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肉糜NP

两天后凝沫家里

“爸,妈,我先走喽。”我说。

“路上慢点。”

“走啦。”我说完,就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召唤出电话亭。

======================萌学园=====================

“哇呜!我上官凝沫回来了。”我大叫。

“凝沫,凝沫,凝沫!你终于回来了。”小芙蝶在这里巡逻,看见了我。

“现在快到中午了,我先去厨房帮你们煮些好吃的,不能告诉别人哦,小芙蝶,尤其是欧趴。”我笑着说。

“yes sir。”小芙蝶立正状站好。

========================厨房

“大甜甜老师!”我喊道。

“凝沫,你回来啦。”大甜甜老师高兴的说。

“我帮你做饭吧。”我说。

“好啊,现在所有同学都想吃你做的饭呢。”大甜甜老师说。

··············做饭期间

“大甜甜老师,做好了,端出去吧,我先做些甜点。”我说。

“好。”大甜甜老师说。

========================交谊厅==================

“同学们,吃饭啦。”大甜甜老师喊道。

焰王和坚尼吃了一口菜,异口同声的说到“大甜甜老师,你做的饭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吃了?”

“这不是我做的。”大甜甜老师说。

“那是谁做的?”谜亚星说。

“除了是我做的,萌学园还有谁做得出来呢?”我站在交谊厅门口,上空盘旋着十多盘甜点。

“凝沫!你回来啦。”欧趴高兴地大喊。

“我当然得回来啦。”我笑着说,“这两天我在人类世界,把那个胡丽晶狠狠的整了一下,先吃饭,待会儿跟你们看视频。”

“真的啊?我得赶快吃饭。”乌拉拉说,“凝沫,你回去是给曦淅报仇,怎么不叫上我。”

“我回去是看望父母好不好。”我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

········吃饭时间·········请勿打扰

“好了,我们吃完了。”诺蓓儿说。

“看吧。”我手一挥,就出现了一段视频。

==================回忆================

我回到家,一个小时后,我就去了圣樱学校。

刚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胡丽晶死皮赖脸赖着吴凡。

“二凡哥!”我喊道。

“凝沫,你怎么回来了?”吴凡看见我很激动。

“艾格尼丝制造出了无极能量药水,保住了我的一条命啊。”我笑着说,“曦淅和月星呢?”

“月星今天没来学校,请病假了,曦淅这段时间都没看见她。”钟大说。

“定位陈曦淅。”我说,接着,我眼前浮现了一个地方:学校后山仓库。

“曦淅这几天都在后山仓库!”吴凡很震惊。

“胡丽晶,是不是你干的?”我眯着眼说。

“没有,没有。”胡丽晶虽嘴上说着没有,但心里却想着:呵呵,现在才发现,陈曦淅那个家伙恐怕早死了。

“你爷爷的奶奶的爷爷,钟仁哥,带我去后山仓库。”我说。

“好。”钟仁说。

接着,金钟仁就用瞬间移动把在场的所有人都送去了后山仓库

========================后山仓库

“曦淅,曦淅,曦淅你怎么了,曦淅,你醒醒啊。”我发现了曦淅躺在地上。

要是让我发现是谁把曦淅弄成这样,我让她(他)生不如死。——我想。

“伤口修复,起死回生,复原。”我说出咒语。

糟了,忘了上官凝沫会魔法这茬了。——胡丽晶想到。

曦淅慢慢的睁开眼,“曦淅,你没事了。”我笑着说。

“你是谁啊?”曦淅问我。

“我是凝沫啊。”我着急了。

哈哈哈,还好在之前给她吃了失忆丸。——胡丽晶。

“敢让你失忆,好样的。记忆提取,播放。”我说。

接着,就出现了胡丽晶骗曦淅去后山仓库,然后给曦淅吃了失忆丸,再害死曦淅的视频。

“胡丽晶,居然是你干的。”吴凡火了。

“我···我··”胡丽晶说不上来话。

“胡、丽、晶,你、以、后、再、学、校、的、生、活,不、会、好、过、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记忆恢复。”

“凝沫,你怎么在这里啊?”记起来的曦淅问我。

“没事,我们先去上课吧,胡丽晶,以后再收拾她。”我说。

“嗯。”曦淅笑着说。

学校

回到学校后的我和曦淅,打了个电话给吴凡

“吴凡,你现在把胡丽晶约到冰雪湖,我要冷死她。”我说。

“好。”吴凡回答。

冰雪湖

“你们怎么在这儿?吴凡呢?”胡丽晶问。

“他啊,不在这儿。”我回答。

“那···啊!”胡丽晶还没说完,曦淅就把胡丽晶推向了冰雪湖。

“凝沫,这样会不会太狠啦?”曦淅问我。

“不会,她把你害失忆的事比这严重上千倍,放心吧,5分钟之后,会有人来救她的。”我说完就拉着曦淅走了。

五分钟之后被救上来的胡丽晶,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发抖,她回去换了一件衣服,洗了一个热水澡,就前往学校,找我和曦淅算账,可是·····

