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征服美妇

,。

林羽沫虽然胜利了,但是由于施展寒冰万里凝杀而使得全身力量迅速消退,而倒在了台上,顿时慕青也出现在台上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林羽沫,轻轻晃动着,片刻之后林羽沫的神智开始清醒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后面还有一场的比试,而这么虚弱的自己将要面对的是莫轩,她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

“要不算了吧,反正冰焱剑对你也并无用处”慕青关心的对着眼前自己的这个徒弟说道。

但是林羽沫的眼神之中却是很是坚定:“不。”

她的语气是那么坚定,仿佛在她的心里这场比试是她等待很久的了,也好像在他心中还有一些事情是需要完成的。

慕青看着眼前的自己的这个弟子,他也是知道自己的弟子的性格,虽然平时不说什么,只知道刻苦的训练,但是还是知道她的脾气要是倔起来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她的想法。

随后莫轩走到了武台之上,看见眼前的她,在激烈的比试之后头发不在整齐而且凌乱了起来,但是她的美貌足以让这一切都看似毫不重要,虚弱的她,莫轩看的心中很是不舒服,而且因虚弱展现的柔美却让莫轩看的开心又难过。

“要不然就不要比了吧,你太虚弱了。”莫轩关心的说道。

林羽沫听到了莫轩的话先是一惊随后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你看不起我吗”

“不是,绝对没有。”

“那就让我见识见识冰羽峰少侠的实力吧。”

随着林羽沫的话刚说完,手中碧影剑蓝光闪动,随即也摆好了比试的姿势,莫轩看着眼前的她是那么执着,只好也做好了姿势。

随着陆长风开始的宣布,林羽沫首先展开了进攻,只是当下的她速度明显慢了许多,莫轩看到这样的她也只是闪躲,没有接招,也没有攻击,无论林羽沫怎么攻击,莫轩也只是抵挡着。

“为什么不拔剑,小看我是吗”林羽沫的表情之中露出了一丝生气,仿佛他认为莫轩在傲世轻物对着自己。

“只是你刚才真的太累了,这样对你不公平。”

而林羽沫听到了莫轩的话,更是招招紧逼,每一招都在逼迫着莫轩,而莫轩也只是用着剑鞘抵挡,由于林羽沫的虚弱使得现在的莫轩可以轻易的躲避和抵挡着眼前的她。

他不希望自己这样对待着林羽沫,所以现在的他却也是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怎样进攻,应不应该进攻,但是自己却又无法让给她,因为自己毕竟是代表了冰羽峰的,他不能让师傅失望,也不能对不起高林逸的退舍,所以他在其中很是为难。

而林羽沫的眼神之中有着一种生气,还有着很多种的情绪在里面,仿佛现在的林羽沫并不是为了赢当下的莫轩,就是想在某个方面出些气,即使知道现在的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也依然步步紧逼。

也许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女人可能有的时候就会为了一件事情,想找个理由,她的坚持会更加强烈,莫轩虽然心里不懂,但是他却能看出现在的林羽沫并不是为了胜利。

这种你追我躲的比试持续了很久,台下的人看到了也对台上这中决赛突然没了兴趣,可能这是大家看到过的最不激烈的决赛了,但是没有办法却也不能离场。

而武台之上的林羽沫却将莫轩逼得很紧,林羽沫的体力也渐渐的恢复,莫轩也是开始难以躲避了,在加上她手中的碧影剑,更加让莫轩没有办法在继续躲避了,只能拔出剑来,莫轩心里想着假设自己击败了林羽沫也没什么,反冠军也只是多一把冰焱剑,而林羽沫也并不需要,反而是自己只有这把铁剑,即使加上了这宝贝剑穗,却也是徒劳,不能将其发挥到极致,但是如果自己得到了冰焱剑在加上剑穗这样,自己的实力一定会大大增长,增长的越快自己心里的复仇和救回小琪就会更近一步。

