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搞秦芸雨全文阅读

莎莎和凤比天骄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剩下的几人只能干瞪眼。念隐实在无法,只想到下线二字,因此在队伍聊天里给众人发了个文字消息说想下线,云起蝈蝈擦着汗说:“你快点下吧,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快被挤成肉酱了!”

念隐微微汗颜,原地下了线。

众人看见被围困的美女白光一闪,没了人影,顿时骚动起来。“美女下线了啊!”有人遗憾地喊道。其他人也遗憾地长吁短叹,渐渐地,看热闹的人终于往外散了,不多久,人也便都不见了,原地只剩下了羽少和云起蝈蝈以及圣会的娃娃脸会长你看我我看你。

念隐下线时,正好是中午吃饭时间,下楼去厨房,却发现今天廖婶根本没做饭,好像并没有来暮园的样子。她换了身衣服,出去找东西吃。从小被家人宠大的念隐,根本不会做饭这个技能。

刚走出暮园,就看到路上急匆匆一群人呼啸而过。没走两步,又一群人追过去。“有个女生要跳楼,快去看看。”后面还跟着保安的车辆拉着警报,其中一个保安正在冲对讲机咆哮。“赶紧联系任少!现在只有他出面才能搞定!”

念隐还在往前走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不是这么巧吧?这个任少不会说的是她那个男朋友吧?念隐想了想,折身跟在人群后面,要去看个究竟。如果真是任匡衡的话,很有可能就是情债了。念隐下意识觉得,这个女生要跳楼,跟自己有说不清的关系。

不多久,念隐就抱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来到了q学院的外文院,四处汇拢的人群去处,是一栋名为红楼的教学楼。红楼并不是红楼梦里的红楼,而是因为这栋楼为红色外墙,是整个q学院最打眼的一栋楼。红楼还有过不少传说,传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据说至少有三个学姐曾在红楼跳楼自杀过,一人是压力太大,一人是为情,一人是被强暴后想不开。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座红楼染满了鲜血,外文院的女生都不太敢单独在红楼进出,说是里面阴森森的。

此时,很多学生已站在被拉起警戒线的线外,三三两两地对着顶楼那个影子指指点点。

“这个女生叫苏琪琪,是外文系的学姐啊。”

“听说喜欢任少很多年了,可是一直得不到回应,这次是不是绝望了?”

念隐听着众人的八卦,朝楼顶望去。苏琪琪是大三的学生,长得却不是成熟的那一种类型,偏向可爱型,看上去比大一的学生还要嫩一些。此刻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像血一样刺目,她的脸上不悲不喜,仿佛已经绝望到木然。

学校的保安和心理老师站在警戒线内,拿着大喇叭跟对方谈话,大约此时已经有人绕去红楼后面,想要将她救下来。“苏琪琪同学,任同学马上就到了,你不要做傻事,为你父母想一想……”心理老师慢慢地措辞,不敢太过刺激这个女孩子。

苏琪琪没有回应,只是呆呆地坐在顶楼的护栏上,也不知道听清楚了老师的话没有。场面很僵硬,不少学生都为她捏了一把汗。红楼虽然不高,可十层楼跳下来,想死还是很容易的。心理老师慢慢地引导,楼下也在搭建防护设备。时间一点一滴地溜走,等到汽笛声由远及近地响起,众人都朝那新来的悍马望去。

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任匡衡顾不得整理自己被风吹得散乱不已的头发,飞快地往人群中间拔腿跑来,同学们都很默契地给他让了个道。直到他撩起警戒线钻进去,从心理老师手里抢过来大喇叭,楼顶的苏琪琪仿佛突然活了一样。

“琪琪,你别干傻事,你坐着别动,我来接你。”任匡衡喘了几口大气,很冷静地对苏琪琪道。苏琪琪与他是青梅竹马,小时候家里曾戏言让两人订婚,但苏琪琪长得并不是国色天香,任匡衡野惯了,根本没把她放进心里,一直流连花丛。他虽然知道苏琪琪对他有一些意思,但没想到她的心思竟然这么深。

苏琪琪听到他说话,眼泪刷地一下就落了下来。“衡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你为什么就不能看我一眼?我不想活了,我好累……”说着,她的身子摇晃了两下,楼底所有人都提起了心。

任匡衡沉声道:“琪琪,我错了,你别生气,你别乱动,我来接你,答应我,好不好?”

