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白芷素手轻轻的磨蹭着名帖的烫金滚边,诗会的举办人是丞相文彦的妹妹文柔,当今京都名气最大的第一才女,据说文柔容颜秀美,虽说比不上御史大人家的娇娇,但追求者依旧无数,她为人和善,在着众贵女之间素有贤名,与着许多的贵女都是手帕交。

既然是当今丞相大人的妹妹,那诗会的地点自然是在丞相的府邸举办的,连着老天都让着她去刷丞相文彦的好感度,她当然是却之不恭,只不过,要怎么刷,这真的是一个问题,一个重要的问题。

坐上马车,白芷出府了,丞相家离着王府不远,约莫十分钟,她便到达了丞相的府邸,由着小丫鬟搀扶着,她款款而行的下了马车,微风拂来,吹动她青烟色的马面裙,她的面上罩着面纱,其风华,不比御史大人家的娇娇顾文熙差到哪儿去。

诗会是无聊的,是让着才女们大出风头的,白芷只是随口的吟唱了几句类似“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杆”的诗句,她静静的候在举办诗会的水榭最僻静的一处,倚栏看着外边的景色,时不时的伸出素手,捻起几块糕点尝一尝。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了,本朝的男女大妨不算得严重,但是听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来报,丞相文彦似乎不在家中,既然要攻略的人物不在,那么白芷干脆性的打道回府算了。

她佯装身体不舒服,急急的跟着文柔别了,文柔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而白芷在着众贵女之间的身份又是最高的,文柔当即的握着她的素手,轻声的跟着她说了几句注意身体的贴已话,白芷便就此别了诗会。

白芷坐着马车,在着马车上边摇摇晃晃了一会儿,在路过集市的时候,她突然的看到一家挂有“神医”的牌匾,便心血来潮的叫着车夫停车,在着贴身丫鬟的搀扶下,娉娉婷婷的下了马车,既然来到了古代,又怎么能不去瞧一瞧“神医”的名头呢?

入了药铺一趟,出来之时她的贴身丫鬟便抱着一小堆药材,神医不愧是神医,就算白芷再没有心思买药,熟话说是药三分毒,但是都被神医说得她通体都有病,生为重症患者的她,又怎么能不买几服药回去治疗一下自己呢?

正当着白芷的心情大好的时候,系统君又颁布了任务,系统君一颁布任务,声音便是没有温度的机械音,只听得系统君冷冷的说道:“攻略目标五号在少女附近,请少女注意,攻略荣誉有五个,当着攻略五号对少女有着百分之十的好感度之时,荣誉是“丞相的瞩目”,每一个荣誉按好感度算,系统将开启好感度这一系统,荣誉值满百分之百的时候,少女将会荣获‘才子的爱慕’这一荣誉,每一个荣誉都将获得一千的积分。”

白芷闻言,心下一个激灵,这可是五千积分啊,五千啊,白芷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小心脏砰砰的快速跳动着,目标五号人物在哪里,快出来,让着姐姐刷你的好感值。白芷愣怔间的时候,有一疾步而行入药铺的文弱书生突然的不小心撞了一下白芷的肩膀,白芷触不妨及,身子一歪,便是要往着一侧跌倒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文弱书生连忙的抛下了手中的笔墨纸砚,敏捷的伸出双手,突的一下,白芷的鼻子撞入了一个温热宽阔的怀抱,她罩着面纱下的面颊一红,她抬起剪剪水眸,透过睫毛看了一眼那文弱书生,那书生着一袭洗得发白的长衫,体型高挑秀雅,算得上一表人才。

白芷急急的推开了那文弱书生,有着几分羞涩的道了一声谢,那书生明显的不在意,他弯下腰身准备拾起自己的笔墨纸砚,白芷有些不快的抿了抿嘴,是眼前这文弱书生因步履匆匆的撞了一下她,她才会差点儿跌倒,怎么如今她要热脸贴向人家的冷面。

白芷正准备恢复往日在着外人眼前的高冷之时,突然看见了眼前这文弱书生的头顶上方竖里着一排类似血槽的玩意,只不过上方用着小楷写着“好感值”三个大字,而“好感值”的一侧,则是文彦这两个字。

难道眼前的这一文弱书生便是文彦,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白芷在着自己的心中磨刀霍霍,准备开始刷文彦的好感值。

只见得白芷微微的蹲下自己的娇躯,她轻启樱唇,用着宛若空山黄莺轻啼的声音柔柔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小女子的不小心所导致的,不知道公子的笔墨等物事有没有撞坏,若是撞坏了……”

白芷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文彦便抬眸,似是诧异,又似是随意的目光掠了白芷一眼,他彬彬有礼又疏离的说道:“姑娘言过了,在下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过好在新买的砚台和狼毫都无半分损坏,若是姑娘无事,在下有着急事需办,便就此告辞了。”

白芷闻言,心下一惊,这文彦不愧是在朝堂之上混的人,才三三两两的几句话,就想着把自己给打发了,真的以为撞到姐姐就那么好解决的吗?

白芷低低的恩了一声,一副温顺又良善的模样,但是在轻移莲步的往后退了几步的时候,她的柳眉似是忍不住某种疼痛那般,重重的皱在一块儿,最终她忍不住轻轻的叫唤了一声。

文彦才想抬腿入药铺,听见白芷的一声轻唤,不由得止了步子,他挑了挑眉,还未开口询问,白芷身侧的小丫鬟便上前扶住白芷。

小丫鬟伶俐的问道:“姑娘可有什么不适应?”白芷这一回出门,特地交代了贴身的丫鬟,在有着陌生人的时候,便叫唤她姑娘。这不,如今的场景正中她下怀。

恰逢此时,微凉的春风迎面拂来,微风在着白芷低眉敛目的一瞬间拂起她洁白轻柔的面纱,露出面纱下明艳姣好的容颜,她轻轻的抬眸,剪剪水眸之中缀着丝泪花,她有点儿委屈的轻声说道:“好像扭到脚踝了。”

这个时候她似乎才发觉文彦没有抬腿离去,便用着缀着泪花的剪剪水眸急急的对着文彦说道:“公子我无妨的,你若是有急事,便先离去也可,是我不小心弄伤自己的……”她的声音带着点哽咽,如此模样,便显得她越发的柔顺与良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