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

“不要!”南晴心见状,惊叫了起来。

而苏逸夏,当场吓傻了。

小浅是她唯一的弟弟,她绝对不能让小浅有事的!绝对不能!

就在那千钧一发至极,程诺飞快的冲上前,抱起苏浅,一个旋转身,将苏浅送回了岸上,可是一个浪猛地打来,程诺整个人被浪推入了海中。

“程诺!”南晴心吓得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心瞬间就千疮百孔。

苏浅也傻眼了,他没想到程诺为了救他,居然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

“怎么会这样?该死的人应该是我,为什么老天爷却要惩罚程诺和夜希呢?为什么?!”苏逸夏哽咽着看着海面,难过的大哭了起来。

“姐姐!”苏浅跑到苏逸夏的面前,用力的抱住了她,“姐姐,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好!”这一刻,苏逸夏终于明白了,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为了小浅,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都必须坚强的活下去。

可是南晴心,却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变得昏暗起来。

平静的海面,此刻已经没有了程诺的身影,程诺死了,真的死了!

她原本以为她和程诺的爱情可以开花结果,可是为什么结局却是这样的??

为什么啊?

难过的南晴心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沙滩上。

就在大家以为程诺死定了的瞬间,奇迹发生了,平静的海面突然涌动起来,随后一只巨大的恐龙从水里冒了出来,而恐龙的身上,则驮着程诺。

“程诺!”南晴心只觉得自己的心从地狱再次到达了天堂,“程诺,程诺!”

而坐在恐龙背上的程诺却笑嘻嘻的对南晴心挥了挥手,“晴心,我没事,别担心了!”

恐龙将程诺安全的放在了岸边,趴在了地面上。

而程诺宠溺的摸了摸恐龙的脑袋,对它说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恐龙好像能听懂程诺的话,它突出舌头,舔了舔程诺的脸,发出吱吱的声音,仿佛在说,“你之前也救过我的命!”

苏逸夏和苏浅看到程诺平安出现在面前,也终于露出了笑容,谁也不曾发现,苏逸夏的笑容太过于苦涩。

南晴心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程诺,紧紧的抱住,“程诺,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好!”程诺这一刻,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从岛上回到城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程诺和南晴心担心小逸会想不开,强行把她接到了他们的别墅当中,或许,发生了那么多事以后,他们早就把彼此当成亲人了。

五个月后,程诺和南晴心举行了婚礼,而程诺,也毅然的离开大学,担任起了父亲公司的总裁,开始了真正忙忙碌碌的生活。

苏逸夏的肚子已经有五个月大了,她能感觉到肚子里生命的跳动,而南晴心,选择陪在苏逸夏的身边,她希望在小逸孩子出生之前,能不那么孤单。

而苏浅,也已经准备高考了,自从姐姐回来后,苏浅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多了。

日子依旧是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最大的感触,就是苏逸夏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

终于,在一天夜晚,苏逸夏肚子疼得不行,程诺和南晴心赶紧开车把小逸送到了医院里,医生说羊水破了,孩子马上就要生产了。

产房里,苏逸夏静静的躺在手术床上,不管产前阵痛有多强烈,她都没有喊一句疼,她都没有掉下一滴眼泪,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是夜希的,她感觉夜希离她越来越近了。

孩子的出生相当的顺利,医生抱着出生的孩子高兴的对苏逸夏说,“恭喜你,你生了个男孩!”

可这一刻,苏逸夏却狠狠的哭了,但这对她来说,是幸福的泪水。

“怎么回事?!”可是抱着孩子的医生却突然锁住了眉头,“孩子的眼睛怎么是蓝色的?!”

“蓝色的眼睛?!”其他护士都围了过来,看到这个孩子后,都觉得好奇怪,“眼睛是蓝色的,还挺漂亮的!”

“可是这很奇怪!”医生却皱眉说道,“孩子会不会患有青光眼之类的疾病?!”

“我的孩子没有病!”可是苏逸夏却很清楚,她对着医生大喊道,“请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因为他爸爸的眼睛是蓝色的!”

医生和护士们都对苏逸夏的话感到惊讶,但大家也都尊重了苏逸夏的意愿,把孩子还给了她。

果然,苏逸夏的孩子很健康,几天后,苏逸夏带着孩子出院了。

十年后。

苏逸夏的孩子已经长成英俊的小伙子了,虽然才小学五年级,但却博得了全班同学对他的好感。

苏逸夏给他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夜思!

之所以取名夜思,是为了思念夜希!

