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行了吧!”祁姌发飙的狂喊了几声,发泄心中憋屈的胸闷感,随之甩开,攀着向问天脖子的双手,改成直接揪住了他的耳朵。 章节更新最快

“既然你听到我的宣言,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不准看其他女人一眼,不准对她们笑,一辈子只能对我一个人好。

我说向东,决不许向西!

我开心时,你要陪着我一起开心。不开心时,你要哄着我开心。

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决定哪怕是错的,你也要认为是正确的,更要认真坚持执行到底,永远站在我这一边!哪怕··”祁姌伸手一指身下的坐骑变异金雕王。“比如我说它不是金雕而是兔子,你也要认为它就是兔子!做不做得到?”

向问天点点头。心中却在想,小宠物好傻,怎么连鸟跟兔子都分不清楚?这么傻,很容易被别人骗走,一定要留在身边,严加看守,贴身带着。

祁姌高兴的靠在向问天的怀中,幸福的看着四周毫无遮挡的美景。

身下变异金雕王的鹰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

它明明是最高贵的金雕王,背上的人类蠢女人居然说它是兔子!

此刻的祁姌并不知道,八阶以上的变异兽不但能听得懂人话,还能口出人言。而且···她得罪的这一只不但实力强大,还仗着向问天的权势,出了名的爱记仇,小气。

本来平稳的飞行,突然变得不平稳。不时的高低,或者加速。

还没等祁姌感觉到异样,向问天无声的威压直接碾压身下的变异金雕王。

“呀!”祁姌惊呼一声,变异金雕王突然在空中打了个颤,差点把她跟向问天甩出去。

向问天赶紧收回威压,飞行平稳了。

祁姌诧异的问道;“它刚才怎么了?”

“没事,估计是老了不中用了。”向问天面无表情的直叙。

被压迫。无法开口喊冤的变异金雕王。内心咆哮;老子才刚成年!哪里老了?!老了?!呜呜呜呜!主人有了伴侣居然这么没人性,欺负它,还睁眼说瞎话!

背上的这个人类女人太可怕了!看起来又瘦又丑。居然能让主人这么讨好她!

祁姌眨眨眼睛。自己不会听错了吧?身下的变异金雕王老了?

她认不出年轻的动物跟老态的区别,觉得能让七阶的叶子青跟严小琦拿命害怕的变异金雕王,怎么看,这壮硕的身体也不像老了呀!

暂时压下心底里的疑问。祁姌想到了更重要的问题。朝着向问天无辜的眨眨眼。“问天,我听说··我是复制人哦。还是9号。”

“哦。”

反应平淡,气的祁姌嘴角直抽抽。幸好了解他就是这么一个脾气,耐心的问道;“我在池家大宅见过8号了,那其他的1到7号哪去了?”

向问天想了想。突然伸出手去扯祁姌的衣服。

“你干什么!我们还没有结婚呢!”祁姌顿时脸红了。

谁知向问天只是把衣领扯下来,露出她左边的锁骨。指着上边的变异黑玫瑰道;“她们都被它给吃了。”

祁姌;?????????,随之惊悚。瞪大了双眼。“我··不是很明白。”

向问天却突然眯起了血眸,透着野兽般的凶残。“我只要你。其他的都不是。而且她们都不完美,只有十年前的8号勉强过得去。”

祁姌;········。她是该笑,还是该骂他残忍?想到8号看不见的双眼,她居然在向问天的眼中只是勉强看得过去,那以前的那几个····。

犹豫的问道;“那8号怎么没死?”顿时记起,她与玫玫‘相遇’的一幕幕,现在看来···这原来是一场阴谋!

如果她不是祁姌,那么···玫玫也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把她活吃了!她也会成为那满室的白骨,其中的一具!

“池葑想要个妹妹,卫子铭就给他了。”这样就没人跟他抢了,一人一个多好。血眸中一闪而逝的算计。

卫子铭?祁姌的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却对着向问天甜甜一笑,温柔无比的问道;“问天,我醒来碰到玫玫的地方,那所研究院就是卫子铭工作的实验室?”

