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艳妇小说

“我知道了。ggaawwx”唐宁缓缓敛下眸子,把玩着手中的录音笔,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我先走了,这边的事情你多费心。”

“好。”夏千语的眸光从他脸上微转而过,转身往外走去。

“千语。”唐宁下意识的伸手拉住她。

“还有事?”夏千语转过身来,微笑的看着他。

“没事。”在她从容的笑容里,唐宁低头看自己拽着千语的手,苦笑了一下后,慢慢的松开,抬头看着她,自嘲着说道:“看来我永远都无法超过你了。”

“恩?”夏千语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住,沉默稍许后,淡淡说道:“或许吧。”

“黑眼圈有些重了,你平时……晚上尽量不要喝咖啡、尽量少熬夜。”

唐宁说完后,将一直停留在她脸上的目光缓缓的撤了回来,抬头大步往外走去。

*

他在事业上的成就,已经不可能追不上她了。

为达目的,她可以用一切可以交易的东西用来交易;而他不行。

有些太过珍贵的东西,他永远不会用来做交易--比如说爱情、比如说婚姻。

“千语,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这么做,可有些事,不应该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吗?现在的我,不想感谢你、也不能怪你,只能爱你,可又要怎么继续爱你呢?”

唐宁离开传奇资本办公大楼后,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转悠着。

他知道顾止安和夏晚救他出来,不是让他继续闲逛的;他知道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但他现在……

只想一个人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

“你看起来很难过。”小莉缓缓走了过来,递给唐宁一瓶水后,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是啊。”唐宁接过旷泉水,拧开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你怪小琳吗?”小莉侧脸看着他。

“不怪。”唐宁摇头,声音却是一片暗哑。

“你撒谎。”小莉扬声轻笑,只是她的眼底却是冷冷的漠然这气:“你这种人,永远不会懂她、不会懂从孤儿院走出去的人。”

唐宁仰头,将瓶中的水一口气喝干后,哑声说道:“我知道她曾经历过的一切,我想好好爱她,让她以后的岁月不再有害怕、不再有不安。我想让她相信,有我在,她也可以很幸福。”

“可是她不信,她从没信过我。她从来没把自己放心交给过谁,她从来都只信她自己。她用自己的婚姻了我的自由,从不问过我这是不是我要的。她以为这是为我好,可是我要的好,是和她在一起。”

说到这里,唐宁的声音不禁哽咽,转头看着小莉,笑着流泪着:“我知道,在她的眼里,爱情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有则可喜、无亦无妨。”

“我以为这没关系,她不努力,我去努力。可她连我努力的资格也要剥夺。”

“她自然不会信你。”小莉淡淡说道。

“为什么?是我爱她不够?还是爱情对她来说太多余?”唐宁从孤儿院门口的石阶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前面的山坡边,看着前面密林丛生的地方,只觉得一片心灰意冷。

“因为她不敢。”小莉也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他的身边,用手指着另一边的临时停车场说道:“你看,那是来做义工的车子。”

“恩。”唐宁点头。

“这里是孤儿院,我们全部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有人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献爱心。”小莉的脸上,满是讽刺:“我们小时候不懂,我们以为他们真的爱我们、喜欢我们,就和喜欢其它的小朋友一样。”

“我们喜欢他们的怀抱,想象着被爸爸妈妈抱着的温暖;我们喜欢听他们讲城里的故事,好象那里真会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后来我们知道,根本就不是这样。他们把我们当小可怜,用施舍的行为,满足自己的被需要的感觉。”

“他们来的时候拍拍我们的头,扔点儿东西给我们,就像扔个狗骨头一样,还要我们摇尾感谢,否则我们就成了白眼儿狼。”

“他们会送很多东西过来,却害怕我们走得太近,因为我们太脏、太土。也因为他们害怕我们会提更多的要求。”

“你看,我们从小到大,拥有的爱,就是这样的:带有条件的、虚伪的、不可以接近的。”

“当然也有真正好心的人,但他们又受许多条件限制,不能给予我们持续的关注,我们总是在期待中失望,在失望中冷却。”

“所以我们知道,一切所谓感情的东西,都没什么卵用,不如我们嘴巴甜一点,情商高一点,去讨他们喜欢,哄些东西到手来得实惠。”

“我们要的不过是活着,他们要的不过是感谢,你看,我们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

小莉冷笑着,转眸看着沉默的唐宁,讽刺的说道:“有谁生来会拒绝爱?只是我们这样的人,为了不失去,所以选择不让自己得到。”

