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快点

“我是没有啊,但是我

一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至少许宏昊就没有能修理神器的本事。?乐?文?小说 www.. com

男子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根本就不信:“你会有这个本事?”

“没错,但是,又修好了。”许宏昊笑眯眯的说道。

他就可以主动的来挑战许宏昊,而不是等着许宏昊自己走上偏路,他才能对许宏昊出手。

几个神器形成的力量才会有了那个屏障,如今一个神器出了问题,那个屏障就有了瑕疵。

“你以为那个所谓的屏障能彻底的挡住我吗?”男子冷笑道,“神器已经坏了。”

“哼。”男子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你我注定是只有一个人能存在!”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许宏昊无奈的轻叹一声,“其实,你说……你们不是没有选择的。”

完全就是被“杀死”了。

他脑子有毛病了,放着自己的意识不要,成为许宏昊一个附属部分?那个时候,他还是他吗?

那神情根本就是觉得许宏昊说了一个相当愚蠢的话似的。

男子讥笑一声,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让我放弃自己的意识,成为你的一部分?”

“这可不行。”许宏昊轻笑一声说道,“其实你们可以试着放下心里的恨意,也许,某一天,你可以与我合而为一呢。”

“所以,你可以去那里待着,把这里让给我了。”男子冷冰冰的声音,好像是一个一个砸下来的冰雹,恨不得将许宏昊给冻死。

“你这样恨我也没有用,又不是我想让你在那个地方出现的。”许宏昊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凡事都有阴阳两面,这个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男子转头,看向了许宏昊,眼中有着阴沉的恨意。

“没错,这里就是神界。”许宏昊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对着男子笑得气定神闲。

男子诧异的挑眉,心里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

这里……是……

并没有丝毫的黑色魔气,反倒是云雾缭绕。

嘭的一下,透明的屏障直接的爆裂,男子一脚跨过去,对面的景色陡然转变。

他们才不要生活在这样荒凉的地方,他们要享受繁华!

魔界的人眼中全都是有疯狂的炽热笑意,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里,去那边生活了!

咚的一声闷响,男子眼前出现了一个白点,随后,以此为中心,寸寸龟裂成了蛛网的形状,四散开来。

但是,今天,可阻挡不了他的脚步了。

破开这里没有问题,毕竟这么多年,那个家伙也一直在努力的维持这个屏障。

只不过,这里还不是太坚固,他还是能破开的。

好不容易,这东西出现了裂痕,如今,竟然又重新的封上了。

男子眼眸之中迸发出冰冷的杀气,就是这个东西,阻止他杀上神界去。

又是这个东西!

男子伸手,摸上了前面那一道透明的屏障,冰冷冷的触感,一直凉到了男子的心底。

这是刻入他们骨子里的敬畏,他们不敢太靠近,冒犯了男子。

那些被挡在那里的人一见到男子,赶忙的后退了好几步,本能的与男子拉开了距离。

再次出现,就是在魔界队伍的最前方。

“过不去?”男子眉头一皱,冷笑一声,身影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很快的有人快速的飞过来,直接的跪倒在他的面前:“魔主,那边过不去!”

男子的眼眸微微的眯了起来,队伍为什么停了下来?

他的霸业即将、完成……

魔界的大军往魔气大门之中进发,男子唇边的笑容越来越深,这就是他征服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看着前方那魔气浓重的地方,眼里闪过了深深的寒意,他等这一天等得时间太久了。

那里是通往外界的通道。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人群之中发起了兴奋的欢呼声,直接的往前方冲去。

“出发!”

低头,看了一眼下方黑压压的人群,他唇边的笑意愈盛。

他是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的。

他忍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趁着神器损坏,神界有漏洞的机会,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主动的进攻。

这笑容比许宏昊更加的阴森,周身的气势也更加的阴沉。

他抬头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唇边带着浓浓的冷笑。

五官……长得跟许宏昊是一模一样。

挺拔的身姿,好似一杆旗帜一般,伫立在那里。

令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偏偏那个黑衣男子站在了城墙上,周身的气势愣是将整个宫殿都给压了下去。

那样沉重的气势,让魔界的人,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心里发颤。

魔界之中一身黑衣的男子站在高高的宫殿之上,由黑色岩石建成的宫殿,透着一股浓浓的阴森死寂气息。

一个一个魔界的人全都整装待发,等着进攻。

就在许宏昊他们往这个世界来的时候,魔界那边已经准备妥当。

事情肯定是相当的复杂。

尤其是,魔界已经开始出手了,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阻止魔界的进攻呢?

华仪芯心里是相当的忐忑,总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许宏昊说的那么简单。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