每天放学后,苏逸夏都会去接夜思,自从有了夜思后,她觉得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她坚信,这是夜希留给她最好的礼物。

而现在的苏浅,已经是鼎鼎有名的大明星了,而程诺的公司,也越做越大,已经涉及全球了。

南晴心也创立了自己的品牌,成为了女强人。

只有小逸,把夜思当成她的全部,她爱夜思,她只想好好的培养夜思,将来夜思长大成人,她就毫无牵挂了。

现在的小逸,虽然已经三十岁,可是岁月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她依旧还是那个充满魅力的女人。

她的追求者从来都是络绎不绝,可是她却再也无法爱上另外的人了,因为她爱夜希,这辈子都只爱夜希!

“妈!”帅气的夜思的身高已经一米六了,他高兴的从学校走出来,来到苏逸夏的面前,他们之间看起来就像姐弟一样。

“夜思,这是你妈妈吗?”几名女同学从学校里走出来,没想到夜思会有一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妈妈,都很惊讶。

“是啊!”夜思自豪的笑了笑。

“阿思啊!”苏逸夏笑着拍了拍他肩膀上的灰尘,“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今天是你爸爸离开十年的纪念日,我想去海边去祭奠你爸爸!”

“好!”夜思点了点头。

当年的码头,如今已经变得繁华,而当初的荒岛,如今已经被人开发成了旅游区,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去那座岛上去旅游。

苏逸夏带着夜思来到码头的时候,正好赶上一大批人坐船过河,去到对面的荒岛。

“这位小姐,请问你们要过河吗?”那艘船上正好还有两个人的座位,于是船家热情的过来询问道。

“好啊!”已经十年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苏逸夏点了点头。

苏逸夏带着夜思来到岛上后,发现这里一切都变了,曾经那茂名的森林已经变成了林荫小道,而那些野兽们,早就已经不知所终了。

苏逸夏带着夜思来到了曾经和夜希一起住的木房子,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这间木房子一直都还留着,成了旅游景点。

“妈,这里我怎么觉得好熟悉呢?!”夜思看到这座木房子后,就兴奋的跑了进去,高兴的说道,“妈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是我怀上你的地方!”苏逸夏温柔的一笑,“或许你才会觉得这里熟悉吧?”

“不!”夜思却摇了摇头,“妈,不是这样的,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苏逸夏不明白夜思到底想干什么。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夜思神神秘秘的笑了笑,就径直往前方跑了去。

虽然苏逸夏不知道儿子到底想干嘛,但她还是跟了过去。

只是,她发现夜思带她来的地方,竟然就是当年夜希自杀的海边。

虽然时隔多年,可是来到这里,回想起当初夜希全身燃烧的画面,她的心还是很痛很痛,这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不知不觉中,眼泪就浸湿了眼眶。

“妈,你怎么了?”夜思还是第一次见到妈妈哭,他惊慌的从身上翻出餐巾纸,递给妈妈,“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阿思!”苏逸夏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对着夜思笑了笑,“妈妈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妈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妈,既然这里是你思念爸爸的地方!那你就在这里好好陪陪爸爸吧,我先四处看看!”夜思很懂事的对苏逸夏笑了笑,便跑开了。

而苏逸夏,叹了口气后,便在海边坐了下来。

“夜希,你还好吗?”望着海的尽头,苏逸夏哭着哭着就笑了,“我们的孩子已经十岁了,他几乎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这一定是你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可是为什么你说过要回来?却没有再回来?”

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无声无息的走到了海边,出现在苏逸夏的身后,他有着一张和夜希一模一样的英俊容颜,看到坐在海边的苏逸夏后,他的眉头微微锁住了。

他不知道她是谁,可是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指引着他走了过去。

“你好,我们是不是认识?!”男人走到苏逸夏的身后,忍不住轻声问道。

苏逸夏回过头来,下一秒钟,却傻眼了。

“你没事吧?”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递给苏逸夏。

“夜希!”苏逸夏突然站起来,一把抱住了男人,用力的抱住,“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一定会回来的!你没有骗我!”

“小姐!”男人却推开了苏逸夏,皱眉看着她,“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夜希!”

“你怎么可能不是夜希呢?你怎么可能不是呢?!”苏逸夏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长得如此相似的人呢?一定是夜希在跟她开玩笑的,一定是!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夜希!”男人很无奈的笑了笑,“我叫斯特凡,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你真的不是夜希?”苏逸夏激动的心情逐渐被打入冰窖。

“这是我的名片!”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苏逸夏,“以后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话毕,男人就转身离去了。

苏逸夏望着男人的背影,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掩面大哭了起来。

风,呼呼的刮着,似乎也在怜惜她的泪。

可是这一切,却已成定局!

谢谢大家的支持,请大家记得支持娴雅的完本书:《恶魔校草,谁怕谁!》、《误惹冷酷校草:恶魔,你走开!》、《恶魔校草:honey,乖乖爱我!》、《绯色月光下:恋上血族王子》、《恃宠而娇:大明星,别追我!》、《嚣张小妞,摘掉面具吧!》

每本书都有着不一样的精彩哦~~~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