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我冲进厨房,第一时间朝油锅里寻找,因为我知道绰号为“大头儿子”同学的画像死法是被人油炸而死!

果然不出所料,炒锅里是满满的一锅油,还冒着热气,而大头儿子的头,就漂在里面,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倒在地上,成了无头尸,只是少了手指和脚趾。

我突然想起大个儿炸的薯条,怪不得那些薯条粗大且带着一股肉香,敢情刚才吃的是....是大头儿子的手指头!

想到这里,我胃里如翻江倒海,一股股恶心往喉间涌去,差点呕吐,干呕不止!

“啊----!他真的死了!”李飞跑进来看到这一幕,不禁失声大叫,眼中全是惊恐之色,“死法和他画像里的一模一样,我们...我们一个都逃不掉的!”

当务之急就是远离大个儿,我现在敢肯定,大个儿绝对已经死了,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他的灵魂被邪灵控制,成了傀儡,他随时都会杀死我们!

“不好,林惠惠和白朵朵有危险!”想到这里,我冲进“夫人房”,看到那两个女生安静地熟睡着,大个儿则在一旁吃菜喝酒。

大个儿看到我进来,问道,“怎么样?大头儿子找到了么?”

我想,或许大个儿做了什么事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于是,我想试探他一下,坐下来,说道,“找到了!”

我之所不害怕大个儿,是因为我现在还不会死,因为我第一没有删除诅咒短信,第二我的任务期限还没到,没道理死!

何况,在宴会厅的屏幕里,我也没有看到我的画像。

大个儿眼睛一亮,问道,“他没事吧?”

我答非所问,盯着大个儿的眼睛,说道,“他死了,被油炸而死!”

大个儿愣住了,问道,“不...不会的,怎么会这样呢,那我们当中到底谁是那个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

我看着大儿,说道,“是你!”

大个儿腾地一下可站了起来,脸都白了,叫道,“你说什么,是我?”他愣了好久,不想信地说,“不可能,我...我没有,我绝对没死!”

“可是你刚才明明油炸了大头儿子!你看看我们刚才吃的薯条,就是他的手指头和脚趾头!”

大个儿眼圈红了,痛苦地说,“不,不,我不相信我已经死了!”他捏着一根薯条,填到嘴里,仔细咀嚼。

吃着吃着,他一下可吐出来,和我刚才的反应一样,干呕不止。

大个儿摇摇头,步步退后,始终不相信,说道,“我刚才明明炸的是薯条,怎么可能是手指头和脚趾头?不,我没有死,我没有死,我也不想死!”

“你的灵魂已经被怨气很重的邪灵操控了,你杀人的时候,根本是身不由己,自己没有意识和思想的!”我解释道。

大个儿崩溃了,冲我嘶吼起来,“不----!我不相信,我没有死,我没有死!”

说着,大个儿转身冲出夫人房。

我没有跟过去,大个儿也算是我的好朋友了,得知他已经死了,我非常难过。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却让我觉得个更加残忍!

一个连自己已经死了都不知道的鬼,灵魂还成了邪灵的傀儡,的确很残忍!

大个儿刚才的嘶吼,吵醒了林惠惠和白朵朵,她俩从梦中惊醒,蜷缩成一团。

我神色凝重地对她们说,“大个儿就是那个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你们小心了!”

两个女生听后表示不可思议,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必须面对现实!

说话间,会客厅里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吼叫,什么情况?我和两个女生面面相觑,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在李飞的带领下,一群群无头尸体,手拿刀叉,朝夫人房蜂拥而来!

李飞手中,还捧着一款白色婚纱!

白朵朵惊声尖叫起来!

因为我知道,白朵朵画像里的死法就是穿着白色婚纱,躺在长方形桌子上,被一群无头尸体拿着刀叉“生吃”

此刻,李飞双眼放射红光,杀气凛然!

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大个儿没有死,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是李飞!

我刚才冤枉大个儿了,他并没有杀大头儿子,真正的凶手是李飞,因为武灵霜说过,我们当中只有一个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成了邪灵的傀儡,他要杀光我们所有人。

而现在的情景就是,李飞和那些无头鬼尸,正在按照画像里的死法来索取白朵朵的性命!

所以,李飞,才是那个被邪灵控制的傀儡!

“吼....吼...”李飞带着这些无头鬼尸已经全部涌进总统套房的偏房“夫人房”。

“走开,走开!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我心中默念千遍万别,李飞和那些无头尸体丝毫不敢靠近,最后只得全部退出房间!

