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诱惑

荀夏话音刚落,黑耀就立马现了虚影,它这般爽快的态度,倒让原本以为还要和它磨叽一番才能将它找出来的荀夏无言以对了。m..com 乐文移动网【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其实她不知道黑耀之所以会这么爽快的出现,只是因为它现在恰巧想要找个人吐露一下心声罢了。

不等荀夏追问,黑耀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然后讪讪地将它在白晏记忆里看到的画面全部用语言描述一一道了出来。

荀夏听着黑耀骇人听闻的描述,对于白晏残忍杀害同仁、弑父夺位的举止感到深恶痛绝,毕竟即使是重生后发誓要复仇的她,在不被挑衅的情况下,她都不曾泯灭人性的对付过任何一个仇人。

黑耀把它已知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但荀夏却未能从中找出它在纠结的关键,以至于她胡乱猜测着对方是在担心把这事儿告诉了白果,白果会因为麒麟王的死讯而感到伤心难过~~

这样一猜测,荀夏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黑耀的精神世界不可能只因为这一点就变得如此黑暗。

“黑耀,你说了这么多,我还是不知道你在因何事而困扰。”荀夏知道她继续瞎猜也不会弄清真正困扰黑耀的原因,于是便直言问出心中疑惑。

黑耀闻言浑身一怔,随后面露哀色的看着荀夏,颤抖的说道:“在瀚天大陆上,每个兽族都有一个兽王,兽王的血亲子嗣被称为王族。继承兽王之位的首选对象为兽王的至亲骨血,其次看继承者的品性和实力。白果和白晏是上一任麒麟王的儿子,因为某些原因,白果自幼便失了继承王位的权利。刚才说了那么多,你也知道了白晏是通过杀光所有王族血亲才顺利登上的王位。如今麒麟王族只有白果和白晏两个,白果若是知道白晏杀了上一任麒麟王,定会亲手了解了白晏来替麒麟王报仇。可是,在所有兽族都有一个不可抗力的条律,不管哪一个兽族,若是出现王族仅剩最后一兽的情况时,不管对方愿不愿意,都会被那条条律强制冠上王的称号。”

“你的意思是白果如果杀了白晏,它就会成为麒麟族新任的王!?”荀夏被这消息惊得瞪大了双眼。

黑耀点点头:“白果如果能成为麒麟王,我自是替它高兴的,可它若是真的成了王,那我和它将就此分离,从此再无可能在一起。”

黑耀说着眼眶里便泛起一丝水光,荀夏见状震惊不已,而且黑耀话音落地时,她还明显的感受到它的精神世界又变得更黑暗了。

仔细想了想黑耀刚才的话,荀夏猛然发现困扰它的事情竟然是……

“黑耀,你喜欢白果!”荀夏眼神清明的看着黑耀,不带一丝疑惑的开口问道。

被说中心事,黑耀身形明显僵硬了一下,但它很快又释然般的放松了下来:“没错,我喜欢它,所以我怕它成为王。”

“这和你喜欢它有何冲突?”荀夏不解。

“白果成王的情况是白晏死后麒麟王族只剩它一个,所以它成王后的首要重任就是繁衍子嗣,而为了繁衍出血统较高的王族子嗣,与它交合的麒麟必须是血液里拥有最纯净灵气的。”说到最后,黑耀脸上表情十分的恐怖狰狞。

这样一解释,荀夏全然明白了黑耀情绪纠结的来源,黑耀自知体内血液灵气纯度不高,一旦白果杀了白晏替麒麟王报仇后成为新任的王,那它和白果就会立刻被斩断相恋的机会,更何况黑耀还没向白果告白,待白果成王后,为了不给白果多增烦恼,它便更加不会让白果发现它的感情。

知道了前因后果,荀夏此时也犯难了,于是她也沉默了~~

&&&&&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季如兮见荀夏还是一动不动的状态,于是很不高兴的鼓着腮帮子走到了一旁还倒在地上昏迷着的白晏身边。

屈膝蹲在白晏的脑袋旁边,季如兮一手托腮,一手伸过去试着探了探它的呼吸,然后惊讶的发现对方竟然早已没了呼吸。

“呀!它没气了~~”

季如兮这一惊呼直接吸引了一直守在黑耀身边的白果的注意力,而黑耀和荀夏刚恢复意识,猛然听到她这一喊话,顿时被吓得不轻。

白果看着已然断气的白晏,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撇着嘴自言自语道:“切~你这家伙死了就死了,倒是父王免不了要因为你的死而伤心难过了,哎~~。”

白晏的死是个意外,意外的让困扰了黑耀许久的问题就这么迎刃而解了!这样一想,荀夏实在是无语到连叹气都不想了。

同情的看一眼早已六神无主的黑耀,荀夏几步走到季如兮身边,季如兮见她靠近,立马整个人扑进了她怀里。

荀夏搂着扑来的季如兮的身子,以此当作安慰。事已至此,她也无能为力了,黑耀和白果的缘分究竟是就此终结,亦或继续至相恋成对,都只能任凭老天爷的安排了。

与荀夏认命的想法相反,黑耀此刻整个大脑全都空白了,按道理白晏断气的那一刻起,白果就该被那条不可抗力的条律直接封为新任的麒麟王了,可是为什么它都傻愣着好一会儿了,白果身上依旧没有半点儿变化?

此时此刻,黑耀绝对想不到在它最绝望的时候,还能得以一个日后与白果修成正果的机会,完全是因为在麒麟族的某个角落里,一个曾被白晏玩弄过感情,后又被白晏抛弃了的麒麟,恰巧在白晏断气的那一刻产下一个王族的幼崽。

【end】

&&&&&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在你以为没有希望的时候,上天会悄悄给你带去一丝希望,所以在绝望之前,你最好不要轻易放弃你想抓住的一切,因为再渺小的希望,在绝望面前也有无限大的可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