无奈手中铁剑出了鞘,林羽沫看见了笑了笑说道:“莫少侠终于舍得拔剑了么。”

听见了林羽沫的话,莫轩觉得更像是讥讽,虽然剑已出鞘,但是由于林羽沫的实力恢复的很快,而且修为更是胜自己很多很多,即使这样自己也是很难取胜于他。

“林师姐那就得罪了。”

“哼哼,来吧。”

二人顿时的比试越显的激烈,仿佛真正的比试也就是在现在才开始的,二人的功力此时显得十分的相当,相互的攻击让周围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由于之前林羽沫施展的强术也让地面形成了很大的碎裂,因为这个武台也就是给新晋弟子准备的,所以正常情况根本不会对这样的武台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居然在这么多年出了一个林羽沫,居然能破坏了武台,而且还能这么快的恢复了状态与其进行激烈的比试,这也是之前所未有的。

莫轩也是越比试越佩服她,没想到经过之前那么激烈的比试,而且消耗了那么多体力还能与自己维持一个平手,可见她的实力实在是让自己汗颜啊,自己这么努力而且还有仙器伴随还与之差距如此之大,而她手中的碧影剑还是慕青后赠与她的,如果自己并没有仙器剑穗,那么现在的自己可能与她根本就是天若两别了吧。

但是这样的战势若这么持续下去,没准自己还会败掉,这样下来自己也是会更加丢师傅和冰羽峰的脸了,自己明明在开始就可以胜利的,却因为自己的妇孺想法,导致现在难以击败对手,这样下去别人一定会笑话冰羽峰的人实在是不自量力。

此时的莫轩表情开始变的严肃起来,而对面林羽沫却变得越来越轻松,正要莫轩开始进行攻势的时候突然林羽沫说道:“那个紫衣女子我看你是很喜欢啊。”

莫轩听到感觉十分的差异:“什么紫衣女子。”

“你还装作不知道吗”

莫轩被林羽沫的话弄的突然很是迷茫,顿时他想到了当时的小琪是身着了一身紫色的衣服:“你说的是五年前的那个人”

听到了莫轩的话林羽沫反而显得更加生气了,因为她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居然自己提了一句,他就能想起来,说明在他的心里却实是记得这个人,而顿时林羽沫的攻击反而显得更加的强烈。

莫轩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么问,而且问完却还这么生气。

“那个是我小时候的朋友”莫轩随口说道。

小时候的朋友,莫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为什么会随口跟林羽沫解释这些,但是既然话已经说了出去,也就没有办法了。

而林羽沫听到了莫轩的话先是一惊,却也突然脸上出现了笑容,但是林羽沫却是在故意克制这样的笑容,仿佛现在的她和上一秒是绝对不一样的。

而莫轩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也很是奇怪为什么他会,一会开心一会生气,实在是搞不懂,但是比试还是要进行的,莫轩既然无法击败林羽沫,也突然想起当时那个神秘人说的话,要把剑穗当成自己的朋友,随手莫轩抚摸了剑穗,内心之中真诚诚恳的请求着他为自己加油,而剑穗也好像能感受到莫轩的想法,顿时莫轩全身银光大起,这也是莫轩在比试之时第二次发出这样的光芒,而林羽沫却也沉寂在莫轩那句话中还未完全的的恢复强烈的意识,而莫轩的攻击却也强势袭来,现在的林羽沫还是非常的虚弱,加上莫轩的攻势极强,当林羽沫惊讶之时却无法抵挡,片刻之后林羽沫惊醒却发现自己已经出了武台之上。

而莫轩也是十分的惊讶,为什么她不用全力抵挡,而是仿佛心没在比赛之上,但是无论莫轩怎么想,自己也是却是赢了,高林逸在台下也是又惊又喜,风落尘也在嘴角漏出了一丝笑容,但是却也是很快的就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你赢了”林羽沫慢慢的站起来,微笑的说道。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