“嗯。”

“那这么说,里边有一个看上去很人性化的智脑····。”咬牙切齿。

“那是他发明的,为了监视研究院的那些人。”

卫子铭!卫子铭!智脑跟机械人口中的博士果然就是他!这个混蛋,故作玄虚!为了验证她是不是真的祁姌,就把她引到‘玫玫’的地盘!

他就没有想过,万一她穿了过来,异能消失了呢!等待她的不就是死路一条?!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还装什么狗屁救命恩人!

如果他一开始就把话说清楚,而不是故作神秘人从未现身,她哪会兜来转去?!明显···对方就是故意的!

“我不喜欢他··。”

“你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他。”祁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向问天打断。

祁姌惊喜的看着向问天;“你要帮我杀了他?太好了!下次见到他,你就帮我狠狠的教训他!不过,小命就留着算了。”

向问天;????????“他答应帮我把你复活。”

哼!交易是吧?祁姌突然主动覆上了向问天的唇,触之离开,宛如蜻蜓点水一般。眼底划过一丝狡猾之色,委屈的道;“我要是早知道,救我出来的机械人口中的博士就是卫子铭,说什么也会让它带我去找你,这样我们就能早点见面了,我还以为对方不怀好意呢。”

向问天;卫子铭分明亲口对他说,派智脑亲自护送她去丧尸王国找他!

向问天突然变的残暴。血眸中升腾起来的戾气,被祁姌尽收眼底。毫不害怕的在他身上蹭了蹭,表达自己奸计得逞的欣喜。

“还有,既然我已经回来了,该死的复制人实验可以停止了。我可不想以后走到哪,随处碰见另一个‘自己’。”

于是,一个小时之后。西北基地最安全的中间地带。无人敢挑衅,‘死神’池葑的地盘,卫子铭一手建立起来的研究所。里边关押的变异兽跟变异植物突然发狂,把整个研究所毁掉了一大半。

隐身的向问天抱着祁姌,把关于复制人百年以来,所有研究的数据。心得,包括仪器。全部付之一炬!

卫子铭得到消息赶到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努力了百年之久,无数的成果,眨眼间成了泡影。

三天之后。丧尸王国中心,唯一的城堡里,正在举行盛大的婚礼。

城堡装饰的焕然一新。可是婚礼却很奇葩。

首先,丧尸王国凡是五阶以上的丧尸必须穿戴一新参加婚礼。

丧尸皇穿着新衣服。坐在高高的唯一主坐上,脚边上趴着威武的变异老虎兽。懒洋洋的一扫下头密密麻麻,一直排到城堡门外的队伍,时不时伸手抚摸一下变异老虎兽的头。

杨jun站在下边队伍的最前头。“今天是丧尸皇主子的新婚大喜,把你们准备好,最珍贵的宝贝呈上!以表达对新来主后的支持!藏着掖着拿次品充数者·····。”

丧尸皇轻轻一拍脚底下变异老虎兽的头。“吼···!”

变异老虎兽立马站起身来,抖了抖宛如小山般的壮硕身子,冲着下边密密麻麻的丧尸们一阵咆哮,顿时地动山摇,震耳欲聋!

所有的丧尸吓的面色铁青,虽然他们的脸色本来就青中带黑。

明显的威胁,下边的那些丧尸们谁看不懂?纷纷讨好的拿着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交给前边面无表情收礼物的莘岚。

莘岚每收一个礼物,脸色越发的难看一分。

为什么让她来收礼物?!又不是她结婚!心中愤恨,却面无表情的打开一份份,丧尸皇要求用礼盒装着的所谓珍贵贺礼。

大部分都是六阶以上的高阶晶核。有变异兽的,也有变异植物的。

莘岚收礼收到手软,每次瞟一眼就丢给身后的杨jun,让他放进储物袋中。

丧尸皇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一肚子的委屈。主人一回来就说三天后要举办人类的婚礼,之后再也没露面。

