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大胆私阴人艺体艺术

战火云涌,硝烟弥漫,凤舞赶到滘国皇都看到的就是民不聊生的人间炼狱场景,而导致这样局面的罪魁祸首此刻正背着双手,独自立于滘国皇宫的大殿内。%%%.wenxue6.com

云岩平素喜好暗黑色的着装,不过他今日为了与凤舞一较高下,竟也选了一套雪白长衫,若不是大殿里的人都见识过他的残忍,或许还会将他视作天外高人。

平日庄严肃穆的皇宫大殿,如今却是哀嚎谩骂声不断,凰夏辛心灰意冷的看着始终心平如水的云岩,面上尽是隐忍之色。

看着凰夏辛咬牙切齿的样子,云岩呃嘴角挂起一抹邪邪的笑容:“女皇陛下,若要投降还请尽早,不然死的人或许更多哦!”

对于云岩小人得志的态度,凰夏辛恨在心里却不能用实际行动去与之对抗,毕竟在此之前她已经在儿子和臣子之间选了儿子,即便很对不起那些臣子,但她也只能继续坚持下去了,否则之前的牺牲岂不是都前功尽弃了!?

“女皇陛下,这个游戏似乎不好玩了呐,你说我现在要不要去找皇子殿下也玩一玩这个游戏?看看他会如何选择,女皇陛下觉得如何呢?”

云岩的话让凰夏辛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为了救下儿子,她已经背叛了自己的臣子,可这个人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来恐吓她?

精神一下子崩溃,凰夏辛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承受住任何打击了,如果她现在自杀,那之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也管不到了,对,自杀!

动作迅速的从袖子里拿出一早就准备好要在事后赎罪的毒/药,凰夏辛拔了瓶塞,仰头就要一饮而尽,可偏偏这时有人出手放了暗器打在她的手上。

手上一痛,自然拿不住药瓶,绝望的看着撒了一地的白色粉末,凰夏辛缓缓抬起头看向暗器飞来的方向,然后她已经晦暗的眼神瞬间被希望的火焰给再次点燃了。

只见殿门外的天空中一身形曼妙,相貌美艳,眼神冷清的白衣女子渐渐降落到殿外不远处的空地上,女子虽是浑身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令人畏惧的同时却又莫名地让人感到安心。

“没想到你竟然会选择自杀的方式来逃避这一场战役,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个这么懦弱的人呢!”

凤舞清冷毫无质问语气的话让凰夏辛感到无地自容,故而只是张了张口并未反驳一个字。

云岩看着自进入大殿起就一直在忽视他的女人,心里一阵不舒服,他的存在感难道比那个无能的女皇还低吗?不然这个女人怎么就看不到他?或者说是在故意无视他!冷笑一声,对方既然有心如此对待他,他何不先发制人?

这样想着,云岩决定先给对方一个教训,只是凤舞岂是他能小看的人物,只见她连身形都未曾动过,就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的一记攻击。

熟悉的招式让云岩脸色一沉,认真将眼前的倾世女子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后,他才掷地有声的确认道:“你就是凤舞!”

“你是云岩!”凤舞不为所动的反确认道。

云岩没有回答,只是默认般的笑了笑,然后又继续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玄清诀竟然就修练得如此高超,不过终究还是你太过年轻,即便有高超的天赋,也是修炼不到我现在这样的程度的。”

不理会对方话里含有的讥讽之意,凤舞在确定云岩的身份后,心里立马就对他产生了杀意。不过,既然云岩敢小瞧她,她就让他知道小瞧她的下场。

&&&&&

凤舞负责绞杀云岩,凤卫等人则是负责歼灭魔阴教的教众,但有云舒求情,只要魔阴教众有人愿意弃暗投明,并且发誓从此以后不再为非作歹,凤卫也是会好心放这些人一马的。不过为防有人违背誓言,凤卫给这些人每人吃了一颗西门琉秀独家秘制的蛊丸。蛊丸的作用和西部某个小部落的蛊毒很像,但蛊丸的制作方式却要比蛊毒来得简单许多,药性也没有蛊毒那么霸道。

事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档子事儿,所以西门琉秀身上所带的蛊丸并不多,但所幸信奉云岩实力的教众较多,眼下投降的人倒也没几个,不过这样的平衡很快就被皇宫里传出来的消息给打破了。

因为双方实力都太过彪悍,在经过一系列激烈的战斗后,皇宫大殿已经算是整个被废了,不过专心打斗的二人却是对此毫不关心。

云岩在又一次被凤舞的招式逼得后退后,即使他内心很不甘愿,但也不得不承认凤舞的玄清诀功力比他还要胜出一筹。

在第不知道多少个回合后,云岩首先提出了暂停打斗的行为,从刚开始他就察觉到了凤舞看她时眼神里的杀意,但因当时二人都处于战斗状态,他一直都没机会问出口凤舞为何会对他有如此强烈的杀意?

