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strong>在场的很多人不乏与天同寿地同齐的老怪物,但是他们却从未参加过这样诡异的婚礼,这里充满着血腥,暴力,震撼和……嫉妒。是的嫉妒。女人都在嫉妒温静璇找到了宫伟霆这样即强大,又帅气,最主要是还肯为她立下真言咒的男人。男人都在嫉妒宫伟霆可以让一个女人立下这么霸气威风的誓言,威胁老天么?一个连天命都敢威胁的女人,只是为了和这个男人生生世世的再一起,只是为了不辜负男人立下的真言咒,让他莫名的死在某一次转世。

宫伟霆和温静璇都是疯子,是的,他们早就疯了。在重生的那一刻,或者是更早的前世,反正他们俩的思维完全不可以用正常人的想法去理解,可是谁又在乎呢,只要两人能幸福,即便是辜负整个世界又怎样,这本就是温静璇和宫伟霆的范。

对宫伟霆和温静璇来说,有了这样的诺言那这个婚礼就算结束了,但是为了照顾广大宾客的心情,婚礼还是要继续的,温静璇终于不在迟疑了,她挽着宫伟霆的臂弯,向礼堂走去。

已进入礼堂,所有星际人都震惊了,那地上当成鹅卵石铺路的是什么?传说中的魂玉么?那一个个鹌鹑蛋大小的石头,整齐的铺在大礼堂的地上,星际来客站在门口不敢进,而什么都不知道的修真来客大大咧咧的踩了上去,踩的星际来客们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天啊,他们竟然用魂玉铺地,这是疯了么!

温静璇踩上魂玉时,脑子一阵清明,她的脚下意识的在地上搓了搓,觉得这玩意儿提神醒脑适合在办公室铺一下。宫伟霆感觉到温静璇的熘号,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想什么呢?要开始了!”说着就退了温静璇一把,将温静璇推到了温父手里。

温父牵着温静璇的手,将她凌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眼中微微泛红,已然泛起了湿意,虽然这婚是他们逼着温静璇结的,但真到了这么一天,温父心中又升起了失落,他的大宝贝啊,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大宝贝啊,就这么便宜那个臭小子了,虽然在外面两人弄的挺轰动的,但是四六不懂的温父根本不知道宫伟霆和温静璇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温父看来,那个臭小子太会哄人了,万一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以后对静璇不好怎么办?不得不说,地位再高的人在嫁女儿的这一刻想的都是一样的,尤其宫伟霆还为了温静璇和宫家决裂了,宫父宫母是怎么想的,会不会生静璇的气?到时候给静璇穿小鞋怎么办?想到这里,温父竟然有拉温静璇回家的冲动。

他这么优秀的女儿怎么可以上别人家受气,不行不行,就是他发小也不行,心里是这么想的,温父还真就这么做了,拉着温静璇就想走,这可吓了宫伟霆一跳,之前还好好的呢,为什么老丈人现在一副要悔婚的架势!“爸……”宫伟霆这个委屈啊,他一直知道追静璇的道路是艰辛的,可从来没想过结婚的过程也这么艰辛。

温父仿佛没听到宫伟霆的叫声一样,拉着温静璇就走,温静璇也不知道父亲怎么了,他拉着她,她就跟着走,宫伟霆这就等不住了,管它程序不程序的,拉着捧花大步追来,终于在两人离开礼堂之前就把温父挡住了“爸,你要带着静璇去哪?”

“当然是回家!”温父沉声说“我可不能让我姑娘嫁到你家受气。”

“亲家,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宫母无措的看着温父。

“老温,我们怎么可能给静璇气受,你胡说什么呢!”

“哼!臭小子为了静璇将宫老爷子都扫地出门了,你们怎么可能不剩静璇的气!”温父气哼哼的说。

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宫伟霆在心中哀嚎,向着宫家不对,向着温静璇也不对,还能再坑点么!

温父的话,让宫父脸色一变,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我承认之前是有些生气,但这件事和静璇有什么关系,要不是静璇几次三番的放过宫家,宫家早就没了。”自己儿子的想法,他这个当父亲的又怎会不知道,虽然理解,可心里还是过不去,毕竟是生他养他的父亲,他要真冷血到不管不顾,温家怎么看他?可是这和静璇有什么关系,错在宫家,出手的又是宫伟霆,温静璇从头至尾都是受牵连的那个,他们怎么可能会给静璇气受。

“亲家放心,我一直就很喜欢静璇这丫头,怎么可能给她气受,就是伟霆欺负她,我也绝对不允许,我不管他爸怎么想的,今天的事我支持我儿子!”

