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往里塞了好涨

碧玉破碎,里面皆是玉叶金章,宝光隐隐,也不知什么质地,比一般的纸都薄。

首先三页,是这书的主人合沙道长推算的一些后事机宜。

合沙道长虽然也在旁门之列,但功行身后,用千余年时间,连转三劫,内外并重,以非常的毅力和悟性,勇攀仙道,最终肉身成圣,证得金仙位业,飞升仙去。

在旁门之中,能够证得天仙位业的极少,基本上都不能飞升,在下界做个逍遥地仙,永恒长寿,修个所谓的不死之身,每隔一千三百年面对一次大天劫,已是极为难得。

绝大多数的旁门中人,最后都成就一介散仙,五百年一次的四九重劫就过不去,都要在天劫来临之前,转劫避祸,如此反复,永不能解脱,跟凡人百十年轮回一次相比,不过寿命长些。

因此像合沙道长这般,能够以旁门道统证得金仙位业的,实在是千年难出一个。

合沙道长飞升之前,算到师弟铁鼓吏周萌未来难以成道,还要兵解转劫,他们这一门有个奇怪的规矩,必须要借本门中人之手尸解才行。

周萌有三个弟子,合称终南三煞,分别是朱缺、商祝、魏稽,朱缺和商祝犯错,被周萌施法禁在山下,让魏稽看守,朱缺先杀了魏稽,又去弑师,周萌借他之手兵解。

现在朱缺和商祝都还被禁在山谷之中,唯有合沙奇书可解,合沙道长交代的就是这段后事。

合沙道长还推算出,此书将来会落到青城派的小辈手中,可惜十三“天魔”降世,之前的种种推算都不作数了,现在这书落在了朱孔阳的手里。

除了这三页之外,还有七页符箓,上面皆是威力极大的灵符,旁有古篆注解。

峨眉派的许多古书都是篆文编写,朱孔阳在山上时专研药经时候,早已经将此种古文烂熟于心,上面的文字全都认得,日后可以慢慢参详。

最后是二十五页功法,讲述如何搜集凝练五行真气,此是合沙道长一门最为厉害的法术,可跟紫青宝箓上卷记载的太清玄门有无形剑气并称,当年峨眉三老要对付轩辕法王的师父,就在东海钓鳌矶布下埋伏,请去周萌和他们大师兄,以五行真气和无形剑气围杀轩辕法王师徒,差点成功。

当然,这门法术再厉害,也只是法术,并非修身了性,直攀仙道的功法。

合沙奇书,之所以叫合沙奇书,而不叫合沙仙经,合沙道书之类的,就是因为它本来就不是一部详备修行功法的秘籍。

朱孔阳给高玉成简单介绍一番:“我打算请阿冬也来一起参详。”

高玉成没有丝毫不满:“我觉得他还是很可交的,咱们有九天玄经,其他的东西,都是道外之物,可舍可得,一切师父说怎样就怎样。”

朱孔阳记着长眉真人留给他的提示,要引导十三“天魔”归正,数月相处下来,卫肃冬人很不错,像高玉成说的,是个很可交的,他犹豫了几秒钟,就把卫肃冬喊进来说明自己的意思。

卫肃冬吓了一跳:“你你……朱道友,你真的愿意把合沙奇书与我分享?”

朱孔阳看着他:“你还叫我朱道友,我都喊你阿冬了。”他掂量着手里的道书,“其实也没什么,并不是合沙道长的修炼功法,只是七页符箓,还有五行真气的凝练方法。”

“那也了不得啊!”卫肃冬还是不敢相信,“天下道门之中,修炼神光剑气的也有好几家,但以五行真气和贵派的有无形剑气是为其中翘楚!道友……阿阳,你真的愿意跟我分享吗?”

他连问了好几遍,朱孔阳笑着点头,他感动不已,在心里默默地把朱孔阳和高玉成划到了兄弟之列,合沙奇书有多么珍贵自不必说,只要被人知道,肯定要来疯抢。

首先邪道魔道的人会首先找上门来巧取豪夺,因为前面那七页符箓,是合沙道长毕生降魔辟邪的心得,从筑基到飞升,修道途中所遇到的种种邪魔干扰,什么天魔阴魔,秘魔银魔,任何一种上面皆有对治方法。

其次,数以万计的旁门散仙也会来要,合沙道长是以旁门道法金仙飞升的,说是千年来旁门第一人也不为过,他留下来的东西,即便没有修炼功法,但也是极了不得的,万一能够从中参悟出一些对修行有益的法门,或许也能金仙有望。

