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依旧是记忆中的刺鼻,她独自坐在冰冷的板凳上,眼神空洞地望着急救室久亮着的灯,显得有些茫然无助。

在进入急救室之前,琪年翻出了舅舅口袋里有些破旧的手机,从为数不多的号码中,找到了最像舅妈的电话,只有一个字,萍。

断断续续。一共拨了7次,都未接。直到第8次,电话那头在喧杂动感的节奏里,传来了一声颇为不耐烦的质问。即便这样,她也立马听出了,对方的确是舅妈的声音,瞬间整个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说出一连串话语。

“喂....舅妈,我是琪年......舅舅他病倒了,在平顺一医院急救,医生说先做基础抢救....等家属来交钱....我身上没钱,担心舅舅.....”

可带着哭腔刚说到一半的话,就这样戛然而止了,电话那头几秒前已传来“嘟..嘟...”的忙音。再打过去的,总会匆忙挂断。

琪年蹲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里,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试着拨通了另一个电话。而这次并未让她失望,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拿着钱包,穿着卡通睡衣,拖鞋匆忙跑到她跟前的黎安。那一刻,在琪年心中,已然成了一个天使。还有随即赶来的林默,手上提着热气腾腾的宵夜。

在前台匆忙交了费,黎安拿着一长串的单子,开玩笑地对琪年说,以后的生病真等于破产。

几个人站在走廊上,等到急诊室的灯终于暗了下去,舅舅被转往旁边观察室时,已经有了隐约苏醒的迹象,此时的天色已有些微微发白了。

而医院原本寂静的走廊上,突然传来阵阵尖锐的高跟鞋声,还有病房门被重重推开时,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舅妈在走进来时,显然没有想到病房里有这么多人,脸上掠过些许吃惊的神色,又很快露出镇定自若的表情。她招招手示意着所有人都出去,而此时已经差不多清醒过来的舅舅,靠在枕头上,也吃力地对他们点了点头。

琪年扭过身去,似乎并不太想看到舅妈。黎安径直拉着她的手,气呼呼地走出了房间。

林默走过舅妈身边的时候,轻蔑地说了一个字。

“骚”

声音虽然不大,但走在前面的琪年和黎安却是听得真切。也不待舅妈反应过来,林默顺手“砰”地一声关上了病房的门,做了一个耸肩无奈的表情,倒是逗乐了原本有些郁郁寡欢的琪年。

几个人商量过后。黎安决定打车回家补觉,林默和琪年则一块去学校上课。

而整整一晚上都没休息的琪年,回到教室里,整个上午都时不时地扭头看看,原本坐在后排的筱红,一直空着的座位,心里面更是五味陈杂。

中午放学,林默来班上找她,说是受了黎安的嘱咐,问问琪年的情况。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正准备离开教室,却意外撞见走进来的筱红,她似乎染了新的发色,整个人显得更加成熟了,后面跟着依旧是半边头发遮住看不到脸的小混混。

自从上次两个人在楼道的走廊上,做出各种亲密举动,被围观起哄后,学校觉得行为太过恶劣,直接勒令退学。从不轻易向人低头的舅舅,当着筱红的面,好说歹说,又是托人送礼,又是拉着筱红当面保证,苦苦哀求着校长,才暂且得到一个留校察看的结果。筱红却从那天开始,直接玩起了消失。接下来的几天里,不来上学,也不回家。舅妈除了简单地问过琪年几句,再无其他。而一下班,就急着开始四处找人的舅舅,搜寻未果,回来就疲惫地坐在客厅里,彻夜不眠地抽起了闷烟,早上又直接赶着去上班。琪年也试图在放学后,在附近的网吧,小吃店寻找过几次,依旧没看见筱红的身影。

而消失了几天的筱红,就这样陡然出现在了教室里,装作并未看见琪年和林默的样子,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一边把桌上的课本随意地往垃圾箱里丢。

琪年顿了顿神,终于忍不住快步走过去,拉住筱红的手,说家里发生了紧急的事,让她跟自己回去,却遭到了筱红异常强烈的抵触。

正当两个人相互拉扯着。身后的小混混见状有些不耐烦地走了过来,用力地推开琪年,她没留神差一点摔倒在地,还好被身后的林默稳稳扶住。琪年转过头去,刚好看到他脸上瞬间凝固的表情,还有突然变得可怕的眼神。

