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特别会夹是什么体验

木小牧醒来时还有些恍惚,一阵啪啪的键盘敲击声将她的注意力集中起来,抬头看时面前的电脑屏幕正闪着光,页面停留在《聊斋志异》卷四篇中。就爱上网

似乎是上通宵网吧困得狠了趴在桌上直接睡了一觉,木小牧抬起头往左右看了看。这里是学校附近的一家网吧,星期天的时候木小牧偶尔会跟同学一块过来上上网。

记忆慢慢回笼,她想起自己之前因为选报大学专业的事情同父母吵了起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偏偏木小牧又是个胆子小的,她想让父母妥协,离家出走后又害怕起来,索性直接在学校附近找了网吧呆了一晚上。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还有两个小时外面天就大亮了。

木小牧的手机早就关机了,等她重启发现里面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和爸妈弟弟轮番发过来问她在哪儿的短信。

昨天离家出走的时候她还怒气冲冲,心里发着誓一定要他们害怕,可是现在她自己却害怕自己。

一夜没回家,也没跟家里人说一声,这在木小牧来说是头一次。只怕家里几个人都要疯了,想到这木小牧也坐不住了,她赶紧到吧台前跟老板说明要出去。

上夜网的时候网吧是关了门的,这附近都是学生,就是怕有什么危险。开门要到六点钟,木小牧跟老板说要提前出去。

“这才四点多一点,天还黑着呢,小姑娘你这出去的也太早了,街上没人呢。”

那老板看木小牧是一个人,外面天也没亮,怕她这么早出去在遇到点危险就不好了,于是好心提醒她晚点出去。

“没事,我家离这不远,一会儿就到了。”

老板见她执意要出去,也不便说什么,拿了钥匙将门打开。东方的日头有一丝亮光升起来,但整个天空还是暗沉的。

等木小牧一出去,老板就将网吧的门拉了下来。虽然是夏天,可早晨的空气冷得很,乍一开门,暖了一夜的网吧里立刻涌进来一股凉意。

木小牧回头看了一眼,这家网吧是她常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着门边竖着的“星际网”三个字,竟然生出一股陌生感来,像是记忆中很久没有翻出来看过一眼的东西。

她甩了甩脑袋,觉得有些头晕。

上夜网就是有这点后遗症,一旦从屋里出来,踩着步子就像踩在棉花上,有种头重脚轻的眩晕感。

木小牧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感觉清晨的冷风吹得脑子清醒了,这才迈着步子往家的方向走。

她不敢跟家里打电话,一则是怕挨骂,二则心里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后一种情绪令木小牧感到怪异,只是这怪异没有持续多久,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暗沉沉的大街上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于安静中猛地响起这铃声,吓了木小牧一跳。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爸爸的号。木小牧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儿,她不敢按接通键。可是铃声一直响个不停,木小牧咬了咬牙,反正都要挨骂的,现在在手机里被骂好过见了面挨打。

木小牧的手机一接通,那一头木爸爸紧张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木小牧,你在哪呐?”

“……我在学校里啊。”木小牧慢吞吞的回答。

“一个晚上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你能耐了啊。你学校不是都毕业了吗,你去那睡哪里?你一个晚上都干啥去了?”

紧接着一连串的提问,木爸爸的紧张和担心在知道木小牧平安后立刻被愤怒代替,这几句话他说的是格外恼火。

木小牧被她爸爸这一连串的责问训斥的想掉眼泪,视线模糊中抬头,忽然啊一声吓的要尖叫出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把捂住她的嘴,木小牧心里一怕立刻抬腿去踢对方。

手机里木爸爸还在责问,被捂着嘴巴发不出声音来的木小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心里头后悔的不行,早知道就听网吧老板的话不出来了,谁知道学校附近这个点还会有坏蛋出现。

只是后悔远远比不上心头潮水般涌上来的恐惧,泪眼朦胧中木小牧听到面前的男人说:“别害怕,我是来找你的,我说过会来找你的。”

这声音传到木小牧耳朵里时,蓦地令她升腾的恐惧得到了遏制。这声音很耳熟,可是又想不起从哪里听到过。尽管不认识眼前的男人,可她就是觉得对方不会伤害她。

男人把她的眼泪擦干净,视线清明中,木小牧看到眼前的人眉目清俊,一笑时温润可亲。

“啊,你,是你……”

木小牧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还不是男人,是个笑起来让她觉得又熟悉又陌生的男孩。

“你不是19班的第一名吗?你怎么在这?”

木小牧他们学校毕业年级一共有十九个班,原本是十八个班,到升高三的时候学校从每个班里调出成绩最好的三个人,然后凑在一起组成了十九班,也就是所谓的尖子班。

面前的这个男生是尖子班永远的第一名,叫丁湛。木小牧曾跟班里的女生们八卦过他,丁湛不仅成绩好,人长得也帅。

仅从第一眼看,丁湛的外貌比较符合花美男的形象,可是每次他参加学校的运动会,学生服一脱换成运动背心,整个人立刻就从文弱花美男变成阳光健朗的男子汉。

木小牧他们班的女生把丁湛给人的感觉评价为,进可攻退可守。既可以做温柔古典美男,又可以做霸道总裁,整个年级迷恋他的女生多不胜数,就是木小牧也曾经幻想过哪天和白马王子来个浪漫的邂逅。

但是眼前是个什么情况?

白马王子在跟她说,他在找她。木小牧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然为什么丁湛会跟她说这么令人想入非非的话。

“……呵呵,不是毕业了你特意过来跟我表白的吧,你可别说你喜欢我很久了。”

这样大胆的话木小牧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了,她有些惊讶自己的反应,要是以前她早就怕的跑了,要不就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怎么现在不仅不紧张,还有胆子调戏对方。

丁湛被木小牧的反应逗笑了:“虽然忘了,但是看你的样子脾气也没怎么变,这下我可不怕等着了。”

“木小牧,你干什么呢?”

他们这边两个人说话,倒是叫木小牧忘了还在手机另一边训斥她的木爸爸。

“喂爸爸,我听着呐。我这边跟同学还有事呢,等我回去你在教训吧。对了,报专业这个事我想好了,听你们的,都听你们的。”

说完木小牧挂了电话,再抬头时,丁湛正低头看着她。

不知想到了什么,两人竟然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东方的日头渐渐升了起来,染了红色的云彩布满东边的天空。带着色彩的光亮里,木小牧同丁湛的笑容融合在一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