对于云岩的疑问,凤舞很好心的告诉了他真相:“第一,为了被你打伤,然后因将毕生功力传授与我而死去的青岚师傅报仇;第二,在云舒无意中透露的消息和我属下们的调查下,我已经知道了当初陷害曲家,导致曲家被全家灭门的真凶的就是你;第三,为了不让你有机会再伤害或威胁到所有的神隐族人;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当初不该动我的宝贝,因为哪怕是一丁点儿会威胁到我宝贝的存在,我都会以最果断的方式将其销毁。”

云岩听完凤舞的话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原来你有如此功力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啊,不过说到曲家,那和你有什么关系?莫非你是曲家的人?可是曲家上下应该不会有任何活口才对?”

“这已经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了。”凤舞不想再多废唇舌,要知道,刚才提到她家宝贝后,她的心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凤倾心身边了。

听懂了凤舞的言下之意,云岩眼底的疑惑瞬间消散,警惕地做了个防备的姿势,却不料凤舞仅仅只是用了一招,他就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而他至死也未明白凤舞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其实凤舞用的是最后一层的玄清诀招式,通过对方的眼睛,把对方当时看到的人事物的时间放慢了三秒钟,而只需这三秒钟的时间,她就完全有机会下手除去云岩。

随着云岩的落败,滘国史上最惊奇、最惊险的一次战争也总算是拉下了帷幕,可是在战争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所遗留下来的问题还并未得到解决。

凰夏辛之前为了一己之私已经失去了臣子们的忠心,但在凰贤智扑进她怀中,痛哭着大喊着母皇的时候,她觉得这一切还是值得的。为了弥补多年来对凰贤智的亏欠她在向凤舞表达了感谢后就带着凰贤智悄悄离开了皇宫,就此隐居于山林之中。

云舒看到了凰夏辛母子的互动后,向西门琉秀询问了云昴的去处后,便也向凤舞等人告了别,快马加鞭的赶往了目的地,他现在只一心想要跟云昴解释这些年来的误会,然后得到云昴的原谅。

&&&&&

回到悠然谷,迎接凤舞和凤倾心二人的便是火红一片,四处洋溢着喜庆之色的凤倾山庄。原来为了给凤倾心一个惊喜,凤舞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备二人的婚礼了。

成亲前一天,新人是不能见面的,不过凤舞是不会在意这些事的,但为了让凤倾心有一个完美的婚礼,凤舞还是决定忍一个晚上,让凤倾心和大家都好好休息一晚,等第二天再拜堂行礼,不过这一晚上注定会有很多人失眠,包括凤舞自己。

于是第二天凤舞一身红装横抱着同样艳丽着装的凤倾心出门后,看到的场景简直无法让她直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十个凤卫有一半的人都有很严重的黑眼圈啊?要成亲的是她和凤倾心,又不是他(她)们!!

随着一声“妻…妻…对…拜…,送…入…洞…房…”结尾,凤舞终于将日盼夜盼的亲亲爱人娶到手了。

心情激动的牵着披着盖头的凤倾心的手一步步走向她们的新房,在看到一大堆跟着要进房准备闹洞房的家伙们后,凤舞以一记微笑成功将众人拦在了门外。

想起凤舞刚才的微笑,众人皆是一身冷汗:主子的洞房不能闹啊!不然就是在玩儿命了!

坐在床沿上,凤舞竖着耳朵,在听到众人离去的脚步声后,她终于忍不住的直接伸手掀开了凤倾心的盖头。

盖头掀起的一刹那,凤舞只觉得眼前一晃,今天的凤倾心特别美,美得她连合卺酒都忘了喝,就直接将人扑倒了。

*一刻~红鸾帐下~暧昧声起~无限遐想~至于那两杯寓祝百年好合、永不离分的合卺酒,或许只有等帐下新婚的二人完全退却热情后才会发挥其作用了……

【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