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第320部分

三年后,某个神秘的小岛。

深蓝色的天空里翻卷着几朵没有具体形状的白云,远方阴沉沉的云雾似乎有侵袭过来的趋势,风也越来越大了,吹动的那些低矮的植物弯下了自己的腰身。

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念儿,念儿……”

那个女人的声音带着一股特殊的磁性,听在耳中莫名多了一丝冷意,再仔细品味,里面却是浓浓的关心和温柔。

就在女人的声音停下后,突然一丛齐腰高的绿色植物抖动了几下,接着就看到一只胖嘟嘟的小肉手径直伸出来,将草一握,而另一只也在同时伸了出来,以同样的力度想要握住另一边的草,却不想怎么都抓不到,一次在一次,最后似乎生气了,拿手直接乱挥起来。

女人走进的时候,就看到粉红色的小爪子正揪了一株草往嘴里塞。

“念儿,你在干嘛?”

被抓包的小人儿扑闪了一下自己的大眼睛,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草,后知后觉般的往背后一藏,却不想,身子太小,平衡感几度欠缺,整个人就在女人的面前一歪,手被窝在身后,脸朝着地上倒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人出手了,几乎看不清她究竟是怎么动作的,结果小孩子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她用自己的右手拎着小人儿的后衣领,将那个圆滚滚的小身体整个提在了半空中,任凭小短腿在空中胡乱扑腾,嘴里乌拉乌拉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念儿,你又乱跑。”

“姆妈,辣(弄)死我啦,辣(弄)死我啦,窝不摘(在)了。”

女人听到这里,有些好笑又无奈的拍了一下那个肉肉的小屁股,“说不清楚,就不要说话。”

结果被女人这么一说,那个小人儿直接一爪子拍上抓着自己衣领的那只手的胳膊上,“泥别suo了,别suo了。”

“缩了?就缩(说)就缩(说)。”

然后就看见那不到两岁多一点的小孩,一副受不鸟的表情,嫌弃的瞪了女人一眼,双手交叉在自己的胸前,再不理人。

女人好笑的看了手中的小东西一眼,摇了摇头,开始叮嘱,“到了去看妈妈的时间了,你要乖乖的和妈妈说说话,不准吵听见没有,不然就罚你一个星期不能见妈妈。”

听到女人的话,难得的小人儿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打开了紧闭着的门,出现在两个人面前的是一间不算很大,但是却布置的非常温馨的房间,但是很多的医疗器械却打破了和谐的氛围,给人一种苍白的感觉。

女人拎着孩子走到门口后,就将她放了下来,此时被叫做念儿的小人儿正一步一步歪歪扭扭的向前走着,步伐不稳,嘴巴却咧的大大的。

“麻……麻!”噗通。

女人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却在看到那个小肉球四脚着地往床边爬的时候,笑了笑收回了手,细长的眼眸中满是温柔的神情。

小人儿熟练的从床边专属于她的塑胶小楼梯爬了上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窝在床上人的怀中,仔细打量了一下,肉嘟嘟的小嘴巴就印上了床上人的脸颊,响起了响亮的一声啾。像是睡着了一般,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动静。

小人儿伸出自己的小手环住了那人的脖颈,然后开口,软软糯糯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响起,女人也走了过来,坐在了她平时坐着的地方,握住了床上人的手。

“麻麻,饭饭si不si不好次,泥都木有肉肉,要和念儿一样,好好次饭。%%%%%¥¥¥###”

后面的话,女人是一个字都听不太懂。

等到念儿说累了后,直接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女人看着念儿和那人相似的面颜,勾起了嘴角,最后将念儿抱起,递给了守在门口的爱丽丝,又一次关上了门,坐回了原位。

女人抓起了放在床边的手,昔日纤细白嫩的手如今变得瘦骨嶙峋,每日靠着营养液来维持生命的人已经很难去吸收多余的养分了,女人将手贴上了自己的脸颊,开始呢喃自语。

“小萌,念儿今天又胡闹了,我给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可是她却弄得像是从泥坑里打了个滚一样,脸上身上全是慢慢的泥,脏死了。还有我给她整理了一个成长集子,里面有光盘还有照片,你不会错过她的成长的。而且她第一个学会的词就是妈妈呢,你开不开心,还有,她老是不听话,然后我就说不听话不让她看你,结果她真的就乖乖听话,你看看你,光是舒服的躺在这里就让那个小淘气鬼儿那么听话,是不是她喜欢你比我多啊,我都嫉妒了呢。所以你一定要喜欢我比她多,知道吗?不然我就不吃饭,哈……这一招是和念儿学的,她总是拿这一招对付爱丽丝,屡试不爽。”