“啊!!!!”在班级门口刚刚推门而进的胡丽晶,又被砸了一身鸡蛋,接着,还有一桶面粉朝她泼去,最后,还被香蕉皮滑到。

“哈哈哈哈哈!!”全班发出一阵爆笑。

早在五分钟前,我回到教室,把全班各个同学的‘任务’都分配好,就等着胡丽晶自己送上门来。

胡丽晶不得不在全校同学的嘲笑下回家,再辞洗澡。

exo看见胡丽晶全身的样,就知道是谁干的了,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教室

“曦淅,我玩够了,这样的人,没玩头。”我说。

“那你想怎样?”曦淅问我。

“我打个电话。”我说。

“喂。”电话那头出现了一个老年人的声音。

“爷爷,帮我收购胡氏集团。”我说。

“好。”凝沫的爷爷说。

===================================回忆结束

“凝沫,好样的。”乌拉拉说。

“嗯嗯嗯。”帝蒂娜点头。

“等等等等,先别急着夸奖我,还有一段视频,给你们看,保证看过之后,诺蓓儿会相当无语。”我再次把手一挥,又有一段视频出来了。

=========================回忆

“妈,我回来了,你···你在干嘛?”从学校回到家的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妈妈正在看着一堆女生照片。

“我在给你哥找女朋友。”凌紫盈说。

“那爸,你不会再给诺蓓儿找男朋友吧。”我吞了吞口水。

“答对一半,还有你的。”上官影说。

“诶,两位同志,我们三的终身大事不用你们管好吗。”我翻了翻白眼,坐到沙发上拿出自己的电脑工作起来。

“什么叫不用我们管啊,我们的儿女的终身大事怎么不用我们管啊。”凌紫盈说。

“我有嫂子了,不过,妹夫暂时还没有。”我继续说道。

“那还有你的和诺蓓儿的呢。”上官影说。

“我有说我没有男朋友吗?现在,我只想把朴灿烈那家伙拉来做妹夫,好欺负他,免得他仗着身高欺负我。”我说。

“那你的男朋友和你哥的女朋友是谁啊。”他们二老放下手里的‘工作’坐到我的两边。

“我哥女朋友叫帝蒂娜,卡哇伊,漂亮,霸气,勇敢,她和我哥的身高差很萌,星座也很合。”我边打字边说。

“哪天带回来我们看看啊。”凌紫盈说。

“那要看他们回不回得来。”我继续说。

“那你呢?”上官影问。

“欧趴,高,萌,可爱,帅。”我淡定的回答,继续做着手里的工作。

“你不要玩电脑好吗?”凌紫盈一把抽出我手里的电脑。

“什么叫玩,我在工作。”我说。

“你有什么好工作的?”上官影看了看电脑,“上面怎么全是英文?”

“哈佛大学的一位老教师让我帮他们出一张英语试卷,现在还没做好。”我说。

“先说正事,帝蒂娜和欧趴暂时过不来,那你刚刚说的朴灿烈呢?”凝沫的妈妈凌紫盈记忆就是好。

“他啊,在自己的家呗。”我抢过老爸手里的电脑,继续工作。

“那现在可以把他叫来我们家吗?”上官影说。

“可以。朴灿烈,三秒钟之内,赶到我家,否则···后果自负。”我发挥我的河东狮吼。

大概,方圆百里都可以听到了。

【沁:是有点夸张啦哈。落落:沁姐,这何止是有点夸张啊。】

1·······2··········3

“凝···凝沫,你···你叫我干嘛?”朴灿烈扶着门框,头上流着汗,喘着气说。

“我老爸老妈要见你,请做好崩溃准备。”我说完就一溜烟跑回卧室了。

接下来

“灿烈,你家住哪?”

“灿烈,你喜不喜欢诺蓓儿?”

“灿烈,你多高?”

“灿烈,你身世怎样?”

“灿烈,你凶不凶?”

“灿烈,········”

“灿烈,·······”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灿烈回答都回答不上来。

在二老问完,上楼的时候,我刚好下来。

“凝沫,你跟你爸妈说了我的什么啊。”灿烈问。

“没什么,我只是说我想把你招来做我的妹夫而已。”我回答。

“凝沫,你不可以放弃治疗你的毒舌。”灿烈说。

“本来我不想放弃治疗的,不过现在,我是应该放弃治疗了,因为,你喜欢诺蓓儿又不说出来,是不敢呢还是不想呢,应该做一下b超,看看你心里的想法,但是现在医院有没有床位,所以我很好心的将我的床位让出来,给你治疗。”我说。

“我···”灿烈说不上来话了。

“这些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而已啦!”我继续说。

“我败给你了,不过,你和欧趴···什么时候去领结婚证啊?”朴灿烈欠扁的说。

“那我也要先看见你和诺蓓儿,帝蒂娜和我哥去领完结婚证,结完婚。”我淡定的说。

“我····”灿烈再次说不上来话。

“还有啊,记住,和诺蓓儿结婚后,好好待她,要是敢让我发现你对她不好的话,嘎吱”我的手指发出了声音“那个,提醒你一下,刚刚我们说的那些话,诺蓓儿,我哥,帝蒂娜,然后是exo其余11人都会知道。”

“什么?!”灿烈石化,然后风化,最后干化。

“凝沫,帝蒂娜和欧趴有时间带回来给我们看看。”凌紫盈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呵呵,妈,有时间你们二老先给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魔法的事。”前面一句还好,后面一句我是彻底吼出来的。

“好了啦,我告诉你,我和你爸是夸克族的凝风长老和黑弑长老。”凌紫盈说。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眯着眼,手又发出‘嘎吱’的响声。

“那个,那个,因为你从生下来就是守护星使者,当守护星使者有重大的使命,不想让你去担负那么大的使命嘛。”上官影说,“现在,你知道了,可以把手放下了吧。”

“好了啦,那个灿烈,有时间我去跟诺蓓儿告白哈,我先走了。”然后,我就用瞬间转移‘逃离’了现场。

==================================回忆结束

“姐,你是活腻了吧。”诺蓓儿满脸黑线的望着我。

“我才没有活腻内,还有啊,我说的都是事实,你明明也喜欢那个朴灿烈嘛。”我说。

...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