新郎跟新娘不露面算什么结婚典礼?!却霸道的要求,到场参加婚礼的丧尸们,各个都得穿新衣服!还得准备贺礼讨主后欢心,这个主后自然就是消失了一百多年的祁姌。

哐当一声,一个礼盒突然被莘岚瞟了一眼后随手扔在地上,里边的礼物露了出来,是一株很稀奇平常,五阶的变异花朵,颜色艳丽,正摆动着叶片挣扎。

丧尸皇厉眼一扫,送礼物的六阶丧尸吓的夺门而逃。可是它忘了,丧尸群排队都排到城堡外边去了,它根本没有后路。

丧尸皇微微一动手指,六阶丧尸不知道怎么的,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变异老虎兽猛的一下子扑了过去,啊呜一口,就把连反抗一下都没有的六阶丧尸,直接生吞了。

惊悚的咀嚼声,响彻整个城堡。吓的众丧尸肝胆俱裂,私下里偷偷摸摸的赶紧把想要蒙混过关的礼物全换了。

变异老虎兽吃完,唯有嘴角边的白色毛须沾染了几丝血迹,刺眼的一目了然。

甩了甩尾巴,懒洋洋的趴回丧尸皇的脚下,一口咬住了它的裤脚。

明明锋利的牙齿,却只敢在衣角上蹭了蹭,抱怨道;“丧尸太难吃了,不如高阶异能者美味,新人类口感也不行。”

众丧尸集体石化····。望向丧尸皇的眼神更加的敬畏。

莘岚眼神复杂,嫉妒的瞪着变异老虎兽。隐晦的目光从丧尸皇的身上一划而过。

变异兽达到八阶以上,就能口出人言。

这一百多年以来,她拼死拼活的才达到七阶,却处处被丧尸皇踩在脚底下!如今。居然连它的坐骑都比不过!

它每次只要随便讨好主人几句,抱着主人的大腿撒个娇,就能轻轻松松得到高阶晶核,轻松进阶!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莘岚才把礼物收完。

杨jun把装着礼物的储物袋,恭敬的递给了丧尸皇。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经接受自己丧尸的身份。

“王。礼物我们送完了。是不是··该吃喜酒了?”一只七阶的丧尸壮着胆子,流着哈拉着恭敬的看着丧尸皇。

丧尸皇已经高达十阶,成为名副其实的‘皇’。却依然喜欢手下称呼它‘王’。

丧尸皇装傻。“什么喜酒?还有这个?”

众丧尸;·······。

“王,您昨天不是说要给主人举办人类的婚礼吗?人类的婚礼都是收完贺礼,就喝喜酒的,听说会有一大桌的山珍海味。”贺礼可是拼了大半条命换来的。平白无故送出去,哪怕收回一点点也是好的呀!

丧尸皇迷惑的看向杨jun。转向众丧尸。“还有这回事啊?哦,我给忘了。”

众丧尸;··········。给了贺礼居然没酒席!太黑心了!太亏了!

莘岚嘴角抽搐。装什么装!丧尸皇以前也是人类,岂会不记得人类结婚重大事件的流程?哼!

“王,没喜酒喝那就算了《你想不算也不行》。可结婚典礼,主人跟主后怎么还不露面?”

丧尸皇心中咆哮;主人光说举办婚礼,让丧尸王国的所有丧尸知道有这么个主后就行。没露面它怎么知道!!!!

“王,主人不露面没关系。可是我们听说主后可是人类的异能者,她肯定是要露面的,不然哪天哪个不长眼的丧尸把她‘吃’了可怎么好?”这个‘吃’可是有两层含义,无论是哪一种,后果都不是整个丧尸王国能承担得起的。

丧尸皇果真眯起眼睛,认真思考起来。一想到主人好不容易找回了伴侣,可万一真被哪只不长眼的高阶丧尸给····,不行,看来还真的让祁姌露个面。

丧尸皇蹭的一下,从唯一的主坐上站起身来。“你们等着!”

