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你夹得好紧好爽

“什么?”壬渽十分震惊,下意识的看向越帛曳:“偏偏在这种时候......”西夜皇帝虽然对于他们东荛而言算是一个阻碍,但是眼下如果他或者,还能制约一下西夜那蠢蠢欲动的几名皇子,然而这个时候他却死了,那西夜如今定然举国戒备,这对龙战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乐文 小说 (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壬渽暗暗着急,脑海中不断思索着对策,却见越帛曳一脸若有所思,仿佛并没有在意这件事。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虽然出了事关自己的时候,他确实从来没有在越帛曳的脸色看到过其他过于丰富的表情。

越帛曳微微勾了勾唇角。

刹那间整个大厅都明亮起来,壬渽条件反射的捂住了眼睛,有种差点被闪瞎的感觉,果然颜值高,又常年不笑的人,这样的弧度简直是致命的杀伤力,还好他最近看的不少能把持得住。

“我在想,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对于越帛曳的话,壬渽当然是不会怀疑的,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明白他指的是啥,微微挑眉看着他,期待那张形状完美的薄唇中能够吐出让他惊喜的话语来。

越帛曳其实特别喜欢壬渽这样专注中又带着一丝坏坏的眼神,当然,自家爱人不管是什么样的他都觉得喜欢。

“你呀。”他宠溺的刮了一下对面穿着明黄色的人的鼻子,成功了引起了他的不满和怒视。

不知不觉撩汉技能满点了啊!果然不能小看古人的学习能力!

“你就是想太多。”越帛曳也不卖关子:“西夜皇暴毙,西祁正便立刻谋反,难道你还没明白过来吗?”

“你是说,这是西祁正做的?”

越帛曳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他做的,这都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而西祁正如此乱来,另外两位有如何能够不管,如此一来,西夜大乱,自顾不暇,即便是全程戒备,西祁秋也无法力挽狂澜了。”

壬渽眼睛一亮:“对啊!这么说来,的确是好事,西祁正简直神助攻,轻轻松去的就帮我们拖住了西祁秋!”

再加上龙战那些早已混进去的兵力,即便是外围那些还未到达西祁的将士们,拿下西夜也是轻而易举。

龙战在这时候传来这样的消息,显然是在提醒他放慢脚步,先让西夜自己打个你死我活,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没想到,果然脑补太多反而乱了思绪。

..................................

果不其然。

三十天后,壬渽便受到了慕容殇的消息。

“不负所托!”

即便是壬渽对于慕容殇的隐瞒还是有些不高兴,但其实也并没有太生气,反而有种意外的惊喜,慕容殇这么快就给他奉上了一份如此大的礼物。

东荛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西夜,并且悄无声息!

南北两国得到消息,已经是在西夜降服之后了,两国本就有些芥蒂,不可能在这时候联合起来攻打东荛。

至此,三国鼎立的局面打开,东荛稳稳的站在了三国之首。

当然,南北两国也会居安思危,但壬渽并不会让他们筹备太久,等到吸收了西夜的兵力,对付南北就不是什么难事,怕的是两国联合,所以现在不是撕破脸面的时候。

还得等!

壬渽和越帛曳再一次乔装来到了西夜皇都,之前他的身份是西祁秋身边的谋士,而这一次,西祁秋却成了他的阶下囚。

壬渽去见西祁秋的时候,依旧带着那张□□,越帛曳却没有戴面具。

西祁秋在牢门外见到他们的时候,神情十分淡然,只是在看到越帛曳那头标志性的头发时,眼中微微有了些波动。

“哈哈哈哈......想不到东荛皇帝竟然亲自潜入西夜,伪装成我身边的谋士,这份胆量,着实让人敬佩。”即便是没有看到壬渽的那张脸,光凭越帛曳那小心翼翼的态度,西祁秋便猜到了壬渽的身份,除了东荛皇帝,谁能让那样一个人如此呢?

只是没想到,名满天下的东荛国师,竟然还是天机阁的主人!

壬渽微微撇了撇嘴,没有惊吓到西祁秋表示不开心,果然撤掉了脸上的□□,惊为天人的面庞就这样十分突兀的出现在了这昏暗的牢房之中。

西祁秋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被称为奇迹的皇帝了,只是当时他还是太子,而如今......自古成王败寇,输给他,并没有什么丢脸。

只是,到底是不甘呐,他不是输给了东荛,而是输给了西夜!

即便表面是平淡无波一坛死气,但是壬渽并没有错过西祁秋眼中的那一丝不甘。的确挺可惜了,西祁秋是个有能力的,但是他有一群猪队友。

但是那又怎样呢,其实壬渽还挺有惜才之心的,以后慕容殇管理东荛,西夜可以作为附属国,也需要一个统治者,西祁秋很适合,可是,却不能是他。

壬渽很清楚西祁秋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或许会接收他的提议,成为一个附属国的小国王,但是,一旦有机会,他定然会反扑,届时东荛不会如此安定。

壬渽不信任他,更不敢信任他。

西夜作为附属国,它的君主可以是任何东荛人,却绝对不能是西夜人。

“西祁秋。”壬渽看着他,淡淡的开口:“你还有什么遗愿吗?”

西祁秋看了他半响,没有说话,反倒是旁边关押着的西祁正哈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东荛那个废物太子是如何当上皇帝的,原来是靠买屁股上位的!”

“也难怪,长成这样,就连本王看着也忍不住动心呢!”他自知自己活不了,自然想要一逞口舌之快,况且他心中也是的确如此想着。

但这话壬渽听着倒是没什么反应,左右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但越帛曳哪里能忍,瞬间一颗黑色的药丸便在越帛曳的指尖弹入了西祁正的口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西祁正惊怒。

越帛曳的表情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不过是一颗小小的□□罢了。”

西祁秋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一眼西祁正,任谁都能看得出越帛曳对皇甫壬渽的在意,这白痴怎么就自讨苦吃?

恐怕那不仅仅只是一颗简单的□□吧。

而且......西祁秋又看了一眼壬渽,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毫无建树的废物呢!

很快,西祁正痛苦的声音便传遍了整个牢房,令人毛骨悚然。

“你给他吃的是什么药?”挥手让人将西祁正拖出去隔离开来,壬渽好奇的问到。

“**蚀骨丹。”

这名字......听着相当污啊!壬渽微微撇了撇嘴,但听刚才那凄烈的叫声,显然不只是药那么简单。

果然,只听越帛曳薄唇轻启:“这药吃下去不到稍息,便犹如万虫啃食,且会持续七七四十九天,日日遭受这种折磨,直到四十九日之后,药石无医,全身溃烂而死。”

壬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太可怕了!绝对不能得罪这个人!

全程看下来的西祁秋依旧面无表情,倒是另外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西祁夏突然抬眸,道:“东荛皇,我愿意归降。”

西祁秋再次看死人一样的眼神看了西祁夏一眼。

壬渽根本懒得理他,只是直直的看着西祁秋,等待着他的答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