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菀儿知道瑛贵妃早有杀瑞天凌之心,却没想到会是今日,瑞天凌是她看养到大的,她怎么忍心杀害瑞天凌呢?

她转头朝瑞天凌使了个眼色:“王爷今日一定是忙坏了,所以才会脑子不清楚胡言乱语,王爷,奴婢熬了鸡汤,最是温润补气,不如王爷随奴婢去用点鸡汤吧……”

瑞天凌摆了摆手:“菀儿姑姑,本王想将深埋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王爷,疑惑还是放在心中比较好!说出来伤人伤己,实在是没有必要呢!王爷,人在世上,难得糊涂啊……”菀儿拼命朝瑞天凌使着眼神。

奈何瑞天凌好像在绝尘区,屏蔽了信号一般。

“母妃,儿臣只想问你一句话,四哥是否和本王调换了身份?其实四哥才是您的儿子,是不是?”瑞天凌紧紧盯着瑛贵妃的眼睛。

听到瑞天凌的问话,瑛贵妃舒了口气,好在瑞天凌怀疑的只是这个,不然她杀了瑞天凌,她的计划也麻烦很多啊……

危急解除,瑛贵妃的心也放下了不少:“傻孩子,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母妃虽然对你冷淡,但是你的确是母妃的亲生儿子,你若是不信,母妃愿意滴血验亲,你看这样可好?”

瑞天凌看了一眼瑛贵妃的眼睛,摇了摇头:“不必了!”

“那杰儿……”

“儿臣会留他一命!”瑞天凌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瑛贵妃朝菀儿使了个眼色,菀儿点了点头,走到殿外,看到瑞天凌的马车离开,她才回来。

“娘娘,五王爷走了!”菀儿轻声说道。

瑛贵妃面色铁青,青筋暴露,显然隐忍了很久。

“娘娘……”

“他算什么东西!凭他也配!”瑛贵妃怒火中烧,一把将床缦扯下。

菀儿担忧地看着瑛贵妃:“娘娘,奴婢总感觉有人跟五王爷说了什么……”

“那又怎样!凭他还想奈何本宫?杀了她,本宫的计划一样可行,只是会麻烦一点,哼,当真以为本宫非他不可了吗?”瑛贵妃的脸隐在破碎的床缦下,显得阴狠恐怖。

“娘娘……您看此事……”菀儿轻声问道。

“看他刚才的样子,应该知道的不多,估计也就是揣测罢了,无伤大雅!本宫现在担心的是杰儿,本宫总觉得杰儿这次在劫难逃……菀儿,你说本宫怎么办?瑞天凌不肯以军功和军符为代价来救杰儿,本宫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去救杰儿了……”

“娘娘,关心则乱,不如再等两天,兴许皇上就回心转意了呢?现在四王爷只是被收押在天牢,皇上也允许人去探视,娘娘可以去天牢看看四王爷,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菀儿柔声安抚着瑛贵妃的情绪。

听了菀儿的话,瑛贵妃的确比刚才冷静了不少,她换了个姿势靠在身后的枕头上,皱了皱眉头,还是不放心:“你说的在理。菀儿,本宫总觉得这次杰儿出事是瑞天凌所为。”

“娘娘,咱们设在五王府的眼线并没有消息传来,兴许五王爷……”

“不,不会是凑巧!你想想,瑞天凌并不经常进宫,可他每次深夜进宫,宫内必有大乱。昨天他就漏夜进宫,第二天早朝皇上就知道杰儿私自出军营,并将杰儿收押入天牢,你说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瑛贵妃单手轻轻敲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娘娘,或许是娘娘想太多了,五王爷虽然不满四王爷夺了娘娘本该分给他的宠爱,但是他不会来御前告状的,您知道,五王爷一直是个坦荡的人,他看谁不顺眼,一直都是明着来的!”菀儿替瑞天凌脱罪道。

瑛贵妃点了点头,她还是认同菀儿的看法的,但是为了保万全,她还是下了这个决定:“将无极给本宫找来!”

菀儿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娘娘,现在是白天,守卫森严,暗卫过来很是危险,不如等到晚上,夜黑风高之时也不迟啊!”

“不行,本宫等不及了!本宫现在就要将这个任务交给他,否则本宫寝食难安!宫里的守卫是多,但是你可以让他从密道进来,他又擅长易容,进皇宫对他来说是很简单的事。菀儿,你是不是还要帮着瑞天凌说话啊……”

瑛贵妃双眼盯着菀儿,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娘娘,菀儿没有,菀儿这就去叫无极。”菀儿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

“哼,瑞天凌,你实在是太难控制了,本宫不在你身边安插一个得意的人是不行了……”瑛贵妃抿了抿嘴唇。

皇宫外。

陈子轩看着一身污秽的四王爷走进了红墙高瓦的皇宫,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皇宫内有什么样的磨难在等着她的“钟云杰”,她也不知道“钟云杰”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她很想帮他,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一路跟着他,目送着他进宫。

见陈子轩面色惨白,嘴唇发抖,二十九轻声道:“姑娘,咱们回去吧!”

“回去?呵呵,回哪儿去?五王府嘛?你敢说今日的事情瑞天凌没有份嘛?”陈子轩这些话基本上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二十九摇了摇头:“姑娘,您在王府也已经呆了有两个月了,王爷是什么样的人您不清楚嘛?王爷何等骄傲和尊贵,他不屑于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这个手段一出,任何人都会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王爷,王爷又得不到好处,他为何要这么做呢?”

是啊,谁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呢?

虽然说四王爷回天都的事情只有她,瑞天凌,太子瑞天傲知道,可难保中途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所以她不应该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先怀疑瑞天凌,这对瑞天凌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再说瑞天凌现在还不知道瑛贵妃的阴谋,在他的心里,瑛贵妃还是那个慈祥和蔼的母妃,瑞天杰的身世他也不知道,他应该还是会将瑞天杰当成自己的好兄弟。

“好,那我们先回王府,等他来了,我再求他,让他去跟皇上解释。”陈子轩说着便往五王府的方向快步走去。

二十九摇了摇头,唉……解释什么呢?这件事情皇上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也罢也罢,至少姑娘愿意回五王府,只要她回去,她想要做的事还是会有转机的。

给读者的话:

亲亲们,保底月票已经发到大家的账号里了,有月票的亲,赏张月票吧~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4/4835/indehtml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