我们现在暂时安全了,但我一心系挂着大个,很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告诉林惠惠和白朵朵说,如果遇到鬼,就像我一样,默念般若波罗蜜,就会安全。交代了几句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夫人房”

会客厅里很安静,李飞和那些无头尸体全被“般若比波罗蜜”吓跑。

我在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寻找大个儿的影子,最后在厨房里找到了他,应该说是找到了他的尸体!

他死了,死法和画像里一模一样:左胳膊放到的案板上,右手拿菜刀,手起刀落,把自己的左胳膊当成黄瓜切了!案板上还放着葱姜蒜等调料,

一时间我内疚万分,悲痛欲绝,说到底还是我害了大个儿,如果不是我瞎乱猜测,大个儿就不会离开夫人房从而导致悲剧发生,他一定是被李飞害死的!

我想,既然李飞是那个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并且灵魂被操控了,那么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个男生肯定也遭遇不测了吧?

我猜对了,因为我在李飞他们住的总统房里,发现了那个男生的尸体,他的死法和他画像里的死法一模一样。

转眼间,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同学,只剩下了我和两个女生,我心里内疚万分,如果他们不是被我要挟,才来到这里破解什么坑爹的诅咒短信,他们也不至于死于非命!

原本我以为武灵霜是捉鬼师,她完全有实力,可谁知道,她居然连我们当中谁是那只“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都分辨不出来。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武灵霜出去至今未归,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遭遇到了什么不测。

我和林惠惠、白朵朵躲在总统套房的“夫人房”里为她祈祷,希望她平安归来。

期间,李飞又带着一群没有头的鬼尸前来索取白朵朵的命,我们三人同时嘴里念念有词:般若波罗蜜!

他们不敢靠近我们,再次被我们被逼退!

到了凌晨三点半左右,我们听到从会客厅里传来脚步声,接着,一个女人走进夫人房!

我顿时大惊,这个女人居然是那天晚上招待所的老板娘,她穿着红色雕花旗袍,踩着高跟鞋,站在门口望着我,露出诡异的笑!

我知道她是鬼,便暗中让身边的两个女生加以提放。

“怎么,还在等你们的武姐姐么?”老板娘幽幽地笑了。

我似乎预感到某种不祥,莫非武灵霜出事了?

“大...大姐,我...我们都是普通的学生,和您无冤无仇,你...你就放过我们吧!”我颤巍巍地哀求着。

林惠惠和白朵朵相视一眼,也异口同声地哀求道,“姐姐...求放过....”

老板娘静静地看着我们卑微的哀求,忽然指着我说道,“你留下,她俩可以走了!”

话音一落,林惠惠立刻拉着白朵朵的手离开了我,妈蛋了,说好的一起面对呢,说好的不离不弃呢?到可关键时刻,她们居然----

林惠惠和白朵朵逃出来以后,老板娘又指着我幽幽地道,“你跟我来!”

我跟她走出总统套房时,看到外面的走廊里依旧伸出无数只鬼手,指甲猩红,着实可怖。

老板娘张口低沉地“吼”了一声,这些如蛇一般的鬼手立刻缩了回去。

我战战兢兢地跟着她慢慢步行在走廊里,心中忐忑万分,她让我留下,到底想干什么?不会还是让我整理画稿那么简单吧?

要知道,这次我可是邀请了捉鬼师来捉她们的啊,遗憾的是,我们不但没有成功,还差点全军覆没!

捉鬼师武灵霜下落不明,只有林惠惠和白朵朵被放过,成功地逃了出来!

诡异的美艳老板娘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房间里果然是画室,地面上一片狼藉,全是画稿。

而墙壁上忽然又多了几个死者的死法画像:成为皮囊的冬瓜,被油炸的大头儿子,拿刀把左手剁掉成几段的大个儿,等等。

他们的表情栩栩如生,好像正痛苦的挣扎,而且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他们的不堪折磨的哀嚎。

我忽然觉得,他们的画像充满了灵性,或许,他们此刻的灵魂就在画像里,无时无刻不承受着永远无法停止的折磨。

这是一种定格的痛,痛彻心扉,惨无人道。

正当我为自己的生死心惊肉跳时,老板娘居然当着我面解开了她旗袍的第一个扣子,露出了白皙的颀长玉颈。

我呆住了,什么情况?

难道她要和我啪啪啪?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