“真的?”温父还是不太确定,但脸色已经缓和不少了。

“当然,咱们都是住在一起了,也没什么娘家婆家之分,我们对静璇什么样,你们不都能看到么!”宫母劝说。

说的也是……不管温家还是宫家,以后都住城主府,算下来,还是温家人多呢,人多的还能怕人少的?大不了就干呗!想到这里,温父终于松了口气。

宫伟霆一把抓住温静璇,也不要父亲把新娘送到新郎手中的环节了,拉着温静璇就往前走,还用眼神示意音乐起。就这样,两人匆匆的来到了台前。和西式婚礼用神父主持不同,宫天阳和公天月两小只早就等在那里了,两个一模一样,粉雕玉琢的两个小娃娃站在台子上,笑着看着一路过关斩将的宫伟霆,心下终于舒爽了,让他成天和他们抢妈妈,活该被为难。

“宫伟霆先生,您愿意迎去你身边的这位女士做您的合法妻子,不管疾病,困苦,都不离不弃的携手向前么?”

宫伟霆激动的手都抖了,他深深吸了口气“我愿意。”

两小只眼神一闪,转头看向温静璇“温静璇女士,您愿意讲给你身边的这位男尸,做您的法丈夫,不管疾病,困苦都将就着过么?”

温静璇愣了一下,将就着过……她眯眼看向两小只,当她看到两个孩子皎洁的笑容时冷冷的扔下一句“不将就!”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妈妈才看不上这个笨蛋呢!”两小只互相拍了一下手“啪”的一声,清脆响亮,恨得宫伟霆直咬牙。他就像拎小狗一样将两小只扔到一边,然后看向温静璇“愿意嫁给我么?”

温静璇满意宫伟霆的动作,两个小的皮子又紧了,一会儿有时间再收拾他们,她冲着宫伟霆微微一笑“我愿意!”

温静璇话音刚落,宫伟霆勐地上前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吻了下去,终于结束了,他终于光明正大的娶到温静璇了!宫伟霆眼中闪过一道暗光,今天就算了,等明天找个时间,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那两个小混蛋,对了还有胡烈他们!

宫伟霆终于如愿以偿的娶到了温静璇,但生活还是刚刚开始,既然他有勇气娶温静璇这个大麻烦,那就要有永远助纣为虐的准备。宠妻狂魔是什么宫伟霆不知道,他只知道,只要温静璇开心,随便欺负谁都好,他一定会让她玩的开心,玩的尽兴,他完全不在乎被欺负的人是不是无辜的。

遥远的宇宙中心,那个死气沉沉的寂灭星系,弑神帝尊斜靠在黑暗虚空中的椅子上,随着身上的法力流泻一个栩栩如生的温静璇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温静璇,仿佛时间已经静止了一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温静璇慢慢放到虚空中的空位上,手下法术流泻,新的温静璇产生。

原来他的身边摆满了各式各样,各种形态的温静璇。

“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慕枫心平气和的看着安静说道。

安静微微唇“就不能给我个机会么?”

慕枫微微摇头“对不起。”

安静的眼神闪了闪“如果我说,是温静璇让我来找你的呢?她希望我们幸福!”

慕枫平淡的脸上微微一顿,眼神有瞬间的放空,最后慕枫还是摇了摇“对不起……”

安静红了眼眶“我是不会放弃的。”

慕枫看着安静离去的背影,静默了好久……“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爱上任何人了……”在温静璇结婚当天,慕枫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自己一开始为了在世家之中站稳脚跟才接近的温静璇,后来,却爱她爱的无法自拔,最后为了让温静璇永远的记住自己,设计惨死在宫伟霆手中,他成功了,温静璇永远的记住了他。

可是……慕枫痛苦的闭上眼睛,为什么不早点让他梦到这一切……或者……永远不要让他梦到这一切……

“为什么不向她告白?”男人看着白子诺无神的眼睛,恨铁不成钢的问。

白子诺微微摇了摇头“说了的结果也是一样的。”她看他的眼神太清澈,清澈到没有一丝男女之情,他从未作为一个男人,入过她的眼。

“既然如此,你还弄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干什么!”男人恼怒。“叔叔准备安排你相亲了。”

白子诺的手顿了顿最后叹息一声“既然不爱,就不要耽误人家了,何苦为难一个无辜的女人。”

“不爱又怎样,用来传宗接代也好!”男人不赞同的说。

“我不会这么做的,这不仅是对那个女人的伤害,也是对我的侮辱!”白子诺沉下脸。

“不给自己机会,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能爱上别的女人!”

白子诺苦笑“你不懂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在爱过温静璇以后,他哪里还能将就其他女人,罢了,白家也不是就他一个男丁,传宗接代的事也不用他操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