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雨人体艺术摄影

“既然您不愿意说,就我来说。 ”柳梦瑶回眸扫了一眼山下,“看您现在经营这一切,就知道您当年想要的是什么!”

“权利……男人们都渴望的东西。但是世间有很多东西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您当年的确是要谋反吧!”柳梦瑶锐利的眸光扫了一眼萧昊天。

萧昊天眼光低垂,默默地点点头。

“看来,我的猜想是对的!您谋反的心思被母亲看了出来,所以她才认为你是真的自杀。”

“当然,您的谋反之心不仅被母亲看了出来,而且皇上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您预计到皇上要夺您的兵权,所以……”

“他不是要夺我的兵权,他是要杀我……”萧昊天强调道。

“或许吧!”

“可是,当时您虽然有谋反的心思,可是您没有做好谋反的准备。”

“而且,我和母亲还在京都,您想把母亲和我接出京,之后再慢慢准备。”

“可是当您回到京都的时候,皇上却不让您出去了,所以您才想出一个金蝉脱壳的办法。”

“可是,您没有将您的想法告诉母亲,结果导致母亲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伤心欲绝,自杀……”

“您的计划或许是,等您脱了身之后再重新来过。”

“哦……还有五万萧家军,或许,常宽拿的是您的真手迹吧!原来常宽是关百盛的人,可是后来,他真的投靠了您。”

“您用真手迹杀了五万萧家军来打消皇上对您的怀疑!”

“可是这一招并不高明,明显是画蛇添足,因为当时您已经死了。”

“您为了您的权利野心,杀了多少人,伤害了多少人,您知道吗?”

柳梦瑶用极其讥讽的眼神看了一眼萧昊天的山寨。

“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吗?在这山中做一个土皇帝!”

“当然不是……”萧昊天眸光中一抹阴霾之色。

“那您还想做什么?僭越大梁的江山吗?就凭您这些乌合之众。”

柳梦瑶扫了一眼山下。

“我知道您想,等大梁和魏国开战之后,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是这个前提是您得要是强大的螳螂才行。何况,现在梁魏两国并没有任何开战的意思……何况,我是绝对不会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除非您现在就杀了我!”

萧昊天微微一怔,他没有意识到柳梦瑶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来。

“我怎么可能……”他一副痛苦的表情。

“还有,您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是绝对不要再动耿亲王。”

“之前我没有想到你们为什么突然要杀耿亲王,后来我渐渐明白了。”

“之前,太子和承亲王内斗,您是希望看到这样的现象的。可是,太子和承亲王斗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激烈到剑拔弩张的程度,所以您有些着急了……”

“您又利用了我,通过芙蓉梓……您可真是个好父亲,您把我还成现在这个样子,您竟然还能忍心利用我给你扫清了太子和承亲王……”

“但是,您万万也没有想到耿亲王会成长的那么快!您原本是想让大梁国没有皇子继承皇位,陷入皇位争夺的内乱之中,然后,您坐收渔翁之利。”

“您可是盼着大梁国内忧外患啊!”

“这个江山怎么说也应该是您帮皇上一起打下来的,您难道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正因为是我帮他打下来的,他才不应该削去我的兵权。”萧昊天阴冷的语气听起来很渗人。

“自古朝代皆是如此,飞鸟尽,良弓藏……哪有一个功臣叛变有好下场的,韩信之流,父亲难道还不明白。”

“我是不甘心……”

柳梦瑶眸光一扫,看了一眼眼前自己万分陌生的父亲,沉吟了良久。

最后,她用极其坚决有冰冷的语气说道:“耿亲王您不要在动,再动一下,我会亲自带兵来剿灭您这山寨的!”

说完这句柳梦瑶便转身下山,再没有回头。

第二日一早,连道别都没有,便随元丰等人下山回到了京都。

回到了京都第二日已是五月中旬,天气发热,天空中的太阳仿佛火球一般。

园子郁郁葱葱,芭蕉冉冉。

梁元武来到了柳梦瑶的宅邸。

“这一趟很辛苦吧?”梁元武显得很心疼。

“比起身体上的辛苦,心中的累才是真的累!”柳梦瑶淡淡一笑,作出轻松的表情。

“难道……”

柳梦瑶点点头,“父亲还活着!”

