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爱心欢

不要着急,这是……三个小时后可看

自上次被教导主任训了个狗血淋头后,班里学生收敛了不少。@乐@文@

尤文溪站到讲台上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虽然还是有人走神。

她将成绩单整齐地压在桌子上,冷冷扫了他们一眼,问:“还有人记得我上次留给你们的任务吗?”

没人说话。

尤文溪笑笑:“不记得啊?不记得那就……第一排第一个。”

第一排第一个是个女生,倒是乖乖坐着听课,听到尤文溪喊她,忐忑地站了起来。

尤文溪对女生态度要好很多,她笑道:“还记得我留的任务吗?”

女生点了点头。

尤文溪走下去,站到她身边:“把你抄的卷子交上来。”

女生连忙翻桌子找出来一个本子。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纷纷开始翻箱倒柜。

尤文溪随手翻了几页,问她:“一般情况下,生物体的主要能源物质、直接能源物质、储备能源物质依次是?”

女生想了一会,不确定道:“蛋白质、atp、脂肪?”

尤文溪挑了下眉:“你问我?”

女生后桌的男生趴在桌子上,两只手埋在桌下,一边肩膀一颤一颤,不知道在干什么。

女生舔了下唇,飞快扫了一眼尤文溪,改了口:“糖类,第一个是糖类。”

尤文溪点点头让她坐下,路过她后桌时却没停下脚步,直接越过他提问第三个学生。

尤文溪听到身后的男生靠了一声。

一路提问到第一列倒数第二个学生,都没有人能真正回答出她的问题,即使是像摩尔根研究基因在染色体上用了什么方法这样简单的问题都回答得磕磕绊绊。

这在尤文溪看来跟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白痴的问题,对他们来说居然像奥数题一样困难。

她最后对上井西无畏的双眼突然就来了脾气,心想,也不知道你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因为自信而无畏!她直接问了试卷最后一个大题,想着你要是回答不出来,那就全班接着抄星期天晚上的模拟卷。

她有百分百的把握井西答不出来,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井西答得十分顺利,尤文溪问他理由他也能逻辑通顺地回答出来。

教室里随着井西答题的声音而起的是一阵阵惊讶又佩服的起哄。

尤文溪:“……”

她心里更气了,合着你都知道,考试的时候故意考个一分气我?

她差点想摔手里收的本子,但生生忍住了,扭头回到讲台上。

“你们要感谢井西救了你们,我本来打算你们要是一个都答不出,那就接着抄星期天的模拟卷,但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教室里又是一阵起哄,还有人喊:“井哥威武。”

尤文溪敲敲桌子冷笑:“他威武那你们呢?我没想到你们这么自甘堕落当小弟,不好好努力小心以后抱别人大腿都要被嫌文盲。你们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班里又安静下来,尤文溪久久盯着他们,最后颇有些无力的轻叹一声,又将那份成绩单收了起来:“我不知道你们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你们心里把高考当成什么?我相信你们中很多人也想努力,却因为种种原因难以收心。你们从未直面过人生的苦难,没有经历过人与人之间差距过大带来的屈辱与压迫。有人帮你们把这些都揽在了自己身上,你们只需要做无忧无虑鲜衣怒马的少年。责任、负担、家庭,这些都遥不可及,零食、游戏、朋友,这些都唾手可得。什么能给你们带来快乐你们追求什么,却忘了这是个物质守恒的世界,你得到什么将来就要失去什么。你们今天挥霍掉的时间,在未来你们将要用别人两倍甚至更多的力气去弥补。就像跑步,一开始你就落下了,冲刺的时候别人能笑看风云,你们要挥汗如雨,还不一定能赢。毕竟,运动员的黄金年龄只有那么几年,就像学生最佳的学习时间,也只有那么一段。”说到这她顿了顿,“我今年唯一一次说教,也会是最后一次说教,离高考还有22天,你们现在的情况我是没办法祝你们凯旋了,只能祝你们好运。”

因为她之前一番折腾,底下已经没有人开小差,她这番话捧场的人还挺多,话音落地之后教室里安静了许久。有些学生低着头、捂着脸,像是在沉思。

但尤文溪知道这都是暂时的,她说的这些道理这些小孩哪个不明白,只是生活的教训还没有欺身而上,他们还没有危机感。他们能理解,但不能感同身受,所以再多的触动都只是昙花一现。

但到这份上,不管他们将来如何,她作为一个老师,一个班主任,都已经仁至义尽了。

统考试卷不会发下来,尤文溪只能凭记忆给他们大致讲了下重点,然后让他们拿出学校发的试卷开始讲题。



午饭时间,尤文溪又一次被井西拦在了回去的路上。

她好奇地抬头问他:“你到底怎么知道我住哪的?”

井西被她看得不自在,眼神躲闪了一下:“我那次考试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尤文溪意外地挑眉:“你是来跟我解释的?”

井西点点头,扭头就走。

尤文溪冷下脸:“站住。”

井西停下脚步。

尤文溪绕到他面前:“你到底怎么知道我住这的?”

井西揉了下眉心:“班里都知道你住这,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

尤文溪怀疑地看着他。

井西道:“你是觉得我跟踪你吗?我还没那么变态。”

尤文溪内心呵呵,你们这些学生我可一个都看不懂。

“行了,我会去求证的,你可以走了。”

井西绕过她离开。

尤文溪又想起一事,喊住他:“廖晴怎么样了?”

井西头也没回,只挥了挥手,拽得二五八万。

尤文溪撇撇嘴,回去了。

下午课代表来办公室搬试卷,尤文溪假装不经意问了一句:“你平时有没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如果学校里找不到老师又不好意思问其他老师,可以去我家找我,你知道老师住哪吧?”

课代表是个女生,面对尤文溪时说话总是细声细气的,闻言她只是点了点头。

尤文溪心想,难道真是全班都知道她住处,可他们怎么知道的,难道是通校的学生路过看到了说出去的?

“你知道就行,有问题放心找老师,不要怕。”

女生点了点头,又补充:“好。”

尤文溪问完便让课代表回去上课了。

抱着试卷从办公室出来,课代表一拐进教室就被人吓了一跳。

井西抱臂坐在第一排的座位上,长腿懒懒伸出去,幽幽地问她:“她问了吗?”

课代表颤颤地点点头。

井西啧了一声:“那你怎么答的?”

课代表:“我说我们都知道。”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