“是这样吗?”唐宁低声自语,眉头紧紧的皱着,目光停留在下面的停车场里,在看见瘦小的院长一脸讨好笑容的送出一群人来时,心里越发的难受。

“这些人走后,我得去给孩子们上心理辅导课,希望他们的未来,比我们几个更懂得爱。”小莉笑着,转身面着石梯往下走去。

刚才还一脸嘲讽的她,转眼已是一脸开心而感激的笑容,与那些人挥手道别。

唐宁心里一酸,不想再看。

转身慢慢走进大门,有几个孩子已经开始早课,有的在做算术、有的在背英文单词、更小一些的在画画。

“大哥哥,我的画漂亮吗?”小丫头一手拿着画笔、一手举着画跑过来。

“我看……”

“小丫,快过来,别把颜料弄哥哥身上了。”背单词的小姑娘忙放下手中的书,一个剑步窜过来,将小丫头扯了过去,一脸赔笑的看着唐宁:“先生对不起。”

“没关系。我看看。”唐宁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伸手接过小丫的画,夸了她两句后,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给她讲一幅画好不好,要怎么去欣赏。

而那个背单词的、大一些的女孩子,则一直紧张的站在旁边,眼睛紧紧盯着小丫,生怕她不小心冒犯了唐宁。

“大哥哥,你说的我知道,小琳姐姐给我的绘本上有说。”小丫稚声稚语的说道。

“那好啊。”唐宁点了点头,放下小丫后,对旁边的女孩子说道:“我是学翻译的,以后教你好不好?”

“先生有时间吗?”女孩子眼睛一亮,但在看了看唐宁后,目光又黯淡了下去。

小莉姐姐说,这些有钱的人,来看他们只是一时兴趣,不要对这些人抱有太多希望。

“我一周来一次,不能来的时候,会让小莉检查你的功课。”唐宁缓缓点头。

“好,谢谢先生。”女孩子这才笑了--毕竟还小,没有小莉的洞察人情,也没有她那么悲观。

“这本书,你念一段给我听。”唐宁拿起她手中的书,指着一篇文章说道。

“我可以背的。”女孩子骄傲的合上书本,将文章流利的背了出来。

唐宁轻轻点头,翻开书本指着句子说道:“这个单词的尾部发音要上扬一些,这个单词的尾音要吞掉,还有这个,重音在第二个音节。”

“跟着我读一遍。”

唐宁将几个音节示范了一遍后,又纠正了几次。

“先生,好难啊……”女孩子不禁面露难色。

“语言是用来学的,光背单词和课文只能应付考试。”唐宁微微笑了笑,伸手去摸她的头发,突然想起小莉刚才说的话,便又将伸到一半的手收了回来,看着女孩轻声说道:“我回去找几盒基础发音的音频资料给你寄过来,你照着上面背,要背得和录音一模一样才算过关,我下次来检查。”

“好。谢谢先生。”女孩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有问题可以先记下来,等我来的时候问我,也可以让小莉给我打电话。”唐宁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走去。

“哟,献爱心呢。”抱臂站在门口的小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如你所说,我也是有目的的,我想离她的生活更近一些。”唐宁轻轻说道。

“不一定她会喜欢。我相信她更愿意将自己的过去藏起来。”小莉冷冷说道。

“所以请你们不要告诉她我会来这里,若她过来,请提前通知我。”唐宁的语气淡淡的,不知道是认同小莉说的话,还是真的不想让夏千语知道。

“好啊,总之对我们有好处的事,我都不会拒绝。”小莉一脸世故的说道。

“谢谢。”唐宁点头,慢慢往外走去。

“下雨了,要伞吗?”小莉转身,看着他从容走入雨中的背影,大声喊道。

“谢谢,不用。”唐宁头也不回,大步往山下走去。

*

“我们一直在失去,所以为了让自己不失去,我们选择不得到。”

“千语,是这样吗?你仍然不相信我、不相信爱情,所以你选择不得到,是不是这样?”

唐宁快步走在大雨里,眼前一幕一幕的闪过与千语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却依然感觉到她在爱情里变得温暖与柔软。

“明明不是的,你相信爱情,你只是不相信我能保护你,对不对?”唐宁看着撑伞走来的夏千语,直直的站在夏千语的面前。

“上车吧,最近好多事情要忙,别把自已弄病了。”夏千语淡淡说道。

“……”唐宁只是沉沉的看着她,与她保持着一人的距离,不上前、也不后退。

夏千语看了他一眼,转身拉开车门,从车里拿了柄伞递到唐宁面前:“我上去找林妈妈有事。”

“你对自己、对婚姻、对爱情,一定要这么轻漫吗?”唐宁红着眼睛看着她,低声嘶吼道:“你真的就这么能接受现实,只要满足你的交易,就什么都可以吗?”