此时此刻的林默,像变了个人一样。迅速抄起旁边离得最近的椅凳,对着小混混的背部毫不客气地砸了下去。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还有断了的凳腿,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落地声,小混混也跟着径直倒了下去。

紧接着他扯下筱红的背包,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是替你父亲教训你的,他昨晚在急症室待了一晚,命都差点没了,那时候你在哪里。倒下去的这个人渣,除了你以外,也一直同时跟其他几个女生交往着,你不是不知道吧。以前接触你总觉得你还算一个勇敢,善良,上进的女孩。现在你在我眼里,就连这烂了的板凳,都比你有价值。”

琪年有些目瞪口呆地盯着平时沉默不语的林默,突然说出这么一大串听着有些狗血,俗套台词。而更意外的是,筱红整个人好像完全崩溃了,倒在她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如果眼泪能够释怀所有心中所有困惑。大约这世界早已成为海洋。

三个人在中午的时段,一起去医院探望躺在病床上的舅舅。当他看到已经好些天未见的筱红,整个人情绪显得有点激动。想说点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只是用力地握住她的手,许久都不愿松开,眼睛里也隐约开始泛红。筱红始终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可迅速在脸颊两侧滑过的泪滴,分明也在悄然表达内心压抑着的某种情绪。

等快到学校下午的上课时间,舅舅有些意外地单独留下了琪年。他坦然地告诉琪年,自己已经到了癌症晚期,来势汹汹地急性并发症,将原本可以再延长两三年的生命,压缩不到半年的时间。拒绝化疗,每天只靠基本的药物做些基础护理和止疼,在清醒的时候,会在一个本子上写下自己想说的话,还有些零碎事项的处理,关于自身的一些积蓄,购买的保险,房产的分配处理。

“琪年。你母亲发生车祸之前的一个月,恰巧在我这里存了一笔钱,当时说是担心日后万一有什么意外,希望我能坚持抚养你到18岁,而我恐怕也要辜负这个约定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着舅妈,作为监护人。她虽然性子有点急,但肯定也会尽心尽力地为你着想。”

琪年听后,脑海中骤然浮现出外国男人,在那辆灰色小轿车前,和舅妈搂搂抱抱的场景,脸上不由闪过几丝轻蔑与愤怒。可看着舅舅两鬓迅速斑白的头发,充满倦色的神情,却怀着无比期待的眼神望向自己。指甲刺着手心柔软的肌肤,传来一阵阵疼痛感。

内心越来越疼痛,外表反而越来越平静。

筱红剪去一头长发,变成了齐耳的短发。取下了各式各样灰色,蓝色的隐形眼镜,重新戴上了许久不用的黑框。那种久违了的熟悉的乖巧感,她开始更加认真地和琪年一起学习。只要是学校不忙的时候,琪年也都会和筱红利用中午或下晚自习的时间,来医院陪着舅舅,说说最近学校的趣闻琐事。

随着舅舅昏迷的时间变长。舅妈去医院探望的次数,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少。甚至有时连回家的时间也开始不固定起来。而那个外国男人,在周末的一个中午,提着一堆英文名的礼盒,骤然地出现在了家里,出现了在琪年和筱红面前,半洋半中地发音,热情的和她们打着招呼。舅妈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迅速上前接过那一堆礼盒,随后又贴心地端上果盘和咖啡。

仿佛很早就知道外国男人会来,舅妈早就在厨房里着手准备着丰盛的饭菜,不断地冒着香气。早上起来很早,却一直饿着肚子的琪年,突然感到胃里一阵恶心翻滚,于是换好衣服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

走在路上,像极了最孤独的人,琪年开始觉得自己对周遭的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兴趣。这种精神抽离,让当下所感知的声音与画面,都布满了陌生与疑问,如同海浪潮涌般层层紧逼,在内心里掀起一阵阵巨大的惶恐与厌倦。

她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黎安了,她很想立刻见到她。

如同在森林里迷路的小兽,突然间看到了出口,于是重新精神抖擞地朝着某个方向奔跑起来。琪年在附近的蛋糕店买了黎安平日最爱吃的黑森林,匆匆忙忙地打了车。

时针刚好指向一点整。黎安穿着一身酷酷的纯黑色,准时出现在了教室里,只是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消瘦了很多。

两个人的对视短暂仓促,却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琪年照例站在她左手边的位置,从最基础的律动开始,熟悉的音乐,熟悉的步调。

每分每秒的练习。呼吸,都是温暖的。(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