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见面礼?”他与乞丐王素未谋面,这算哪门子的见面礼吗?月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m..com 乐文移动网

“什么意思?”月阳看着手里的小瓷瓶,不知道如何是好,所谓无功不受禄,他搞不清楚对方的意图。

陈天宇摇摇头,他也不明白乞丐王的用意,当初乞丐王暗中将瓷瓶交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让他也十分诧异。

月阳好奇地看着手里的瓷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玩意儿,以对方的境界,拿出来的物品应该绝非凡品。

几人陆续回房,月阳始终想不明白对方的用意,便收起瓷瓶向自己的院子走去,或许是对方的徒弟打伤自己的一点补偿吧。

夜静谧,树阴婆娑,凉风徐徐,透露着一丝丝寒意。

“怵!”一道剑气划破空气,无声无息地向月阳喉咙刺去。

“谁?”月阳猛然一惊,身影暴退,险之又险地避开那道剑气,差点便身首异处。

“是你!”月阳冷眼看着来人,在陈府他从未放松过警惕,他在这里比外面更危险,因为少主的身份,陈府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置他于死地。

因为他突然恢复神智,原本就内部不和的陈家更是因此分成两个派系,争斗不断。

月阳对于自己的处境很清楚,虽然他无心家主之位,可他的存在却牵扯着两派的利益,让他难以置身事外。

今天月阳表现的实力与天赋,令另一派的人感到了威胁,今天月阳身受重伤,今晚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月阳早就猜测到今晚必定不寻常,一直暗中警惕,令他惊异的是来者不是别人,而是家主候选人陈火烽。

“果然!你还有所隐藏!”黑暗中渐渐走出一道身影,两眼有些惊讶地看着月阳,对方重伤之身竟能轻易躲开他的突袭,不过他并没有再动手。

今日之战,月阳的表现震惊了所有人,可是有一些眼力卓绝的人猜测月阳的实力应该不仅仅如此,认为他还有所隐藏。

“你究竟想怎么样?”月阳冷声喝道,方才可谓是惊险万分,若是他躲闪不及,后果将不堪设想。

的确,他确实还有所隐藏,他不过是一名刚刚出道的菜鸟,隐藏的不够好,自然瞒不过那些修为高深的老家伙,这也是经验不足的原因。

“陈家的底蕴并不比城主府差,如今形势严峻,希望你能早日结束内乱,统一陈府。”陈火烽没有理会月阳那冰冷的眼神,反而说出一句让月阳诧异的话。

月阳惊讶看着陈火烽,心中却在揣摩这句话里的含义,结束内乱,统一陈府,难道对方要放弃家主之位?

“为什么呢?”月阳心里百思不得其解,陈火烽乃是五长老之子,五长老势力之大仅次于家主,若不是月阳恢复神智,下一任家主绝对是陈火烽,即使是现在, 他若要争家主之位也有很大的希望,没想到对方却决然的放弃了。

陈火烽深深地看了一眼月阳,眼神复杂无比,若非此人的出现,他顺理成章的便可登上家主之位,没有任何阻挠,现在一切都化为泡影。不是他不想争夺家主,从他七岁开始便当成下一任家主培养,他为此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他曾想过结束内乱一统陈家,这也是他的心愿,若无原因他怎会甘心放弃?

如今杜胡两家联手,对陈家可谓是虎视眈眈,眼看着陈家就要陷入险境,此时他若是继续争夺家主之位,两派之争,搞不好陈家会因此而分裂,到时面对杜胡两家的联手打压,陈家可能会走向覆灭,他不得不顾忌陈家的存亡。

月阳乃是家主之子,天赋卓越,继承家主之位名正言顺,而他只是长老之子,争夺家主之位必然会引起众人的非议,逼不得已,他只能放弃。

“喂?你什么意思吗?”月阳疑惑不解地追问道,他还以为对方是来刺杀他的呢?他若一死,家主之位绝无第二人选,非他莫属。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好自为之!”陈火烽的语气颇为无奈,说完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若非形势严峻,他怎会轻易放弃?

“喂?什么情况吗?”月阳看着陈火烽的远去的背影喊道,心里有些郁闷,这想当家主的放弃了,不想当却逃不掉。

“唉!莫名其妙!”月阳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回到房间,这一天也够辛苦的。

次日,天微亮,城主府的演武场上却已是人山人海,抬头望去黑黑压压的一片,今日是十强的排名赛,许多人纷纷前来观看,场面嘈杂无比。

“呵呵,激动啊!终于等到前十强的排名赛,那场面一定很激烈,不知道最后谁能夺冠?”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南宫鸣,新阳城第一人的称号可不是别给的,传闻他早在一年前就突破武灵期,云霄剑诀更是修炼到第五重,冠军之位非他莫属。”

“那可未必,胡家鬼影脚,杜家的撼山拳,陈家的枯寂剑诀,那可都是地阶功法,威力并不弱于云霄剑诀,孰强孰弱还真不好说。”

“也对,新阳四杰今天终于要分出一个胜负啊!不过,听说陈家的枯寂剑诀好像已经失传了,至今五百年不曾有人领悟其真意,陈家也因此渐渐开始衰败。”

“咦?奇怪!怎么回事?杜家与胡家怎么还未到场吗?比武时辰快到了,错过时辰就等于主动弃权啊!新阳城族比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按说两家不应该迟到才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难道两家打算不战而退吗?”

“喂?昨天杜胡两家联手针对陈家,今天两家却突然弃权,这事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该不会是两家有什么动作吧!难道准备对陈家动手吗?”

“咦,这么说还真有可能,听说昨日比武之后,胡家家主前往杜家,不知所谓何事,随后两家外出的高手都陆续回归,想来应该是有所行动。”

“唉!山雨欲来风满楼,杜胡两家联手,平静数百年的新阳城又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啊!”

比武还未开始,比武场上却一片嘈杂,人们对于冠军之位议论纷纷,争论不休,对于杜胡两家的缺席更是窃窃私语,猜测不断,看似平静的新阳城却已是暗流涌动,一场暴风雨即将来袭。

(每个人心中都有难以放下的人,不管他是否喜欢你,是否伤害过你,却让你难以割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