五分钟之后,丧尸皇出现在城堡后方,最高层的其中一个房间门口,跟往常一样,直接闯了进去。“主人!”

砰!刚闯进去的丧尸皇突然倒飞,撞在身后的城堡墙上,整个人镶嵌了进去。

房间内,躲在被子里的祁姌,满脸羞涩,痛恨的掐了一把还腻在她身上的向问天。“你赶紧出去看看它为什么来找你,省的一会它又来!”《和谐的结果就是;有些敏感字都必须用拼音代替,更别提其他得了。唉~》

“等我~。”向问天压抑着yu火,嘶哑着声音,轻咬了一下祁姌的嘴唇,这才浑身外泄着杀气,直接向门外走。

“穿衣服!”祁姌突然坐起身来,抓起床头柜上的衣服,砸向赤luo着身体向外走的向问天。

向问天盯着,丢在干净的都反光地板上的衣服,嫌弃的皱了皱眉,直接从空间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穿上,走了出去。

丧尸皇毫发无损的从墙壁上一点一点的往外蹭,一下子跳到了地上。头顶上一片阴影罩下,强大的迫人威压,瞬间笼罩住它的全身。

丧尸皇面无表情的抬头,突然····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向问天的大腿。“哇喔,主人,你干嘛打我?呜呜呜呜,我好痛,主人,小的哪里惹您生气了?要不您再踢我一脚?”

向问天面无表情的一脚把它踢开。“说!”

说?“哦哦哦噢噢,您不是交代让我给你和主后举办一场人类的盛大婚礼吗?众丧尸全部都已经到了。嘻嘻嘻,主人看,这都是贺礼!”丧尸皇喜滋滋的掏出储物袋,讨好的双手奉上,满脸的谄媚。

向问天没有接,精神力微微一扫,见全是一些垃圾,储物袋也不干净,嫌弃的皱眉,冷声喝道;“拿开!”

“哦,是是是!”丧尸皇面露惊恐,心里却惊喜的赶紧全部塞进自个的怀中。

哈哈哈哈!它就知道借主人的婚礼大肆搜刮一番。那些平时不听话的高阶丧尸们不敢不从!

在它们心目中的宝贝,主人眼中不过是个垃圾。

它就知道,最后便宜的还是它,哈哈哈哈哈哈!

向问天转身就要进屋,丧尸皇这才想起正事,立马急了。“主人,主人。等一下。我还有事····,它们··它们要见主后,说··怕她一个人类的异能者以后行走在丧尸王国···。”

向问天皱眉。立刻明白了丧尸皇的意思。它早已经不是百年前什么都不懂的x。

丧尸皇见到向问天依然走进了屋内,就候在门外。

房门关上突然又打开,一件女人的外套突然罩在了丧尸皇的头上。

向问天一双红宝石般闪耀的血眸,盯着丧尸皇满脸疑惑的拿下头顶上祁姌的衣服。面无表情的命令道;“让它们记住。这件衣服上气味的主人就是它们的主后!”

砰地一声,房门再次关上。脑海中却传来向问天的命令;“一个月内不准出现在我的面前!”

房门传来祁姌好奇的疑惑声。“你拿我衣服干吗?”

“什么?闻气味?!”

丧尸皇津津有味的还想偷听。

‘滚’!脑袋里突然钻进来一丝精神力攻击,丧尸皇吓的直接从五层楼高的城堡上直接跳下。

落地没几秒钟的丧尸皇就被众丧尸包围。

丧尸皇把衣服递给了一旁的杨jun,对着众丧尸吩咐道;“主人说了,这件衣服是主后的。你们仔细闻闻,记住这个气味的主人就是你们的主后。以后谁敢不长眼的冒犯,哼哼。你们自己提前了结自己,就是你们最好的下场!”

