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别摸啊摁摁

“嘶……”

“嘶……”

两根火药线同时被点火,燃烧髹。

“着了,咱们快闪开!蠹”

烟有一定的爆炸危险,杨勋毫不忌讳,更无犹豫地直接抱起心仪之人跑去一边。

“嘭嘭!”

随着重叠的两声爆响,一对金色的龙凤珠火球腾飞而起,划破了深情的夜空。

“咻……啪啪!”

夜,红了!

五彩斑斓的两棵火树银象连理树一样交织着镶嵌在天宫!

“兄妹”齐欢呼。

连理树尚未消失,两人便已将目光移去。

危险因素早已无,人却依然被紧紧抱着。

倍滚烫的心和两片火热的唇在向她靠近……

周围的喧闹被抛开,世界仿佛异常宁静……

没有拒绝。

没有迎合。

但……

他们已是拥吻!

所有的激情迸出来!

唇舌间,爱被无私地给予对方,同时也在贪婪地获取着对方的爱。

这是无比美妙的一刻,两颗炙热的心紧紧相贴。

就在这一刻!

就是这一刻!

孟赢溪的金丹暴生异动!

五脏六腑一阵剧烈翻滚!

一股灼心的热流从体内狂涌出来,迅上冲!

她去压制!

拼力压制!

无法压制!

她猛地挣脱开恋人!

翻身下地扑作跪状!

“呃!”

“呃……”

血!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口里不断喷射而出!

青石板铺就的地面顿时煞鲜红!一大片!

由鲜血浸染出来的异况无比恐怖,沉浸在美好氛围中的情侣们尖叫着死命逃离。

可怕的景象令杨勋脑子一片空白!

他先是迟疑,然后凛然猛扑下去!

刚刚获得爱的人抱着刚刚给予自己爱的人哭喊:“赢溪,你怎么了?赢溪,你这是怎么了……”

此时此刻,孟赢溪清晰地感受到了死神的存在!

她的逆血功力全乱了!

喘动开始自行顺时针运走,逆血功讲究一个“逆”字,是绝对不能顺走的,它一旦顺走就是夺命的走火入魔!

长遮掩下的娇媚面孔生了巨大的变化!

肌肤和容貌在碧玉与耄耋之间来回地变换!

通过手,孟赢溪深深感知到这可怕的一切!

就在慌乱的杨勋就要抚查面的那一瞬间……

孟赢溪拼尽全力逆走了深藏血脉中的喘动……

她用极快的身法离开了爱恋之人,离开了激情洋溢的大唐芙蓉园。

除了地上的那一大滩大滩令人颤栗的鲜血,她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走了。

这个年轻女子就这样像美丽的烟一样,散去。

造就恐惧的人走了,远远围观的人却无法安宁。

怎么可能?

刚刚还在呕吐鲜血的危重病人,人影一闪便消失于美妙的夜色中!

若不是地上那滩刺目的痕迹不时在提醒,似乎这个何其美丽的女病人根本就没存在过,那一切都是幻觉……或是错觉。

杨勋于呆滞中一屁股跌地。

他用手沾起地面上的鲜血看了又看,它竟然还热乎!

那数十米开外人影最后一闪的角落成了目光落脚处。

他喃喃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数秒之后,声音突然变成嘶吼:“赢溪!赢溪……”

这个男人疯了一般向着那个角落狂奔过去。

任他如何狂寻找,那个角落什么都没有!

她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历历在目的一切似乎都是虚幻,宛若梦境。

几欲崩溃的男人猛然间木讷,不再癫狂。

他的意识产生了一份崩塌似的惊天之悔:

——孟赢溪就是璐璐!

——璐璐就是孟赢溪!

——她是她的阴间还魂!

——她是她的阳间替身!

——是自己践踏伦理的作孽害死了她!

——是自己私欲的冲动叫她魂飞魄散!

万念俱灰,失魂落魄,他跌跌撞撞。

杨勋竟是连车都无法开,要了的士。

[家……]

他一个扑身下跪,嚎啕于父母面前!

白之人惊见儿子满手尽都是鲜血!

