,门外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什么都没有。

陆源把手搭在门把上,十分干脆的把门打开,门外好几个人同时转头看他,他们脸上没有表情,但看陆源的目光仿佛是要把他击退回去。他们是刚才的第二波人,显然他们并没有真的离开。

“陆先生,外面危险,请回。”门口的男人对陆源抬手示意。

“危险?你是说刚才来的那些人?他们要对我做什么?”陆源随意的问。

“不知道,我们奉命不让任何人靠近你。”那个男人回答。

陆源掂量了一下,还是问:“奉谁的命?”

男人却不答了。

陆源退而求其次:“要不你们跟在我身后,让我出去走走?”

男人继续不答,他的不答不是思考,而是拒绝。

陆源不能突破他们的阻碍,他们也别想让陆源就这么回去坐着,陆源没那么听话。双方僵持着,就在这时候,门口的男人向其他人示意看住陆源,他则走到一边打开通讯器汇报。

陆源一直观察着,那个男人很快回来,并且看着陆源说:“可以去帝都商城看看,你想买什么就可以买什么。”

陆源脸黑了,他被准许出去,可是这种被包养金主让他买买买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