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性方式和技巧

番外一·唐恂(完)

藏剑山庄,作为江湖上最顶尖的势力之一,显然不是说进就能进的。.com|【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

根骨、意志、悟性、天资……这些都决定了一个武者未来能走到多远。虽然藏剑山庄有独门秘法可以调理体质,但想要拜入门下,却也得有能让人另眼相看的特质。

这个道理,在商场纵横捭搁多年的唐总裁自然明白。但比起大唐土著,他这个外来者在出身背景上没有任何优势,就连身体素质,自小习惯了现代社会的方便工具的他,也绝对比不过每天要上山砍柴的樵夫。

但唐恂也有别人比不了的优势,那就是他杰出的商业才能。藏剑叶氏虽是武学门派,但却以铸造闻名于世。大唐尚武,藏剑山庄出品的神兵利器尤其受人追捧。虽然神兵难得,但即使是普通兵刃,经由藏剑出品的也要利上几分。这门生意做的可谓是红红火火,但在唐总裁眼里……

啧,还差得远呢。

大凡谋士自荐,少不得要虚言恫吓一番,唐总裁虽非谋士,但也摆脱不了这个套路。说实话,他就根本没打算走正经路子拜师进门。

苏晓是不知道他这番打算的,在唐恂再三要求之下,他们来到了藏剑山庄在杭州城里最大的一家铺子。

苏晓还以为唐恂是想先置办件兵刃,结果这货一进门,就大大咧咧的往上座一座,大~爷一般的翘~起二郎腿,眯着眼睛,伸手敲了敲桌子。

“叫你们掌柜的来!”

摆明了是一幅砸场子的样儿,苏晓当时就傻在原地。

这铺面里只有一对儿揽客的小童,长得圆润可爱,穿了黄灿灿的衣服,仿佛那画儿里的仙童一样。每逢有客,都要笑得眯着眼睛,甜甜的喊几声哥哥姐姐。只是此时见了唐恂这般无礼,两个小童也不笑了,板起小~脸一对眼神一回手,就把背后背着的,比小人儿还高的重剑抡了起来……

“爷爷说了,砸场子的……打出去!!!”

————

唐恂知道在这个武侠世界,他的武力值就是个渣渣。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连小朋友都可以暴打他!!!

打他也就算了……

“为什么你也会被打的这么惨?”

他扭头看向身旁鼻青脸肿的同伴,瞬间收到一枚“滚滚の鄙视”。

“我专研天工技艺,平时又不与人争斗,就只学了轻功和几招打穴功夫而已。”

“……”

——喂喂,你这一脸“我是弱鸡我自豪”的表情是肿么回事?!

“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唐恂愁眉苦脸的挣了挣,让自己悬吊在半空的身体摆成一个舒服些的姿势,低头看着下面围观的人群,又是悲催的叹了口气,“不会真要吊我们三天吧?”

“应该不会吧?估计等他们掌柜的回来就好了。”苏晓歪了歪头,晃掉眼角的一根发丝,“还好我之前换了寻常打扮,要不然……让大师兄知道了我这么给谷里丢人,非活剥了我不可。”

如苏晓所料一般,小童们还真没把他们吊上太久。掌柜的一回来,两个小童就把他俩提溜上来,也不解开绳索,就这么扛到了厅中,往地上一丢,就跑到了掌柜的身边,一人抱着一条腿摇晃着撒起娇来,也不管两人仿佛滚地葫芦一样滚作一团。

掌柜的是个年过半百的干瘦男子,看见小童们甜甜的叫着爷爷,也笑眯眯的摸了摸小童的头顶,掏出糖葫芦递给他们,让他们自行去玩耍。之后,他才走到两人面前,捻须而笑。

“二位少侠,为何而来啊?”

苏晓还没张口,唐恂就抢先把三国谋士们的那套搬了出来,大喊了一声:

“自是为君而来!大祸将至矣,君仍不自知么?”

掌柜的手一抖,揪掉好几根胡须。他顾不上心疼,连声招呼起来。

“小七小八!去请东城医馆的季先生来,这人发癔症了!!!”