念隐当然知道任匡衡并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纨绔,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孩如此低声下气。可见他的心肠其实是很好的,而且,能跟白雨泽那样的人拍档的,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想到此,念隐低头笑笑。

哪知苏琪琪却并不满意,听到任匡衡的话,反而发起火来:“我不要,我不要答应你!你这个骗子!你说过你不会喜欢上别人的!可是你现在喜欢上了那个狐狸精!我讨厌你!”苏琪琪从小就把任匡衡妻子的位置当做自己终身目标,并不在意他四处拈花惹草,因为她知道,他迟早会收心的,等他收了心,她自然就能做上任夫人。可是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喜欢上了医学院的系花。

她在网上见过别人发的照片,那个姓林的系花的确很美,但她认为,照片是可以p的,图片是可以作假的,她远远地看过真人一眼,那个狐狸精竟然那么美,美到她知道自己没有一分胜算。她的衡哥哥,最喜欢那样的美人。

她本来就有些心慌,但是她觉得,就算狐狸精很美,以她的跟衡哥哥青梅竹马的感情,是绝对不会输给那个狐狸精的。直到,她在界世界的论坛上,发现了十月十月十月隐的照片……她知道十月隐是谁,她还知道十月隐跟泽苍在游戏世界的故事。可是直到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来那都是假的,假的!十月隐竟然是衡哥哥的女朋友!无论现实和游戏,他们都认识!他们已经偷偷在一起一年多了!

衡哥哥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超过三个月,可是这个狐狸精跟他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苏琪琪知道,衡哥哥肯定是爱上那个狐狸精了,他不要她了。苏琪琪很绝望,她不知道怎么才能挽回衡哥哥的心。

“没有,琪琪,我没有喜欢上任何人,你不要激动。”任匡衡冤枉,他真没喜欢谁,就连他现在的女朋友也是打赌来的,他保证自己的心干净纯洁的一塌糊涂。

苏琪琪冷哼道:“你没有喜欢她,那你怎么不跟她分手?你肯定是骗我的!”

“马上分,马上分。你给我作证,我真的不喜欢她,我现在就跟她分手。你别生气了,我来接你,乖乖的。”任匡衡赶紧安抚道。他当然不能看着苏琪琪去死,现在底层的防护措施还没搭建完,她要是一个激动,掉下来,那可真的是要出人命的。他会被家里人骂死。再说,他良心上也过不去啊。

苏琪琪看他一点都不作伪的表情,有一点疑惑,难道他真的只是跟对方玩玩,而不是真的爱上对方了?她对任匡衡很了解,如果他真的喜欢对方,他肯定会维护对方的,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说分手的,哪怕是自己以死相逼,也不可能逼他的。除非,在他的心里,对方还没有自己重要,但自己现在只是个青梅竹马的身份,也就是说,对方连普通的朋友都够不上,更谈不上喜欢和爱了。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苏琪琪的心又活了过来。只要他不是爱上别人,她就不怕,以她对他的了解,和家人的帮忙,任太太的身份她绝对能够拿到手。苏琪琪的想法,在脑子转了一圈后,脸上的泪水却没有少。“衡哥哥,你不要骗我……”

“我不骗你,听话啊,我来接你。”

“嗯,我听衡哥哥的……”

任匡衡在得到她的承诺后,飞快地冲进红楼,不多久,众人就看到任匡衡跑到了苏琪琪身后,两人面对面地低声说了什么,然后任匡衡伸手,苏琪琪也伸手,紧接着任匡衡将她拉回了顶楼。

保安和心理老师松了一口气。学生们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仍有不少人在低声讨论着什么。“苏琪琪这招真是不错啊。”“说明任少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为什么连医学院的院花都放弃了?”“他们毕竟是青梅竹马,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啊!”

念隐站在人群中间,有一点失落的感觉。她本身并不喜欢任匡衡,但任匡衡说过,他喜欢她,所以她努力接受他,只是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而已。听到任匡衡说“我真的不喜欢她”的时候,念隐就知道,他对自己,是真的没有喜欢。

念隐还觉得有一些难受,她不懂这种难受是什么意思,大概是被人抛弃的感觉吧。等她回神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人群已经空了,她的对面,是怀抱着苏琪琪的任匡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