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美女被触手

秋月与冷冰峰这样相处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因此,白花君与冷冰峰也有好几天没能好好说话了。

就在秋月和冷冰峰培养感情的时候,白花君、伊伊还有虞枫正在秘密商讨着他们所认为的神秘事件。

这天是周日,白花君、伊伊和虞枫约好一起到“完美巧克力帕菲”店去,讨论着该如何破解那一大谜团

。起初,见白花君出门,冷冰峰也想跟着去的,但是由于白花君的百般掩饰和秋月的数次阻挠,他也只

好和秋月一起在家中,看着无聊的爱情电影。

三人在店里各自点了一份超大份的完美巧克力帕菲,看来,他们是要在这个店里停留一整天。他们随便

聊了一些事情,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都安全的时候,伊伊首先说道:“那么,言归正传,就让我们把这几

天里各自搜查到的东西交代一下吧。”

白花君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正色道:“好,经过调查,我发现S集团和M集团不仅闻名于本国,而且

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其足迹。”

伊伊严肃地点点头:“嗯.这足以证明了事情的蹊跷。”接着,伊伊转头对虞枫说:“那么,你有什么

发现?”

在一旁看着的虞枫正看得入戏,被叫到的时候惊了一下:“啊?到我了?.咳咳,根据我的观察,我认

为这一切的事情都和白花君有关联。”

白花君认真地看着虞枫,拿着勺子对着虞枫,问:“请问,为何这么认为?”

虞枫解释道:“因为,那个大S集团的接班人,在这个小城镇中,一开始就主动接近你,并且,与你的关

系最为亲密。”

白花君和伊伊同时点头:“原来如此。”

具有献身精神的白花君正坐着:“既然如此,那么就应该从我的身上着手调查了,请吧。”

“好,”伊伊表扬着,“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君君你,咳.白花君你应该是一个人住的吧,请问你的

家人在哪里做什么呢?”

白花君平静地回答着:“我的妈妈似乎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的爸爸现在也不知道游荡到什么地

方去了,这么多年了,我对他的相貌和性格也不是很了解了。不过,每个月爸爸都会给我寄来一笔生活

费,虽然这笔钱不多,但也足够我一个人生活了。”白花君说得很平淡,似乎是在讲诉他人的故事,与

自己毫无关系。

“君君.”伊伊激发了怜悯之心,虞枫在一旁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当事人还是一味地平静:“照这样说来,我的身世在这个温馨和谐的小镇中确实是有些不平常,我

觉得有必要从我的家庭下手。”

伊伊的眼睛有些湿润,语调也极不平静:“可是.唔.”

白花君面无表情地说着:“队长,我认为这些不必要的私情会影响到案件的调查,请回归正题。”

“.好。”伊伊强忍着泪水,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声调,“那么.请问你与你的父亲是否还有什么联

系?”

白花君:“是的,除了生活费之外,我的父亲每个月来还会给我寄来一些信件,其内容每次都不尽相同

,介绍起来,都是关于爸爸的生活游记,但是信的结尾几乎都是‘爸爸不在你的身边真是对不起,但是

爸爸是真的爱你’,这样的话语虽然显而易见,但我也偶尔会抱有一些疑问,为什么要一直重复着这样

的话呢?”

“这.这是因为帕帕大人真的很爱你啊!”伊伊已经忍不住了,泪水从眼眶中流奔而出。虞枫也在一旁

抽泣着。

白花君实在是习惯不过来这样的场面,她一改以前的面瘫形象,强挤出笑容,说:“好啦,好啦。先不

聊那个了,我们一起吃完美巧克力帕菲,好吗?”

伊伊和虞枫流着泪水拼命地点着头,“.好.咸!”他们两人同时说着。

之后,他们三人闲聊了一阵就各自回家了。

另一方面,正在家中看着电影的冷冰峰和秋月两人,秋月圈住冷冰峰的一只胳膊,看着电影中的感人场

面,眼泪簌簌流下。冷冰峰的一只手被束住了无法动弹,他只好用另一只手翻阅着桌上的书籍,老实说

,他对爱情片一丁点兴趣也没有,但是由于白花君不肯让他跟去,他只好窝在家中,无所事事。没有白

花君在的时间里,不管是电影还是书籍,都是那么的无聊。

“我说,为什么要来我家看电影呢,这种类型的片子,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也能看的吧。”冷冰峰实在是

看不下去了。

“哎哟,”秋月干脆把自己的脑袋枕在冷冰峰的手臂上,“看爱情片培养感情嘛,浓情蜜蜜的片子,不

是更能减少我们之间的距离吗?”

冷冰峰把秋月的头推开:“要培养感情的话,恐怖片不是更好吗?炎炎夏日还能纳凉。”

秋月沉默了一下,说:“恐怖片实在是不适合正处于青春年华的我们。”

冷冰峰用手撑着脑袋,看着秋月,说:“说实话,你是在害怕吧。”

秋月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面无表情地说:“没有。”

冷冰峰笑了笑,又说:“别逞强了。”

秋月镇定而平淡地说:“没有。”

“这才是真的你。”冷冰峰说着。

片刻沉默,秋月起身,背对着冷冰峰说:“哈.真无聊,我要回家去了。”说完她就离开了冷冰峰的家

中。

等秋月走了一会后,冷冰峰才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舒了一口气:“好了,这下就能去找白花君了

。”

话说回来,等到白花君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分。白花君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门站着一个

陌生的男子,高挑的男子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也穿着一整套的西服。见到白花君回到家来,他有礼貌的鞠

了一躬,礼貌性地微笑一下:“这位小姐,能否借一步谈话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