————

唐苏二人最后还是留在了这间铺面,不过不是因为掌柜的真~相信了所谓的“大祸临头”,而是二人盘缠所剩无几,不够赔付之前打坏的那些杯盘碗盏,因此被扣下来还债……尽管那些碗盘之中大部分,都是那俩个小童打碎的。

好在唐总裁虽然嘴炮不济,但却有不少干货。总算是在还清债务之前抓~住机会,着实露了几手本事,成功的吸引了藏剑山庄上层的注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外门弟子。

虽然仅仅是外门弟子,但能够享受到的待遇也极为优厚了。

得偿所愿的唐总裁也不负众望,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让藏剑山庄的生意整整翻了一番,这让山庄上层对他更加另眼相看,其权柄甚至超过了大多数的内门弟子。唐恂也并未忘记初衷,除了经营山庄的生意之外的大多数时间,都被他用在了习武练功之上。也多亏了如此,他后来才能几次三番的,从唐业手中逃过一劫。

与唐恂的充实忙碌不同,苏晓的日子过得可谓是舒心惬意。

虽然远离万花谷,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应,甚至因为没人管制,他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进行自己的研究。

他在扬州城外建造了一座工坊,又请了几个善于铸造的藏剑弟子相助,一天到晚的泡在里面。如果不是唐恂几次三番的把他拖出来,这家伙肯定早就饿死在工坊里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四年。苏晓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那辆汽车的残骸虽然已经破旧残损,但它带给苏晓的,是超越了时代的先进理论,以及令人匪夷所思的工业技术。

工圣僧一行以其独有的机甲术冠绝天下,但机甲造物最大的制约,则是支撑机甲运作的能量。而苏晓借由那辆跑车的启发,终于为这个难题带来了全新的思路。

得瑟之心人皆有之,苏晓又不是圣人,自然也不能免俗。当他确定了这一突破的真实可靠之后,他几乎是飞一般的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回去了万花谷,随身还打包刚出师的黄叽一只,全然忘记了当初被“赶”出来时,灰头土脸的模样。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回谷,竟然会给他那么大一个“惊吓”。

————

一开始苏晓只是觉得唐恂的行为有点奇怪,不过因为忙着跟师兄弟们一起探索他的新研究,也就没有太过在意。可某一天,唐恂拿着一张纸条找到他的时候,他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唐恂的身体里竟然住进了第二个灵魂?!

苏晓衣衫不整的冲进裴元的药庐,结果又以更快的速度被一掌轰进了星落湖里。

不胜其扰的裴元微微拂袖,缓步从药庐中踱步而出:“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去找少林的秃驴、纯阳的牛鼻子,再不济去找找西域的波斯喵,办个驱邪法事什么的……总之别来烦我!”

虽然态度不怎么温柔,但裴元确实为两人指出了一条明路。虽然多少有些波折,但最后确实是少林的大和尚解决了一切的麻烦。

再之后的几年,一切都很平静,平静的好像在梦里一样。

直到……

安史之乱爆发。

大唐山河,分崩离析。

————

“修不了了……最后一架机甲也废掉了……”

熹微的晨光中,苏晓摇摇晃晃的从一堆零散的机甲残肢中站起身来,满身的的灰土沙石随着他的动作滚滚而下,袍袖挥舞间扬起一片纷飞的烟尘。

唐恂拄着他的重剑,勉力支撑着身体的重量。他抬起头,慢慢的环视这一片断壁残垣,严重的内伤让他连说话都显得有些吃力:“唐……咳咳……唐业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苏晓把工具一扔,就散架了一样的瘫在了地上:“那个蠢货……昨天晚上……试图突围……结果被床弩从天上轰了下来……”

“真是个蠢货啊……”唐恂摇摇头,干涩的双眼中布满血丝,却根本泌不出一滴泪水。

“外面的叛军……要冲过来了……”苏晓挣扎着坐起来,那张满面灰尘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格外闪亮。

“阿晓,我突然想要作诗了……”

“噗哈哈哈哈……咳咳咳……”苏晓被唐恂这话吓了一跳,一边狂笑一边呛咳起来,“你还会作诗?!别逗我笑了。”

地面微微震颤起来,叛军的铁蹄已经近在咫尺。

唐恂眨了眨干涩的双眼,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在书上读到过的诗句。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苏晓瞪着眼睛看着他,直到被叛军团团围困也没有移开视线。

“然后呢?”

忘词的唐恂又眨了眨眼睛,嘴角牵动,勾起一个温柔甜腻的笑容。

“下辈子再告诉你……好不好?”

雷火惊天,山石具下,惊慌的叛军四处逃窜,在这一片震耳欲聋的声浪中……唐恂清晰的听到了那一声满含笑意的允诺。

“……好。”

————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杜甫《春望》

“这个骗子。”

纤长白~皙的手合拢书页,将它放回书架上,清瘦的青年轻笑着摇头,在沙发中寻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蜷缩起来,缓缓潜入黑甜的梦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