夏千语看了他一眼,扬手将伞直接扔回到车里后,举着手中的伞从容路过他的身边,头也不回的往山上走去。

“夏千语,你若早告诉我,只要交易就可以,我愿意拿任何东西与你--我要你、要你的未来。”唐宁转过身,站在雨中对着夏千语的背影嘶吼着。

夏千语的脚步微顿,半晌之后,轻声说道:“爱情……不可交易。”

说完后,便抬起脚,慢慢往前走去。

而她这一句话,就象电光火石一样,在唐宁的眼前迅速燃过一道亮光--她可以与任何人交易她的所有,她也不会与他交易爱情。

所以……

“所以你是爱我的!却又不敢深爱,对不对?”唐宁大步上前,用力的将她拉进怀里。

夏千雨侧头看跌落在地上的伞,视线一直跟随着那柄伞往山下滚去。

“可是夏千语,我宁愿自己现在是林柏文,你可以不爱我,我爱你就好,只要你在身边就好,好不好?”唐宁用力的将她侧着的身体扮了过来,强迫她看着自己。

“不是说自己长大了吗?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夏千语轻扯了下嘴角,伸手将他被雨水贴在额前的头发拨到脑后,声音淡淡的,带着低低的叹息。

“夏千语、夏千语、夏千语……”唐宁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水,低低的喊着她的名字,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片刻也舍不得移开。

“唐宁……”

“千语,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唐宁猛然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和着雨水,用力的吮吻着她冰冷的唇,大手紧紧的撰在她的腰间,那力度里,有他对的爱而不能、怜而心痛,在这一刻,他恨不能将她揉碎在身体里……

*

大雨中两人的衣衫早已湿透,彼此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是彼此都熟悉而想念的曲线和温度;他的大手,顺着她背脊的曲线用力的揉抚着;温润的唇,顺着雨水流过的方向,自她的唇、到下巴、再到脖子、到琐骨、再到……

直到他抱着她回到车里,将一身是水的她沉沉的压在身下,整个身体的热度因着她一件一件被褪下的衣服而慢慢冷却下来……

“千语,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理解你,给我一些时间,我试着去理解、去接受,好不好?”唐宁将脸埋在她的脖子里,闭着眼睛,大手将她被撕扯下去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拉好。

“没关系,不需要。”夏千语侧过头去,轻轻的看着他,扯着唇角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凑唇过去,亲吻着他满是凉意的唇。

“别吻我,我对你没有抵抗力……”唐宁声音嘶哑着,口里拒绝着她、却又忍不住的回吻着她;大手用力的按在她刚被扯好的衣服上,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才克制着没有再次扯下来……

她的吻温柔而细致,比起以前的每一次都要更温一些,似是想安抚他的心痛与难过;他一直就这么努力的克制着,任身体疯狂的嚣叫着“要她、要她”,却也只敢用不停的深吻,来化解身体的痛。

还有……

想她的痛。

……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

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

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

……

*

这个克制又放肆的吻也不知道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当唐宁将身体从千语的身上移开,看着她红肿的唇、凌乱的发、紧贴在身上的衣服时,心里有股想哭的冲动。

“你……先整理好衣服。”唐宁深深吸了口气,反手推开车门,慢慢的从车上退出去,眼睛却留恋着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

夏千语低头看见已被解开的衬衣里,小衣松松的挂在肩膀上,脸不由得猛然一红,抬头看向车窗外,他留恋的目光缓缓移开,直到完全背对着她。

夏千语低下头,沉默的整理着衣服。或许因为手指太冷,扣了半天也小扣也无法顺利扣上。

“我帮你?”唐宁轻轻敲着车窗,停留在她脸上的眼睛,似乎看穿了她也有不舍和情动的心事。

夏千语伸手推开车门,在与唐宁对视了一眼后,缓缓转身,将后背转到他的面前。

唐宁沉默着,轻轻拉起她小衣的两襟,熟练的扣上--黑色的锦缎面料,衬着细腻而白晰的肌肤,对于爱她的他而言,有股致命的**力。

“千语……”唐宁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脊背,情不自禁的低头吻着--一次次、一遍遍,吻遍她的后背,最后哭着将脸贴在她的背上……