璐璐!

璐璐出事了!

二老的第一反应不约而同:脑子里显现出女儿的血身影像!

不待问,颤音已起:

“爸,妈……对不起!”

“你们刚才所见到的璐璐并非本人,那是她为了看望家人,在世间短暂的还魂。”

“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们,其实璐璐她……”

“璐璐她早在德国的时候就已经因为飞机失事,死了!”

……

[大唐芙蓉园……]

“杨璐”疾离开杨勋,越过数个园中的亭台楼阁之后就再也坚持不住,她跌撞开了一间古建筑的木格房门,然后便昏厥过去。

孟赢溪虽行出了数百米,但痛彻生迷糊,路线有迂回,她并未离开大唐芙蓉园,而是误入了里面的仕女馆。

[次日之晨……]

“坏了,有小偷!”

前来仕女馆工作的几位女职员现门被破坏顿生慌乱。

损失情况不清不楚,为了探个究竟,她们壮起了胆子……

仕女馆里面的东西非但没见少,反而多出了惊心动魄!

惊心——赫然在目的是大片的血迹!

动魄——地上有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呀!”

“啊……”

轮番尖叫!

跌身逃跑!

仓皇报警!

孟赢溪被刺耳的惊叫声唤醒。

她动了动,然后挣扎了一番。

她衰弱不堪,却竟然起了身!

浑身血迹的人看了看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现相貌恢复到了从前,于是便捡起地上的包,匆匆走出了这间艳影霓裳的仕女馆,沿着幽径踉跄远去。

一段路后见有长椅,她便坐下来,拿出化妆镜整理自己。

“呃啊……”

“我怎么活像是一个吸血鬼!”

“不行,太恐怖了,必须洗洗!”

脸,脖子,头,衣服,她浑身上下都沾满了大片暗红色的血迹,连自己都不忍目睹。

这大唐芙蓉园内亭、台、楼、阁、榭、桥、廊是一应俱全,当然不可能缺乏主题之水。

于是……

孟赢溪找了个无人察觉的僻静处,合着衣服悄悄下到冰冷彻骨的湖水中,以便去清洗不堪见人的自己。

彻骨的冷!

非常寒冷!

冰冷的湖水激洗涤者无意识地运功来抵御,这时她现自己的逆血功又恢复了正常。

逆血功力在,健康就常驻!

静水起漩涡!美人鱼再现!

兴奋的美人鱼在水底肆意地高穿梭,来回地翻滚游动,这死而复活的感觉堪称美妙!

自由自在的身姿戏弄冰冷的湖水,自由自在的思绪仿佛没有了杂念。

清洗间,孟赢溪想起了给予自己一身本事的师父,以及师父所篆写的碑文!

熟悉的碑文怦然于脑海跳出:!

碑文有玄机!

美人鱼凄想:“我与师父她老人家的情形是何其的相似,都是在受到严重刺激的情形下生呕血。师父的功力远胜于我,为何也不能避免?”

孟赢溪下细地去回味自己现身体异常的整个过程:

——病灶仿佛是从那一晚种下的,金马刀的死,众多人的亡,自己的杀人,可当时并不严重。

——真正的病是因为杨勋,只要自己的内心一投入就会莫名地剧痛!

——难道是爱?爱是罪魁祸!只要我一生出满腔的爱意就生不如死!

又是一段碑文再现美人鱼的脑海:

关键是“未嫁”二字!

“未嫁”二字犹如刀剑!

它深深刺痛着孟赢溪:师父她是因情而呕血!先是,后来又生的惨剧。这说明……师父也不能避免动情带来的伤害,所以才终生未嫁!

病根忽然间闪现!

美人鱼暗呼不好:

——并非尽善尽美,它有瑕疵!暗藏祸端!

——最大危害就是叫其习练者不能去动情!

——原来如此无情!违逆者必将香消玉殒!

念于此,孟赢溪不自觉地去回味那刚刚燃烧起来的爱情,更是追忆起了那消魂的一吻。

“呃……”

一大口血水喷涌而出!

鲜血尽染周围的湖水!

