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坤怀了于和伟孩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唐尘揉了揉头缓缓起身,“靠,这也太痛了吧!”

“嘿嘿,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只有炼脉四级,稍稍粗暴了些。”谭千孟有些尴尬道。

“……”唐尘也无语了,于是沉下心思去探查信息,可绝天剑法只有前三式,幻杀阵典也只有前三篇。似乎其它信息被什么力量所封印。

“前辈,为何我只有绝天剑法前四式,不是有二十式吗?这幻杀阵典也只有十八篇的前三篇,为何?”唐尘问道。

“哈哈,不用担心,我是发现你接受不了,所以将后续篇章封印,待你实力达到,自然解开。要不然凭你的实力,这信息早就把你撑爆了!”谭千孟解释道,“就算是前三式和前三篇,但也足够你这个实力斩敌了。越级挑战绝对轻松。”谭千孟一脸自傲。

“哦,我看前辈似乎变得透明些了。可是出了何变故?”唐尘道。

“没事,只是刚才为你封印之时损耗了些灵气,我本来便是本尊留下的一缕残魂灵体。自然如此。”谭千孟道。

唐尘听后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与伤感,谭千孟自然也看了出来。

“小友,你也不必感到愧疚,就算不帮你,我一样会消耗灵气。而且我找到了你这样的传承者,后继有人,我觉得很值得,我本来就是已死之人,还能为古夜大陆做些贡献,有何不可?”谭千孟安慰道。

“前辈大义,晚辈谨记!”唐尘抱拳道。

“好了,传承已经完了,你出去吧。想必外面的人也等急了,你已经在这里三天了。”谭千孟道。

“是。”唐尘本想再留下与谭千孟说说话,可想想外面的人确实等急了,便答应了。

“给你的传承中,还有一些修炼心得,对你有帮助。”谭千孟最后叮嘱道。

随即光芒微闪,唐尘便消失于大殿之中。

“唉!”谭千孟看着唐尘离去前站的地方久久发神,随即便叹息一声,光芒敛去,身影也消失于圆台。仿佛这座大殿从未开启……

“唐小友,你可终于出来了!”谢邢焦急道。

“他们都出来一天了,那两家的人也已经都走了。”谢邢道。

“不好意思,让谢家主久等了。”唐尘道。

“唐尘小友说的什么话。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不过唐小友如此之久没出来,确实让我有些害怕了。”谢邢道。

“没事,就是遇到了一些麻烦。被困住了一会儿。”唐尘也不敢将传承一事说出来,毕竟这传承太大了,不知大陆上有多少人都眼红,他可不会自找麻烦。

“唐小友,我们就回去吧,想必你那两个朋友也已经等急了吧。”谢邢知道唐尘不愿多说,也没再追问。

“嗯,好!”唐尘点头道。

随着唐尘最后一批人的离开,平原也再次恢复了平静,一片死寂……

“唐尘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楚清月刚一看见唐尘,便出去将他抱住。

“唐尘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哈哈哈。”程羽尖着声音模仿楚清月说话,刚说完,自己便笑了起来。

“程羽,你个混蛋,敢模仿本姑娘说话,你找死是吧!”楚清月怒不可遏,转身便是一掌直奔程羽。

程羽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转身便走。

楚清月在最近可是突破了两级到了炼皮八级,虽然程羽也突破了两级,可他也不能对楚清月出手啊,多有失颜面,而且打起来,还不一定能赢,还是算了吧。

“好男不跟女斗!”程羽丢下一句话后身影快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切,本姑娘只是吓了一下就怂成这样。”楚清月满脸不屑。

“还是唐尘哥哥帅!”楚清月回眸一笑道。

唐尘悄悄挺了挺脊背,不发任何语言。

“唐小友刚回来,想必也有些疲倦了,不如今日便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再走,如何?”谢邢道。

“好!”唐尘还未说话,楚清月便兴奋的答应了下来。

“唐尘哥哥,今天晚上我们再出去逛逛,好不好?”楚清月撒娇似的问道。

“我把程羽先找回来。”唐尘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拒绝,赶紧转移话题。

“不行!先答应我!”楚清月急了。

“好好好!”唐尘道。

“就知道唐尘哥哥最好了。”楚清月笑道。

……

唐尘回到谢家安排的院子里,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以王丽坤怀了于和伟孩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前拍卖的“残绝”剑。那袋子是唐叶凌给的,虽看着袋子小,里面空间可不小,这个袋子名为须弥袋,其中内辟一个空间王丽坤怀了于和伟孩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唐尘这个是玄级中品须弥袋,空间也只有两三平米,等级越高空间越大,不过这袋子在外可不便宜,一是其材料稀少,并且炼器师也少见,也就十大家族财大气粗可以毫不在乎。

