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小路上崎岖不平,在马身上颠颠簸簸的,而马身上的骨头又戳着殷政的腹部,他的肚子被硌得生疼。

一路上,风景秀丽,秋天正是收获的季节,虽然路上并没有什么供食用的果实,但二弟还是下马,跑到梨树下,用衣衫包裹住,摘了一些梨子。

“昏君,给。”二弟在给众人发梨子的时候,还不忘给殷政一个梨子。

殷政手被捆起来了,嘴巴被臭布塞住了,横在马背上,不能动弹,任由那个梨子砸到头上落到地上。

二弟愤怒,把梨子放在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怒道:“好你个昏君!小爷我赏赐给你的梨子你竟然扔地上!不想活了!……呸呸呸,娘的!这梨子尽是渣子!”

殷政抬头看向二弟,他正一边骂着,一边吃着尽是渣子的梨子,吃得不亦乐乎。

梨树第一年结果,果子又生又涩,而且还全是渣子,一点也不好吃,很明显,这梨树是第一年结果,没什么经验,随便结几个梨子结着玩。

殷政暗想,要是明年他们来绑架他,这梨子就好吃了,这……这群大汉怎么不延长一年,等到明年这梨子就能吃了呀!

美景虽好,但殷政却没有闲情雅致欣赏这些美景,他一直在马背上懊恼,怎么就傻了吧唧的,翻了墙头,现在被一群魁梧大汉带在马上狂奔……

路边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带着斗笠正在放羊,一边放羊一边对着那个头上扎着两只犄角的小童招手……殷政想,古代的美景大抵如此吧。

在古代,凭借着放牛放羊放猪放狗来养活全家人的农民数不胜数,这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让无数现代人都趋之若鹜。

所以现代的很多男人们就想着哪一天要是能穿越,穿回古代当皇上,那三宫六院的妃子一定要雨露均沾,发誓要处理好政务,为老百姓谋福利,可他们却没想过,穿越回古代,万一穿越成了知道自己命运却又什么都无法操控的殷纣王……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此时的殷政就是这样想的,他真是搞不懂,古往今来,上下五千年以来,怎么会有那么多英雄豪杰造反抢夺王位,难道只是为了批改奏章?还是为了接受天下人的朝拜?为了拥有三宫六院的美人妃子?

皇帝不好当啊,不仅每天都要担心怀疑谁会造反,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别人给他戴绿帽……这样的日子,想想就心累。

殷政温顺地趴在马背上,耷拉着脑袋,暗自咒骂这该死的老天爷怎么不打雷下雨。

绑架他的二弟手里拽着缰绳,一边驱赶着马儿快点跑,一边时不时地瞟一眼趴在马背上的殷政。

“啪”的一声,殷政的屁股被结结实实挨了一掌,然后头顶就响起了一道洪亮的声音,“昏君,在想什么龌龊的事?警告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心思!”

殷政被二弟这一掌给打懵了,他安安静静呆在马背上,又犯什么错了?他一个男人,堂堂一介君王,能有什么歪心思?还龌龊的事?天杀的,他能对一个有着大块胸肌大块腹肌的猛男有什么想法?

“二弟!休要无礼!你怎可对朝歌的大王如此随意!”坐在另一匹马上的大哥皱着眉斥责他二弟的不懂事。

“嘿嘿,大哥,你还真当这昏君是大王?”二弟哈哈大笑起来,“大哥,父亲说只要把这昏君带到我们自己的地盘,就可以随意宰杀他。”

宰杀!

殷政的脑子里瞬间五雷轰顶,狂轰滥炸,噼里啪啦的冒出一大堆骂人的话,这个王八犊子!什么叫宰杀?当他殷政是猪吗?还是牛?一个人,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以随意践踏,想宰就宰,想杀就杀。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王法了吗?把人命视如草芥,反正是与自己不相干的人,杀就杀了……

商朝的法律有杀人偿命这一项吗?殷政懊恼地直摇头,在心里默默背起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大哥,前面就是驿站了,咱们下马喝杯酒水,歇歇脚。”二弟的话中有着讨好的意味。

看样子这个面色冷峻的大哥是整个队伍的领头人,而这个二弟……啧啧啧,哼!禽兽!

殷政细细打量起大哥来,皮肤黝黑,身体健硕,两根横亘在眼睛之上的眉毛像是毛笔画上去的,粗粗的,黑黑的,颇有大将之风。

殷政不经意间又瞥了一眼二弟,皮肤也是黝黑,但比起他大哥来,稍微白了那么一丢丢。兄弟两个长得倒是挺像的,就是二弟这一对飞来飞去的桃花眼,让殷政有一种想要戳瞎他的欲望。

后面的一群大汉也是,长得都差不多。好在殷政脸盲症不太严重,不像他的师父圆临,在圆临眼里,除了殷政泼猴样,其他每个人长得都一样。

所以每天晚上在寺庙里看新闻联播时,圆临都会指着新闻联播主持人说,咦,今天这个主持人的名字和昨天那个主持人的名字不一样,是他改名字了?啧啧啧,这乱改名字可不是个好现象。

殷政就会在一旁鄙视他,师父,您认错了,昨天的主持人和今天的主持人压根不是一个人好吗?您老人家的脸盲症已经是晚期了。

圆临愤怒,滚滚滚,死小子,今天来添香油的两位女施主,我不是看出她们两个的不同之处了嘛!

殷政撇嘴,不屑道:“师父,您还好意思说,今天的两位女施主是因为衣服颜色不同,您才没认错的,就算是这样,您不是也在私下里跟我嘀咕,来寺庙的双胞胎越来越多了嘛?况且……那两位女施主哪里像了,一个脸大一个脸小,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一个脸上长麻子一个脸上全是逗逗……”

圆临辩解,“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为师这是视万物平等,在佛祖面前每个人都一样,为师已经学到了佛祖看人的精髓了,你这小子还敢笑话为师?……嘶,不对,那两位女施主的容貌你怎么记得如此清楚,臭小子!又偷看女施主!找打!”

想起那些被师父打的日常,殷政就暗自发笑,每次师父扬言大嚷着要揍他的时候,就会拿着个大扫把,跟在他后面,满寺院狂追,然后众师兄弟们就会过来拉住师父……(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