验证之下,孟赢溪终于知道了自己练习所产生的可怕后果:

——这辈子再也别想与谁去谈一场风雪月似的恋爱!

——这辈子再也别想与谁白头偕老,因为无命去消受!

心比水冷!

展望了自己黯淡无光的人生后,美人鱼彻底冷却了青春盎然的心田,此刻的她就象千古不化的冰川一样封冻。

***自此从她的心中消失!

无牵无挂,无爱无恨,将是她今后的不二抉择,只能这样,必须这样,没有或许,没有如果。

离开西安!

回溶洞去!

清洗完毕,美人鱼抛却杂念回到岸边。衣服上的血迹仅仅依靠清水去不尽,但也只能这样,至少是不那么明显。

“呲……”

小树林中蒸腾起一团白茫茫的雾气。

冬季的衣服很厚实,水分当然吸得很足,雾气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凝结为蘑菇型的云朵。

稍后,一位漠色的冷血美人从云朵中走了出来。

穿出小林子,满目是晨练的银老头、老太太们。

这些老人全部都定格在太极拳的回头看画招式上,他们还在莫名其妙于刚才突然腾起的云雾。

冷血美人没有任何表情,拂着众人迷惑的神情飘然而去。

11o警车和12o急救车先后赶到了事现场——仕女馆。

血迹还在!

面积甚大!

可是……

人呢?

几位女职员面面相觑:活见鬼!刚刚还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伤者或死者,咋才一会儿的工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人可救,急救车走了。

因为被破坏的门和血迹,警察留下来四处勘察。

警察沿路追查,不长时间后,问到了正在晨练太极的银老头、老太太们。

太极拳老人们七嘴八舌地讲述自己的所见,越说越激动,其内容也很太极!

“见过见过,我们全都见过这位仙女!”

“她是从湖边那片小树林子里腾云驾雾出来的。”

“啧啧……仙女的容貌当真稀罕,真个漂亮,真个水嫩!”

“这仙女从我跟前走过,浑身散着仙香味,走路没声音,是带飘的!”

“不过即使是仙女也有遗憾,她完全没表情,更无视我们这些凡人的存在……”

老人们给出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十分费解而又非常可笑的答案,警察的脸色很难看。

要不是看在他们都是耄耋老人的份上,表情怪异的警官们很想一口吐沫就啐过去——我呸!一大清早的说什么聊斋?

孟赢溪不愁路费,那五万块钱现金一直没动用过,于是她在票务代购处买了机票,然后直接去了机场候机。

告别就要彻底!

告别就要干净利落!

欲告别就要粉碎与情感记忆有关联的所有物品!

孟赢溪决心已下,对此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幸福航空于11:3o分起飞的jr5728次航班开始登机。

安检处排队等待的乘客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骇人一幕:

卖手机的?

——前面的一位相貌非常标致的姑娘从包里掏出了一部又一部的白色苹果手机,三部!

在显摆么?

——她竟然很随意地一部又一部地将它们捏碎,然后随手扔进安检入口处的垃圾箱里!

众生恍惚:

——老天!她捏得是硬邦邦的苹果手机吗?

——咋跟捏豆腐一样?咯咯就碎成了渣末!”

有位特别执着真相的好奇者排队来到了她刚才所处的位置,弯腰捡起遗落在地上的手机碎片,捏了捏,然后固化为兵马俑。

他心惊:见鬼……硬得慌!的确是手机!她居然能把这玩意给捏碎?妖精!

上了飞机,这位好奇者不巧就坐在美丽而又神秘的女孩旁边。

体香的诱惑!

有美女相伴,不亦说乎!

他有意搭讪,可目光方一交接,其色胆顿萎!

冷若冰霜的面孔,近乎杀气的凛光叫人不寒而栗。

自始自终,此人都一直哑巴,没敢言出半个字,心动与畏惧交织出一身的虚汗!

下了飞机,孟赢溪接着便前往长途客运站,继续乘车赶路。

昆明的家已经失去了家的真实意义,她要去另一个家——暗无天日的奇山溶洞。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