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

即便是智慧如海的红龙女王陛下,也想不到凡妮莎竟然会就这么跳了下去,所以她愣住了。有时候,几秒钟就能决定一个人乃至一个种族的命运,而这至关重要的几秒钟,就这么从阿莱克斯塔萨的愣神中溜走了。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奥利费拉兹,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直全神贯注着,凡妮莎刚跳下去,他只呆了一秒,随即就紧跟着跳了下去。

刚跳下平台,奥利费拉兹就看见了那沿着塔身急速下坠的火红身影,他的身躯立刻膨胀,化为巨龙,折叠双翼追着俯冲了下去。这时候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这个女法师摔死,后果他承担不起。

凡妮莎娇小的身躯裹在红袍子里翻滚,衣裙被吹的“烈烈”作响,下坠之势越来越快,转瞬就掠过了正在往上爬的两个孩子。

小戈德林和明萱看见凡妮莎像块石头似得从身边掉了下去,吓得魂飞魄散,惊声尖叫。下一秒,明萱没有任何迟疑,追着凡妮莎跳了下去。

戈德林十根利爪勾着石头缝,看着一前一后下落的母亲和明萱,眼睛都红了,紧随其后,他也尖叫着跳了下去。

明萱会飞,而戈德林不会,男孩子身体又要重一些,一瞬间戈德林就超了过去,扑向母亲怀抱。会不会摔死那种事情,小小的戈德林根本就没想过,他只觉得现在应该和母亲在一起。

凡妮莎回头看着上方,魂飞魄散,她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会跟着跳下来,更想不到小人儿明萱也跟了下来。现在凡妮莎在下,红龙奥利费拉兹在上,中间是两个小孩,三人一龙排成一条直线下坠,疾如流星。

凡妮莎在不停大喊,只是风声太大,她喊出的话连自己都听不见。看着两个小人儿破布一般在自己上方翻滚下坠,她心中绝望,自己这一家今天要遭难了,如果程晓天得知了这个消息,该多么伤心……

心念转过,戈德林已经快扑到凡妮莎怀里,他大睁着双眼,目光中没有丝毫畏惧。凡妮莎与儿子对视,突然从他的瞳孔中看到了一点“流星”,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接近,就在下方!

那是剑光,艾泽拉斯独一无二的剑光!

“晓天!”凡妮莎失声惊呼,不敢置信看向北面,果然,那里有两道熟悉的剑光在急速迎过来,璀璨的光芒穿透层层龙气,映出那条许久未见过身影,不是程晓天又是谁?!

“飒”的一声,剑光贴着地面匹练般穿过,在堪堪落地前,接住了凡妮莎,顺带也裹住了戈德林。

剑光打了个盘旋,当空炸开,程晓天现出身形悬空站立,肩膀上扛着凡妮莎,左手提着戈德林,抬头看,眼中直欲喷出火来。在他们三人上方,明萱正适时的“哇哇”大哭着向下坠,在她小小的身躯后,一头狰狞红龙,对她探出了利爪,眼看就要抓住!

“逆畜!”程晓天眼看有龙要“伤害”自己的女儿,顿时气炸了肺,右手快速捏了个剑诀,向上一指。两把环绕在他身周的飞剑立刻带着无匹的怒火,尖啸着飞射而上,绕过下坠的明萱,盘旋着直刺奥利费拉兹双目。

陡然遇袭,奥利费拉兹大惊失色,他是武者,能清晰感应到这两把短剑有多锋利,连忙下意识缩回双爪,挡在两把飞剑的去路上。

奥利费拉兹上方不远处,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看见这一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最后的机会就这么丧失了。

如果奥利费拉兹拼着受伤把那个女孩抓住,程晓天投鼠忌器,只能和自己坐下来谈,到时候把缘由讲清楚,再赔礼道歉,或者干脆就牺牲掉奥利费拉兹,事情也许还有转机,现在……一切都完了。

噌!噌!

接连两声轻响,奥利费拉兹的一双龙爪被飞剑洞穿,剧痛之下,它哀嚎着止住下落,扇动双翼悬停在了空中。下方,明萱欢呼一声,扑到程晓天肩膀上,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爹爹,我找到母亲啦!”明萱献宝似得大喊,丝毫不担心程晓天会责罚她,这两姐妹都被惯坏了。

相比之下,戈德林要谨慎得多,他对程晓天有天然的亲近感,却不敢放肆,只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个救了自己和母亲的男子,他也有和自己一样的黑色直发……

“戈德林,他就是……你的父亲。”眼看戈德林直愣愣看着程晓天,趴在程晓天肩头的凡妮莎叹了一口气,轻声说。

这话犹如一声炸雷,同时劈在了程晓天和小戈德林心中,从未见过面的一对父子,就这么相认了!

“父亲大人……”戈德林泪水狂涌而出,瞬间就模糊了视线,向程晓天探出了双手,却不敢轻易去抱。他常听母亲和阿姨说起自己的父亲,那是一位盖世大英雄,阿拉希盆地领主,没没想及,小小的心灵充满向往,可现在真的见了,却又莫名的紧张。

程晓天身形一侧,把凡妮莎放下,一手一个抱起了两个小人,仔细打量戈德林,神情激动。

和在自己身边出生的三个孩子不同,这孩子脸庞有点黑,皮肤粗糙,神情朴实坚毅,明显是从小吃惯了苦的。其实不光戈德林,凡妮莎原本挥弹可破的肌肤,如今也变得干枯发红,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不该有的痕迹。

想到这,程晓天心中不安,自己亏欠他们太多了,事情总是忙不完,把他们母子俩留在这苦寒蛮荒之地这么久,饱经风霜。好在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赶到了,如今一家团圆,以后……

不对,程晓天立刻发现还少了一个人,连忙问:“眀玲哪里去了?”

明萱挠了挠头,无奈说:“那个小傻瓜往东面去找爹爹你了,估计还在路上……”

程晓天打了个哆嗦,汗毛都炸起来了,这里可是危机四伏的诺森德,眀玲竟然孤身一人去了东方,要是路上遇到点什么事……

就在这时,上方传来悠长的龙啸,龙气大范围扰动。

“程晓天领主,请相信我,这一切都是误会。”阿莱克斯塔萨悬停在上方,语气恳切说。

程晓天也是久经战阵的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从龙气的翻滚走向来看,应该正有无数龙族在向这里聚拢,怎么可能是为了道歉?

“今日的账,来日我必然会加倍讨回!”程晓天冷冷说,说完一捏剑诀,云通剑立刻脱鞘飞出,化为剑云,托着一家人向着东面疾飞。

与此同时,穿透奥利费拉兹双掌的两把飞剑崩散成点点星光,追随程晓天呼啸而去。(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