梁元武微微一怔。

“我是罪臣之女,元武哥哥要拿我去治罪吗?”柳梦瑶悲伤的神情浮上面容。

梁元武上前张开双臂,轻轻抱着柳梦瑶。

柳梦瑶也伸起娇弱的双臂搭在梁元武的身上。“元武哥哥你的怀抱好温暖。”

“温暖就多抱一会儿!”梁元武声音轻轻,宛若丝竹之音。

柳梦瑶将头依偎在梁元武的怀中,缓缓点了一下。

“听说皇上已经立元武哥哥为储君了,那元武哥哥现在就是太子了!”柳梦瑶从梁元武的怀抱中抽身出来笑笑说道。

“嗯,你走不久之后的事情!”

“那恭喜元武哥哥了!”

“有什么可恭喜的,每日累的要死,我现在才知道父皇有多辛苦了!”

“治理一个国家,是这样的,何况想要治理好就更难了!”

梁元武点点头。

“好在有你陪在我的身边,再辛苦也不会觉得累了!”梁元武笑着。

柳梦瑶含笑低首。

“你不会再离开我了是吗?”梁元武充满希望地问道。

柳梦瑶则默然不语。

梁元武对她的表现有些失望,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掰正了她的身体,让她正面对着自己,“你看着我!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柳梦瑶不想骗他,但是现在要是不说谎,他会不高兴,而且很可能不让他出京都。

于是,柳梦瑶颔首一笑,点点头。

“好……我这就去禀告父皇,早日完婚。”梁元武一脸兴奋的表情。

可是皇上并没有立马答应梁元武的请求,而是要见一面柳梦瑶。

第二日在皇上的勤政殿,只有皇上和柳梦瑶两个人。

行完君臣之礼,皇上开门见山。

“朕知道你是谁?”皇上盯着柳梦瑶绝美的面容端详着,“你小的时候朕还抱过你。”

“是啊!怎么说,梦瑶还应该喊你一声舅舅的!”

皇上平静的面容没有半点涟漪,缓缓点点头。

“您今日找我来是为了要治罪吗?”柳梦瑶语气平缓。

皇上微微一笑,“要是抓你朕还用把你请到这里来吗?”

“皇上说的是。”柳梦瑶淡淡一笑,“那皇上这是?”

“现在元武已经是太子,”皇上顿了一下,“朕知道,元文和元嘉的事情与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朕不得不佩服你的聪明睿智。”

“皇上过奖了!”

“朕不怪你,这说明他们都不适合做大梁的未来皇上,因为他们都有较大的缺点,没有经受住考验。”

“皇上深明大义。”

“在这场争夺中元武胜了,朕很欣慰,未来的大梁国皇上就是要一位强者。”

“可是……昨日他与朕提出要迎娶你的要求,你知道……”

“梦瑶明白皇上的意思……”

皇上微微一怔。

“梦瑶是不会嫁给他的,虽然梦瑶很爱他……”

“这是……”

“宫中的生活并不适合梦瑶的性格……所以,等过几日,梦瑶自会离开京都,到时候还请皇上帮忙!”

“难得你如此豁达……你要是……”

“梦瑶不是男子……”柳梦瑶打断皇上的话。

“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梦瑶言出必行!”

“没什么事情梦瑶就告退了。”见皇上再不说什么,柳梦瑶主动请辞。

皇上点点头。

“朕有时候也很想念你的母亲!”在柳梦瑶就要走出勤政殿的时候,皇上说道。

柳梦瑶唇角动了一下,“谢谢皇上。”皇上的这句话令柳梦瑶明白她是安全的。

过了几日,柳梦瑶将京都中的事情都处理了一遍,静下心来想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便准备出京都了。

来了京都一年多,该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完,该知晓的也都已然知晓,该得到的爱,也已经得到,是该到离开的 时候了。

答应皇上的事情一定要办到,而况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准备留在宫中。

宫中那种地方并不适合她。

又过了两日,她就要离开京都了。在这之前她也见了几次梁元武,虽然心痛,有巨大的不舍,可是她还是没有告诉他实情,一直在假装高兴。

走的那一天,她只带了元丰和碧儿。武姝和陆无双都有自己的生活,任务已经完成,她们再没有必要跟着柳梦瑶了。

元丰和柳梦瑶,碧儿三人一辆马车岀了京都,向东而行。京都外百草芳名,庄稼成荫。

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在道路上,显得孤单,决绝。

忽然后面一骑骏马踏尘而来。

元丰回头,不禁眉头一锁,一脸的不高兴。

来者就是梁元武……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