“唐宁……”夏千语轻轻的转过头。

“对不起。”唐宁哽咽着,伸手拉下她的衬衣,扶着她转过身后,一粒一粒的帮她将衬衣的钮扣扣好,然后拾起鞋子帮她穿好。

“好了。”唐宁的大手,帮她将头发整理好后,沉眸看着她,低低说道。

“我……上去了。”夏千语轻轻点头,伸手拉开车门。

“今天过来……真是找院长的吗?”唐宁伸手拉住她。

“是。”夏千语轻轻点头。

“我送你上去。”唐宁拿了刚才被夏千语扔进来的伞,下车撑开后,将夏千语护在伞下:“虽然已经淋湿了,还是不要更湿才好。”

“恩。”

夏千语轻应了一声,与他并肩慢慢往山上走去。

一路上,谁也没有再说话。

只是唐宁手中的大伞,就那么一直举在夏千语的头顶,而他自己一直被雨水冲刷着,眼睛一直看着她的侧面,眸底全是不舍与想念……

……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那陪我淋的雨

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

与你相遇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

*

“我进去找院长。”到了山上,夏千语看着浑身滴水的唐宁,声音不禁有些微微的发哽。

“我在这儿等你。”唐宁轻声说道。

“你……进去里面,让小莉给你条毛巾擦一下身上的水。我很快就过来。”夏千语看着他轻声说道,见他不为所动,不禁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别让我担心好吗?”

“还会担心吗?”唐宁低下头,无奈的笑了一下后,将伞塞进夏千语的手里,自己则大步往旁边的屋子走去。

夏千语低低叹了口气,撑着伞去了院长办公室。

*

“真巧,小琳今天也过来了。”小莉将一条毛巾递给他。

“你通知的吧。”小莉面前的唐宁,精明理智得与刚才不像是一个人。

“哈,你们做投资的都这么聪明吗?”小莉完全没有被当面揭穿的尴尬,只是无谓的笑着。

“或许吧,谢谢。”唐宁将毛巾递还给小莉,轻轻走到门口,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那里,一直看着院长办公室的方向。

小莉见状也不再说话,拿着滴水的毛巾就走了。

她曾经很嫉妒夏千语,因为她即便是孤儿,气质和际遇都比其它人优越太多。

就连他们穿的衣服、学习用的书本、能吃得饱肚子,都要靠着夏千语的身份才能得到。

但又不得不承认,夏千语也确实比他们优秀太多。

到后来,也知道了夏千语,承担的也比他们多得太多。

所以对夏千语,她谈不上亲近,在心里也还知道感恩,也会心疼。

*

“谈完了?”半小时后,夏千语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唐宁便大步走了过去。

“恩,回去吧。”夏千语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伞往他头顶倾斜过去一些。

唐宁伸手接过她手中的伞,全部举在她的头顶后,与她并肩往山下走去。

他不知道她到底懂不懂,这种爱人近在身旁,却无法拥入怀中的痛与苦;他想她大约是不懂的,就象他不能接受她与林柏文做这样的交易一样。

所以……

他们还相爱着,却必须保持着克制的态度,还有安全的距离。

所以,他们的爱情真的如她所说--没有未来。

*

山下,两人沉默的对视片刻后,便各自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发动车子往市区开去。

一路上,他的车跟在她的车后,一直保持着半个车身的距离。直到夏千语将车开进熟悉的公寓小区,唐宁猛打方向盘,车身突然就转了过去,直直的往市郊方向开去。

无论有多爱、无论有多不舍,她仍然成了别人的妻子--不仍然不愿意看到她走进那个有林柏文的家门。

后视镜里,唐宁的车子猛然调头的速度,让夏千语只觉得心惊,却又只有叹息--希望,他能慢慢平静下来。

她知道,他表现得有多激烈,他的心里就有多介意……

她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他眼里,其实完全不能接受。

夏千语轻扯嘴角,只觉得心里一股涩涩的苦意。

*

“没带伞吗?怎么淋成这样。”刚下电梯,便遇见出来倒垃圾的林柏文。

“恩。”夏千语点头,看了一眼林柏文伸过来接她公文包的手,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今天我住这边。”

“好,门别锁了,你这样要喝点红酒去去寒气。”林柏文点头,伸手接过她从包里掏出的钥匙,帮她将门打开:“先去泡个热水澡,一会儿我给你送酒过来。”

