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女乡长地的男人们

林飞扬醒来的时候,齐悦已不在床上。(无弹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外面也没有说话的声音,拿起手表一看,都8点半了。

翻身起来,客厅没人,卧室没人,她们去哪儿了?

林飞扬赶紧去卧室找手机,正在拨电话,门开了,齐悦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一首林飞扬没听过的英文歌曲。

“good rning ,爸爸。”艾琳站在门口和林飞扬打招呼。

“good rning ,艾琳!”林飞扬看向齐悦:“你们去哪儿了?”语气里透着不安和担心。

“我们去学校餐厅买了早餐。今天要走了,也偷个懒,不做饭了。”齐悦笑答。

“我还以为你们把我丢下,一早就走了呢。”

“怎么会呢,快去洗漱吧!”齐悦说完,推了林飞扬一把。

吃早饭的时候,林飞扬小声的和齐悦说:“以后出门的时候和我说一下,好吗?”

齐悦笑笑点点头。

早饭过后,林飞扬把行李都放进车里,然后把齐悦和艾琳送去火车站。

齐悦叮嘱林飞扬小心开车,林飞扬和齐悦说,他会在舜城火车站等她们。

三小时的车程,他们几乎同时到达了火车站。

到了舜城,林飞扬先把齐悦母女送回家,但是他没有进去。齐悦说,担心给妈妈吓一跳,还是改天再去家里吧。

齐悦的妈妈齐芳是知道他们的事情的,她留在美国读书,三年都不回来,妈妈不能理解,夏天就给妈妈讲了齐悦和林飞扬的事。一开始,妈妈在电话里骂齐悦不懂事,后来知道齐悦有了孩子,就开始心疼女儿,也理解了齐悦对林飞扬的感情,后来又听夏天说林飞扬已经离婚,虽然从没见过林飞扬,但看得出夏天对林飞扬是肯定的态度,也就就盼着女儿快点毕业回来,能和林飞扬好好的在一起。齐芳的文化水平不高,一辈子受父亲夏东海的嘲笑,但是,齐芳是一位勤劳善良的母亲,对孩子们在学习、生活的选择上都非常理解和支持。

和齐悦、艾琳分手后,林飞扬就开车直奔汽车4s店,他要去给他的jeep车安装安全座椅。

回到家的齐悦和母亲相拥而泣,三年未见,母女间有多少无言的话需要眼泪来传递啊!

艾琳见过外婆的照片,也见过舅妈和表姐夏云朵的照片,在美国的时候,夏天后来又去,艾琳是见过舅舅的。

性格开朗的艾琳对家里的人都没有陌生感,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就和5岁的表姐夏云朵玩去了。

齐悦先是向妈妈道歉,妈妈那里舍得责怪女儿,心疼还来不及呢!

齐悦又向哥哥嫂子道歉,夏天笑着说了一句:“傻丫头!”

嫂子海清是舜城人民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性格特别温柔,一直看着齐悦微笑,这时候说了一句:“悦悦,妈和你哥有多心疼你,嫂子就又多心疼你,别说这样的话。”

海清是她们医院的儿科主任,听哥哥说,嫂子对工作特别认真,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多亏有妈妈帮忙照顾云朵,所以海清特别感激婆婆,婆媳俩的关系也特别好。

“哦,对了,你的同学陈大卫也在我们医院工作。有一次,他看到你哥哥,就问了你的情况,我们就认识了。”嫂子又说。

是啊,那时候,哥哥去蒲城看她,她总是叫上大卫和杨影,让哥哥请他们吃好吃的。

想到大卫和杨影,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是吗?嫂子,你有他的电话吗?”

“有,我发给你吧。”

齐悦打开手机,储存电话号码,顺便给杨影发了信息,告诉她自己回来了,约她见面。

杨影很快就回信息了,约在她们俩的老地方:l&t咖啡馆。

哥哥本来想在‘天悦酒店’给齐悦接风,可是齐悦说想在家里吃妈妈做的饭。

妈妈和嫂子就去厨房准备午饭了。

“悦悦,你和林飞扬还好吧?”夏天问。

“我们很好。你放心吧,哥。”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他不是还在一高教书吗?”

“这些都还没说,不过,我已经和他说了我要留在蒲师大,看他怎么决定了吧。”

“悦悦,你可要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夏天担心的说。

“哥,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齐悦说完,就起身去陪孩子们玩了。

夏天看着齐悦,和可爱的艾琳,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妹妹一定要幸福。

午饭过后,夏天和海清各自上班去了。

云朵正好放暑假了,就住在这儿,艾琳和姐姐玩得很开心。

齐悦就拜托妈妈照顾两个小姐妹,说和杨影有个约会,就出去了。

本来,刚回来就出门,齐悦觉得不合适,可是杨影说,她明天要出差,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反正妈妈也认识杨影,就硬着头皮和妈妈说了。

齐悦一下楼,就看到了林飞扬的黑色jeep车停在大门口。齐悦走近一看,林飞扬在里面坐着,齐悦敲了敲车窗。

林飞扬打开车门下来,看着齐悦不好意思的笑了。

“你在这儿干嘛啊?”

“你上车看看。”林飞扬拉开后车门,让齐悦上车。

齐悦看到后排座位上的安全座椅,“你没回家啊?”齐悦问。

“先办最重要的事儿嘛!”林飞扬不好意思的笑笑,又说:“你是要去什么地方吗?”

“我和杨影约了见面,在l&t咖啡馆。”

“走,我送你过去。”林飞扬坐进驾驶室,启动了车子。

“你吃午饭了吗?”杨影问。

“吃过了。”看到齐悦担心自己,林飞扬很开心。

“林,我担心杨影会怪我。”齐悦说。

“不会的,我相信杨影一定会理解你的。要怪也是怪我。”

到了‘l & t’咖啡馆门口,林飞扬停好车,对齐悦说:“我在这儿等你吧。”

“不用了,你快回家吧,离开家好几天了,家里该担心了,一会儿我打车回去。”

齐悦欲开门下车,林飞扬叫住她:“悦悦。”

齐悦扭头看着他。

“悦悦,我是想和你说,买房子的事情,你不要问你哥借钱,好吗?”

齐悦不说话,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答案的林飞扬高兴地说:“谢谢你,悦悦。你早点回家,要不艾琳该找妈妈了,有什么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随时为你和女儿提供服务。”35岁的林飞扬顽皮的像个孩子。

人,若是有爱情的青睐,无论什么样的年龄,都可以神采飞扬。

看着齐悦走进咖啡馆,林飞扬启动车子回家了,他要回家和父亲商量他的重大决定。

齐悦来的早了,杨影还没到,齐悦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等待好朋友。

翻看杂志的齐悦在心里想:杨影在出版社的工作还好吗?她和陈大卫怎么样了?

“悦悦!”是杨影的声音,齐悦抬头望去,一脸笑容的杨影就站在她的旁边,齐悦起身,杨影一把就抱住了她,两个好朋友都笑着哭了,哭着笑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