朱孔阳能把这样珍贵的道书跟他分享,怎么能令卫肃冬不感动呢。

接下来的日子里,三人在山中共同参悟合沙奇书,朱孔阳还把这些年搜集来的五行精气分出一部分跟卫肃冬,共同糅合自身真元,练就能够随心应用的五行真气。

匆匆又是数年时间过去,三人终于把五行真气炼成,前面那七页灵符也都了然于胸。

这日,卫肃冬最先提出要走:“我离家已经有五年时间了,父母年岁已高,得回去看望,还得去师父那里报个平安。”他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本线装书,“我知道蜀山中的一处藏宝,在书中描写比较隐秘,不像三阳一气剑,广成子天书那么明显,剑术练成之后就去取了。是汉时绿毛真人刘根所遗,有一部《内景元宗》,还有一枚玉简,一柄宝钩,一柄飞剑,我知道这是刘真人留给他当年守洞的灵猿的,关系到猿精未来成道,就没有把书拿走,而是附录了一份。”

“内景元宗?我有点印象。”朱孔阳看了看高玉成。

高玉成摇头:“我经历过十月胎狱的折磨,好些东西都忘记了。”

卫肃冬笑道:“我也经历过胎狱,也忘了不少东西,不过这绿毛真人是我当初很感兴趣的,特地去查了下,印象比较深。这内景元宗不是给人类修道用的,而是讲异类如何采纳天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将来如何化形用的。其实我本是奔着那飞剑和宝钩去的,到底没忍心全拿了,就只拿了一柄八堡如意紫金钩,这书也是抄录了一份,原件还留在里面。二位兄弟救我性命,这几年承蒙照顾,我本来就想将这书送给你们,聊表寸心,其实挺拿不出手的,毕竟是给异类修行的,不过小弟太穷,也拿不出更好的,你们可以训练阿狸和阿火,将来给他们成道用。”

“谁说不好的,这书对于别人没用,对于我可是大用,谢谢兄弟啦!”朱孔阳拿着书眉飞色舞地说,“我家里有个儿子,我跟你说提过吧?我忘记了,就是九华山那个芝仙,草木精华,修成人形已属不易,再要通灵成道就是更难,我原来算计他还得再过一千年,才能将元神凝炼,魂魄坚实,到时候再让他去转投人胎,入到修行,只是那时候恐怕我都已经飞升了,陪不了他了,现在有了你这书,他就可以立刻开始修行,以植物之身,直接位证仙业!好兄弟,你这回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说话之间,阿火觉得好奇,过来用爪子扒拉书页,被阿狸一爪子拍开。

卫肃冬要回川东老家看望父母,朱孔阳给他准备了整整两大盒灵药,人参灵芝还阳草等自不必说,还有他自己练的一些延年益寿,青春驻颜,祛病疗伤的丹药:“这些给叔叔婶婶,就说侄儿现在急着回山,等过些时间抽出空来,必定登门去拜访二位长辈。我只担心,你父母不愿意让你入山修道,久不归家,不能承欢膝下,要是我上门去,肯定把我当做你的‘狐朋狗友’一类,到时候会不会拿着扫把把我打出门去?”

卫肃冬大笑:“我爹娘才不会呢,他们特别疼我,从我出生到五岁大,脚丫子都没沾过地,后来有一次生病,郎中说我太过娇惯,不沾地气,骨头长不起来,他们才允我下地。听我哥和我侄儿他们说,我不在家时,我爹和我娘总骂我不孝顺,说以后不认我这个儿子了,可是当我回家之后,全家从上到下,连我大哥的孙子都算上,谁也比不上我,立刻就享受皇帝般的待遇,你是我的兄弟,我爹娘肯定拿你当亲儿子看待,只要你这剑仙不嫌弃他们是凡间的愚夫愚妇就好。”

双方约定,以后卫肃冬去峨眉山找朱孔阳玩,朱孔阳也会去川东卫家串门。

卫肃冬御剑先走,带着那个从林渊手里救下来的孩子,卫肃冬看他可怜,又不知林渊是从哪里捉来的,便把他收养下来。

能被林渊挑中炼剑的,自然也不是普通孩童,这小孩根骨极好,真元厚实,魂魄凝练,上辈子肯定也是一位修行中人,卫肃冬要收他做徒弟,朱孔阳凑趣要做孩子的干爹,卫肃冬便让他给起名字,朱孔阳想了想,说:“我收了陆敏做记名弟子,并不许他到莽苍山玄霜洞去修行,这其中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想必石生是不会出生的,不如这孩子就叫石生吧。”

卫肃冬笑道:“你把石生给整没了,这里又要弄一个假石生,有什么意思呢?”

朱孔阳不服气:“你那点微末道行,哪里知道本真人的厉害?我老人家言出法随,天人所感,石生上辈子也是一位散仙转世而来,这孩子也是,你怎么知道这孩子就不能是那个石生呢?”

卫肃冬震惊了:“你你你……你不会一言成谶吧?”

朱孔阳摊了摊手:“谁知道呢!等将来咱们道术有成,能够算知过去未来,再算算这孩子上辈子到底是谁,是不是有个看洞的小猴叫韦蛟。”

卫肃冬走后,朱孔阳和高玉成又把当初做过记号,只是没有长成,或者打算移植的草药都到各处取了,耽搁了两个多月才启程返航。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