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被尉迟凌风的目光看的有些瑟瑟的发抖,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家室,立刻挺起了胸膛。

只听尉迟凌风说道,“军队,不允许打斗,更不允许私斗!”

说着,尉迟凌风斜了一眼,站队的众学生,直到他们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被惊起来以后,这才收了眼神。

“谁?”尉迟凌风问向黄终。

黄终面色一亮,“就是他!”二话不说的指向自己盯了许久的那个人。

卓翎臻带着帽子,所以头垂的很低,尉迟凌风又不会没事去掀学生的帽子,所以,到现在为止,尉迟凌风都不知道,卓翎臻在这里。

“出列!”尉迟凌风一声令下,卓翎臻就是想装作空气,都没办法飘走。

“这位同学说的是真的吗?”尉迟凌风轻飘飘的问了一句。

卓翎臻垂着头,“报告,差不多。”

这个态度,惹怒了尉迟凌风,“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差不多!”

“报告,是他先挑衅我的!”卓翎臻胸腔发声,铿锵有力。

“你放屁!”尉迟凌风还没有说话,黄终马上跟了一句。

卓翎臻冷哼一声,“你敢说你没有挑衅我,而是我无缘无故动手打你?哥们,这是不是有点不对啊?我干嘛没事闲的光挑你打啊?”

卓翎臻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

“你……反正就是你打我了!”

“呵呵。”卓翎臻冷哼着笑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够了!你们,午休时间一人二十圈,取消午饭下午直接训练!”尉迟凌风向来不会假公济私,两个人既然都有问题,那就都出去跑!

黄终当即就不乐意了,“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教官!”

“报告!打人就跑二十圈吗?”被呛了一下的黄终,想了一下随后发问。

尉迟凌风没有回答,黄终自以为就是这样,二话不说的就朝着卓翎臻打了过去。

卓翎臻对于这种小动作,嗤之以鼻,后退一步,却因为后面有人挡着,被拳头擦到了帽檐,将整个军帽打掉。

卓翎臻一下子也是眯起了眼睛,二话不说还了他一拳头。

“住……手!”看见卓翎臻相貌的时候,尉迟凌风一愣,不过还是出声制止。

听了尉迟凌风的话,卓翎臻很快的收了手,安稳的站在一边。

“你……”尉迟凌风开口,却不知道要问什么。

“报告!原来是沐翎臻,现在,跟了父姓,卓翎臻。”卓翎臻知晓,笑着说了一句。

尉迟凌风沉默着不说话。

“报告教官,我可以去跑步了吗?”说这话的时候,卓翎臻做了一个口型,‘一起’。

“我去监督你们。”说完,尉迟凌风首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卓翎臻笑了笑跟了上去。

倒是黄终,不想和这两个人离得太近,一个是官职太高,一个武力值太高!怎么算都是他吃亏!于是,自己慢悠悠的躲在后面,趁着其他人不注意,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大部分的学员都跑到了食堂吃饭了,现在的操场倒是空旷了下来。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