夏千语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谢谢,不用了。”

“去吧。”林柏文也不反驳她,从她手上接下公文包放进沙发后,拿了她的钥匙转身离开。

夏千语微微皱了皱眉头,也没理会林柏文,回到卧室拿了睡衣后,准备去浴室泡澡。

只是低头看见手里的睡衣,想了想,又放了回去,重新拿了一套紫灰色的家居服--很多事情她不介意,但唐宁介意,所以她也就介意了。

虽然……

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

*

夏千语洗完澡出来,林柏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见她出来,忙起身将保温杯里、加热过的红酒递给她。

“我们中国人……算了。”夏千语接过来喝了一口后便放下了,对林柏文说道:“我其实不需要这个,我要休息了。”

“ok,晚安。”林柏文微微笑了笑,仔细的将保温杯盖拧好后便起身离开了。

夏千语起身走到窗边,拿了支烟出来熟练的点上,看着缭绕的烟雾,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毕竟爱了,就在乎了。

*

第二天一早,夏千语刚到公司,便接到安安的电话,说是唐宁病了。

“发烧是吗?”夏千语淡淡问道。

“是的。可是他不去医院。”安安着急的说道。

“感冒又不是什么大病,吃药不药一周就好了。”夏千语微微皱出皱眉头,说完便挂了电话。

只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吗?

夏千语略显烦燥的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燃后,就这么大口大口的吸起来。

*

“我给你买药吧。”安安抬头看见唐宁愠怒的眼神,呐呐的放下了电话。

“除非工作的事情,以后不要给夏小姐打电话,你会让她很为难,给我倒杯开水进来。”唐宁瞪了她一眼,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哦。”安安后知后觉的应着,只是看到唐宁这样子,心里仍是难受得历害。

*

唐宁确实只是小小的感冒发烧而已,而且他也没有让自己越病越历害的打算,自己去买了药按时吃着,不过三天时间,便已经完全恢复。

在处理完安阁第一批款后,整个宁达的帐便转动了起来,之前银行贷款的所有资金也全部到帐。

因为前期大量贷款是为了收购奕唐,在亚安投行的钱到帐后,解了传奇资本的资金之危,现在银行贷款再全部到帐,帐上的钱便多了起来。

“银行利率其实比carlyle的内贷利率还要低上几分,所以我的意见是,未来城的项目现阶段用银行贷款来运转,根据安阁项目的进度,我们再安排资金的抽回,然后再启动carlyle第二轮内贷。”资金部长看着唐宁说道。

“可以考虑,我明天答复你。”唐宁点了点头,在仔细看过帐上的资金,抄下了几个关键数据后,便离开了公司。

*

“陈律师。”唐宁刚离开办公室,便接到了陈律师的电话。

“王健有消息了?”唐宁正快步往外走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情绪有些隐隐的激动。

“恩,好,你先起草桂南生的追诉书,我大约一小时后过来。”唐宁抬腕看了看时间后,仍是决定先去传厅资本那边,要与傅陵确认传奇资本后期的资金计划。

唐宁到传奇资本办公室的时候,夏千语刚好也在。

其实也不是刚好,她离开carlyle后,便一直主持着传奇资本的工作。

唐宁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正打电话的夏千语,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其实潜意识就是想来见她吧。

却知道最好不见,所以又给自己找这许多的理由和借口。

“你过来了。”夏千语讲完电话后,抬头看见唐宁正站在门口。

“银行那边的贷款全部到位了,所以整体的资金计划需要再过一下,我以为傅陵这几天会在。”唐宁点头,回头交待行政助理帮他煮咖啡后,便大步走了进去。

只是在看见办公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烟灰缸、还有里面堆成小山的烟蒂时,胸口不禁一阵钝钝的痛。

“怎么抽这么多烟?”唐宁将目光从烟灰缸转到夏千语的脸上。

“客户抽的。”夏千语微微笑了笑,伸手将他手里的资料抽了过去,打开后仔细看起来。

唐宁沉眸看着她,淡然谈笑的样子,就用这么明显的慌言敷衍着他--而且,理所当然。

?

------题外话------

1,这一段情绪过后,事情就进入快车道了,大家不要着急,节奏有急有缓哈。

2,唐宁与千语的关系,暂时不可能恢复到很甜的状态了,而千语也明明白白的知道了唐宁的情绪,他在商业上走得再远,本质是仍是与她不同的人。

今天还是只有8千,明天一定争取1万字,我加油!</td>(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