众丧尸;·········。闻气味?把它们都当成狗了!!!!!

心中咆哮。可是一个个却老实的排队,走到杨jun双手捧着的衣服跟前,低下头仔细的闻。

不仔细能行吗?主后不露面,万一哪天不小心碰到了却不认识,嘴馋的啃一口,或者直接抢回家压上g,这一生就完蛋了!

拼了老命,肉疼不已的送了贺礼,却没有---------喜酒喝!

贺礼不满意,直接成了变异老虎兽的-----------下酒菜!

结婚现场,新郎新娘居然----------不露面!

捧着件衣服,把它们当成狗一样-----------闻味记人!

呜呜呜呜呜呜,它们还不能反抗。连表达一下不满都不行,因为····。

“你!哭丧个脸给谁看?今天可是主人的大喜之日,你居然敢表示不满?!”丧尸皇突然指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丧尸。

身影一闪,丧尸倒地身亡,脑袋上出现几个手指洞。晶核被丧尸皇当众掏出,扔在嘴巴里嚼吧嚼吧当点心吞了。

众丧尸惊悚的呼啦一下子,远离丧尸皇八丈远。战战兢兢的闻完味道,死死的记住此气味的主人,转身出了城堡,飞奔逃命。

眨眼间,人满为患的城堡顿时成了万人空巷···。

传说,一个妖媚的人类异能者,只要出现在丧尸王国的任何地方,周围除了五阶以下的不知情丧尸,所有的高阶丧尸,避之如蛇蝎。

五十年以后,西北基地传来,年仅六十岁却无法修炼,死神池葑捧在手中的小公主,寿尽而亡。

仅仅过去了一个月,死神池葑独闯丧尸王国,所到之处,敢于阻拦的高阶丧尸,全部被一团诡异的黑雾吞噬,连骨头渣也不剩下半分。

独自一人,闯入了丧尸城堡。

“向问天,还我妹妹!”砰地一声,一脚踹开了城堡的大门。

大门里边就是偌大的花园。

花园中正在采花,准备装饰屋子的美艳少女抬起头来,赫然对上池葑一双深不可测的寒眸。

“池···哥哥?”祁姌最终没有叫名字,喊了他一声哥哥。

面无表情的池葑,惊喜的注视着美艳少女,一眼认出了她。

花丛中,一道白影猛然窜上她的肩头,赫然就是消失已久的吱吱。

“祁姌?跟我回家!”池葑激动的跨前两步,却陡然停止,震惊的双眼看着刚刚弯腰采花的少女直起腰来,之前被花丛挡住的腰部露了出来,居然----挺着个大肚子!

“向问天!”

城堡内传来十阶异能者愤怒的嘶吼声,吓的同为十阶的丧尸皇,闻声而逃。

两百年之后。

丧尸皇突然让位给一个新人类少女,甘愿供她驱使,当鞍前马后的奴才。据传闻,此少女长的跟人类最高异能者,死神池葑逝去的宝贝妹妹一模一样。

还有人传闻,此少女曾经多次出现在池家大宅,却唤死神池葑舅舅!

五百年之后,此少女自称女皇,代表崛起的新人类,打败所有敢于挑衅她的异能者跟丧尸,一统天下!《全剧终。》

ps;呼,终于完结了!亲们,有缘新坑见。

《夺舍逆天之路》简介;为嘛一睁眼变成粉嫩的胖娃娃?却被关在炼丹炉内!

被人一口吞下,临死挣扎,接收的身体为何偏偏是真实的废材,无法修炼?!

为什么不像其他的穿越女主,打着废材的幌子,实则天才?!

别人修仙,她修成魔?!!!

她不靠丹药,不靠极品灵根,不靠天材地宝进阶,也不能靠修炼进阶?!

难道老天是想·····玩死她?

网址;/mmweb/1001770403.aspx(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