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奶还摸下面动态图

听到冉冉的问题,卫修无比诧异的看向她,眨眨眼,问:“冉冉姐姐,难道你不觉得……对于一个家来说,屋里最重要的一样家具就是——床吗?”

冉冉嘴角微抽:“为什么是床?”

“没有沙发,你可以坐在床上,没有桌子,你可以放在床上,没有衣架,你可以搭在床上……难道不是吗?一个家里,如果连一张床都没有,那还算是家吗?”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啊。︾|

冉冉从床上跳下来,没好气的白了卫修一眼:“这么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真怀疑小小的幸福是怎么看到一个彬彬有礼温柔体贴进退得当的你的。”

卫修轻笑,那个人不是他。

明亮的落地窗外,风影蝶上下翻飞,带起了一连串的绚丽色彩。明净无尘的玻璃隔断了风声,但摇曳的花丛仿佛正在诱惑"qing ren"的女子舞动的腰肢般舞出风的韵律。

微风,彩蝶,花丛……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逸。

“冉冉姐姐,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咱们两个亲密度不够的时候,我吻你竟然被系统认定为是骚扰。”

正在看窗外彩蝶的冉冉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当初因为这事儿,二毛可是被系统给盯上了的。

伸手揽住了冉冉的肩膀,卫修继续说:“后来,我把系统各项规定认真钻研了一遍,终于把亲密度搞明白了。”

“亲密度有什么好研究的?”冉冉才懒得去琢磨那一套乱七八糟的规则说明,费脑筋啊。

“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啊,比如亲密度如果足够高的话,我突然吻你,就不算是强吻,更不会算做是骚扰了。”

话音落下,是温热的薄唇覆盖上来。

“而且,如果亲密度够高,又已经有婚姻关系了的话,还可以有进一步动作。”

忽然间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已经重新回到了床上。

等……等等!冉冉瞪圆了眼睛,一手按住已经向自己倾过来的卫修,一手护着自己那岌岌可危的节操,结结巴巴的说:“二毛,你你你来真的?”

卫修一挑眉:“第一次,用假的不太好吧?”歪歪头,他指了指旁边的桌子上,“当然,以后我是不介意用一些可以让我们更加尽兴的东西的。”

视线随卫修的手指看去,那长的圆的尖的颗粒的……都是什么鬼啊!

冉冉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被一万头神兽践踏过,好不容易才淡定下来,抖着嘴皮子问:“你准备那些东西干嘛?”

“为了让你更加快乐啊。”这是底气十足的回答。

“……你觉得我会快乐吗?”

“我们可以试试看嘛。”

试你个鬼!

冉冉深吸一口气,勾住卫修的脖子猛地用力翻身,顿时调转位置将他压在了身下。

“我亲爱的二毛,作为一个姐姐,我觉得有必要好好管教管教你。”喵的,不就是开车吗,这年头谁还没个驾照了。

“冉冉姐姐这么说,我更兴奋了呢。”

一脸的期待,下面的小二毛更是兴高采烈的起立敬礼。

一分钟……三分钟……十分钟……

冉冉一脸的纠结,喵的,接下来该怎么办,她现在是不是骑虎……不,骑卫修难下了?

“冉冉姐姐,虽然你从小管教我,但有些事情还是我来教你比较好。”

转眼间,两人的位置再次调换。

亲吻,拥抱,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有着温度自动调节功能的房间里,根本不需要担心气温问题。

可是,要担心的是**问题啊。

在跌落意乱情迷的深渊瞬间,冉冉忽然回神,指着旁边的落地窗语无伦次的说:“那边……你丫的就让人看现场?”

窗外是花丛和风影蝶,在住宅区域外,是正常的怪区,随时都有玩家经过。就在刚刚进屋的时候,冉冉还看见了两个玩家从那边路过。她可以确信,从那边看过来,屋里的一切都能一览无遗。

卫修笑了,鼻尖蹭蹭冉冉的鼻尖,贴着她的唇轻声道:“放心,玻璃是单向的,外面看不进来。而且,你不觉得这样会更加刺激吗?”

在彻底沦陷之前,冉冉脑海里隐约闪过一个念头——似乎二毛的喜好有点危险啊。

等三个小时候之后,冉冉纠正了自己的想法——二毛的喜好并不危险,而是二毛这个人有点危险。

饱餐一顿的卫修,眉眼带笑的揽着冉冉的肩膀,颇有些遗憾的说:“还有几种姿势没有试过,等下次吧。冉冉姐姐,不是我说你,可你真的应该好好锻炼身体了,毕竟游戏里的体质也是参照现实里的体质生成的啊。”

全身酸软只想彻底睡过去的冉冉磨牙,喵的我进入游戏的时候,体质判断是优良,优良你知道吗!再说了,就算是体质再好,也特么架不住被你这么折腾好吗。

可惜,冉冉还没来及喊出自己心底的怨念,就两眼一闭睡过去了。

看着怀中恬静安适的睡颜,卫修调整了个姿势,好让她睡得更舒服一点。

冉冉姐姐,终于得到你了呢。虽然只是在虚拟世界里,但既然已经走出了这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还会远吗?

唔,为了现实里可以给冉冉姐姐一个终生难忘的美好回忆,他是不是应该从现在开始,督促冉冉姐姐好好锻炼身体呢?不然,他怕没等他满足冉冉姐姐,冉冉姐姐就睡过去了呢。

(冉冉:到底谁满足谁啊魂淡!)

足足睡到系统自动判定离线,冉冉才从自家的床上爬起来。

真的跟那小子做了啊……回想游戏里发生的一切,冉冉忍不住脸颊滚烫起来。简直一切都好像是水到渠成似的自然,她没有拒绝也不想拒绝。二毛那小子从哪儿学的那么多……啊啊啊啊不能想,只是简单地回想了一下,就感觉身体里有什么在燃烧一般。

“冉冉,你起床没啊,人家二毛来找你去打羽毛球呢。”

外面传来了老妈的喊声,冉冉应了一声,赶紧往身上套衣服。

卫修拎着球包等在门口,笑得仿佛整个人都发了光一样。

恩,他一定会帮冉冉姐姐锻炼出好身体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