女人抬起头,伸出另一只手抚摸了一下床上人的额头,然后细心的用手撩起了一缕掉落的发丝,轻柔的夹在了那白皙的耳后。

“你的头发好像有点长了,一会儿给你剪剪吧,可不能让它再和你抢养分了,小萌,你真是舒服,躺这么长时间,休息这么久,什么都不用想。本来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可是我不过只是躺了三个月,因为……呵,实在是有点想你了。”

女人将那只手放在自己的唇上,虔诚的亲吻着,“我真的是……有点……想你了,你会不会想我一点点,不用很多,一点点就好。”

说完似乎带着一丝期待又似乎多了一份悲伤,她还是盯着那紧闭的双眼看了很长时间,最后只能苦涩的笑了笑,“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啊。”

就在女人说完这句话后,突然间她感觉到自己的手中好像有什么动了一下,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她缓缓的动作极慢的低下了头,仔细的盯着被她抓住的手指。

她的眼睛忍不住睁大,刚刚不是她的幻觉,那人的无名指真的在动,很轻微,但是却是真的动了。

缓缓抬头,一双浅淡的酒窝出现,和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

时间定格,眼泪成行。

【终】

——————————————下本书《倾世风璃》将会在七月一号开始更新,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一下哈——————————

————————————新书抢先看——————————

不过是一个眨眼,一场交手就已经有了胜负,但是燕无月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急速的下降。

“杀!”

燕无月还没有缓过神,刚才一直不说话的一名黑衣男子爆喝一声,突然三名侍卫从天而降,全部动作划一的攻向燕无月,还没有靠近,燕无月就感到一阵凌冽的刀气,她心下一沉,这几位是高手。

“全都上啊!”骆正一喊,也欺身杀入几人之中,剩下站着看的人也加入进来,一起逼向燕无月,只有那个黑衣男子依旧站在原地不动。

被围困在中间的燕无月脸色凝重,面无表情,红色的长鞭翻飞起舞,带着凌厉的气势,时不时就带回一缕血芒。

黑衣男子静静的看着,眼中偶尔闪过一道惊艳:燕无月,你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武艺如此之高且忠心耿耿,但是你今日必须得死,藏宝图必属我晋国。

突然间,场中响起一片哀嚎。

黑衣男子抬头看去,发现燕无月竟然是只攻不守的拼命打法,身上本就已经受了伤,此刻更是伤上加伤,但是燕无月却好似毫无所感,伤口迸裂开来,血毫无节制的流了出来,她脚下所站立的地方全部都是血迹。燕无月脚步一滞,她渐渐感到一阵力竭,就在这一刻,她的身上又添了一道新的伤口。

燕无月虚弱的半跪在地上,似乎已经没有反抗能力,这个时候骆正看准时机,长剑从背后刺向她的心脏。燕无月似有所感,往过轻轻侧了一些,但还是慢了一些,长剑穿透她的左肩。

骆正看见自己得手,立刻伸手准备拿燕无月手中的包袱时,却一下子感到一阵剧痛从胸口传来,慢慢的低下头,一只纤细的手正插入自己的心脏。

“你一定比我先死,呵呵呵……”清脆的声音从燕无月的嘴中传了出来,喉咙里一阵瘙痒,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让她本就艳丽的面容显得越发的妖艳。

骆正好像还要说些什么,结果燕无月马上就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手中赫然是一颗跳动的心脏,骆正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啊!”突然燕无月大叫一声,她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一把刀砍入了她的左肩,右手猛地一挥,一直匕首削铁如泥,将身后偷袭之人的双手齐齐砍断。

“闫岑,你这卑鄙小人竟然偷袭。”燕无月冷冷的眼神直射过去。

而此刻的闫岑则是痛的满地打滚,双手血流如注,惨叫声不绝入耳。而周围在围观的那些人,再没有一个敢于轻举妄动了,有些人甚至都往后退了一步。

而燕无月则是嘴角挂着微笑,一一的扫视过眼前的人,似乎要将他们的面容全部记住,眼中的精芒不减,脸上被鲜血染红半边,越发的诡异。所有的人被她一望,竟然惊惧的不敢上前。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