“这剑是玄级,我就可以一直用到入气境前,还早,以后再找材料给它吸收吧。”唐尘自语道。

随即便练起绝天剑法第前四式。

“第一式——寒芒剑锋初饮血,第二式——游龙直上九天阙,第三式——摘星倒挂勾银月,第四式——尘封一剑鬼神绝。”唐尘一气打出了四式剑法,随即收剑,“不行,太难了。”唐尘自语道。唐尘虽然依照记忆打出了招式,却没有任何蕴意,只是花架子。

“嗯,一招一招慢慢来,寒芒剑锋初饮血!”唐尘再次努力苦练起来。

时间转瞬飞逝,天色渐渐暗了。

唐尘收了剑,擦了擦脸上的汗,“呼——终于有了一点点成效。”唐尘吐出一口气来,“楚清月那丫头也快要来了吧!”唐尘话音未落,便见楚清月笑着跑进来。

“唐尘哥哥,快走啊,外面好漂亮。”

“我去换件衣服。程羽呢?”唐尘道。

“他早出去逛了。”楚清月撇了撇嘴道。

“好,等我一下。”唐尘跑进屋去,重新换了一袭白袍才出来。

“走吧。”唐尘笑道。

“嗯!”

“我们去哪?”唐尘问道。

“今天火枫城的火枫树有一个一年一次的自然景观,我们去那里吧!”楚清月道。

“你是说'火枫星幻'?”唐尘道。

“嗯!”

这火枫城之所以出名也是因为这个名为“火枫星幻”自然景观,每年春初之时,有一种名为萤之光的小虫就会全族迁移至火枫城停留,每到夜晚,火枫城的火枫树周围便会有萤之光散发的淡蓝色和淡绿色的点点若星辰的光芒,配着火枫树的常年开放的橙红色花朵散发悠悠橙光以及幽幽黑夜,场景便显得十分浪漫,这里也常常有情侣在此风花雪夜,赏月浅饮。

“哇,好美!”楚清月轻声感叹道。

“是啊!”唐尘点点头,确实比传闻中更加美。

“清月……”唐尘欲要说话,却发现楚清月早已向火枫树下跑去。

“唐尘哥哥快过来啊!”楚清月在远处喊道。

“来了!”唐尘回应道……

而在另一边的谢家宅子中的某个小房间里,一个灰袍少年有些虚脱道:“楚清月!敢给我吃泻药,我和你没完!啊!”

……

“清月,给你一样东西。”唐尘道。

“什么啊?”楚清月道。

“这个!”唐尘取出一个锦盒道。

“快打开啊!”楚清月着急了。

唐尘打开盒子,正是他们与谢家结识的原因——那条水晶项链。

“哇!”

“喜欢吗?”唐尘道。

“嗯!唐尘哥哥,你真好!”楚清月道。

楚清月拿过项链戴在玉颈上,嫣然一笑,而那项链在戴在楚清月颈上的瞬间,一抹清光微闪了一下,不过却是无人注意到。

而唐尘看着此时的楚清月却是呆了,本来就绝美的容颜配以梦幻般的项链与景色,在那嫣然一笑中完全绽开来。

“唐尘哥哥,好看吗?”楚清月道。

“嗯,我家清月越来越漂亮了。”唐尘点头道。

“谁是你家的!”楚清月小脸绯红道。

……

在快乐里,时间总过得飞快,天已微亮,小虫也渐渐隐匿于火枫树中,唐尘与楚清月是武者,也不需要如常人一般晚上要睡觉休息恢复精力,所以准备去向谢家之人告辞。

“既然唐小友有事在身,要离开,我们也不宜挽留你们了。”谢邢笑道。

“这几天麻烦了!”唐尘抱拳恭敬道。

“哪里,哪里。”谢邢摆摆手。

“对了,程羽呢?怎么一直没看见他?”唐尘话音未落,一道灰袍身影便是极速从不知名的地方跑出来。

“楚清月!你个小丫头片子!”那道身影刚一出来便是一声大喝,正是程羽。

“你……你……你居然给我下泻药!”程羽被气得直哆嗦。昨天楚清月给了他一个果子,还以为她良心发现,赔罪来了,没想到竟是泻药,害得他拉了一晚上肚子不说,连那“火枫星幻”都没看见。

“哼!活该!谁是小丫头片子,我只比你小两个月而已。”楚清月冷哼道。

“唐尘你看看她,做错了事,什么态度,该好好管管!”程羽道。

“关我什么事!走了!”唐尘没好气道。

“你们两个居然联合起来欺负我!”程羽委屈道。

唐尘不再理会,向谢邢微微拱手,道了声再见,便与楚清月一起向城外走去。

“哎,说话啊,怎么走了!”程羽赶紧追上去。

“真是期待他们的未来啊!”谢邢自语道,随即转身离去。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